瀚海唐儿归

第38章 都是故人啊

马鹞子深吸了一口气,给自己鼓足了劲之后,伸着双手从沙丘后走了出来,果然那个盯着他的神射手没有给他来上一箭。

而他也知道对面那个疑似张二郎君的人,为什么要大喊山后有胡麻饼和羊肉汤了,因为刚刚逃进矮树林的寿昌镇军,已经被一队步卒给赶了回来。

张二郎君没说只找自己之前,双方的步卒是处于对峙状态的,喊完之后,双方虽然没放下兵器,但已经没有多少剑拔弩张的气氛,寿昌镇军的士卒的紧张之情大为缓和。

“你是何人?我们可是寿昌镇军,是官军,不管你是谁,私自拦截官军形同造反,是要杀头的!”马鹞子色厉内荏的大喝了一声。

“造反?这归义军是我曾祖父太保公首举义旗来的,是我南阳张家三代人血战而来的,没有太保公,你还在给吐蕃人做奴呢?”张昭长笑一声,边说边摘下了金刚面罩。

马鹞子瞳孔一缩,额头上瞬间就出了一层白毛汗,是张二郎君,真的是张二郎君!别人不认识张昭,他是认识的,因为张昭就是在寿昌县城监视居住的啊!

张义潮曾孙这可是一块金字招牌,‘天潢贵胄’的张昭自然也吸引了很多人好奇的目光,马鹞子就曾作过监视张家的卫兵。

“马鹞子!罗使君让你来干什么的?故人相见,你最好还是说实话,别忘了,当年你母亲仙逝,可是某亲去念的地藏菩萨本愿经!”

这张昭本尊还是有些用处的,因为他笃信佛教,是个在家带发修行的居士,对佛家经义倒背如流,又是张义潮后人。

所以哪怕曹家勒令寿昌县令对他严加看管,但仍然有不少人上门求他做点超度亡魂等法事。

特别是过往的客商和请不起僧侣的穷苦人家,马鹞子母亲去世的时候,就是求的他去超度的。

马鹞子脸上露出了极为为难的神色,为他死去的母亲念经超度,在这个时代可不是一般的恩德,那是大恩大德。

虽然他这母亲不是他真正的母亲,只是罗遏使随便为年幼的他找的一户寄养家庭。

但马鹞子这种从不知道母亲是谁的流浪儿,还是在这位老妇人身上找到了家的温暖,不是母亲,胜似母亲。

“马鹞子,叩谢二郎君的大恩大德,但请恕仆不能回答你的问题!”马鹞子边喊边跪了下去。

张昭和罗贤达谁对他的恩德更大,马鹞子当然很清楚,所以他是绝对不会出卖罗贤达的。

不过罗贤达交待他的事,他也说不出口了,这张二郎君竟然真的得到了太保公显圣赐金甲,又折服了这么多马贼,那罗贤达所谓的给几匹马,给点钱粮让他跑路,不就成笑话了嘛。

“这就是张二郎君?不是说他去雷音寺剃度了吗?怎么在这里?”

“二郎君!是二郎君!我以前见过的!”

“张三哥,难道是太保公显圣赐金甲是真的?你也姓张,你给说说呗!”

看到马鹞子跪下了,也听到马鹞子喊张二郎君,寿昌镇军的士卒们顿时就放下心来了。

这时候的人乡土观念极重,张昭两岁多就被带到寿昌居住,这其中很多人虽然不熟悉,但几乎都是和他同时代长大的。

在他们眼中,张二郎君就是个寿昌人嘛,既然是寿昌人,那肯定不会害他们了。

张昭也有些愕然,他还以为要大战一场呢,结果一堆人一听说他是张二郎君,不是隔远高喊拉关系,就是敬畏中有些自卑的看着他,这可是太保公张义潮的唯一血脉,高贵到天上去了。

曹家忌惮张义潮子孙,看来并不是没有道理的。

“诸位乡邻,某准备了些许吃食,你们赶了这么远的路,应该也饿了,咱们先去来点热的,祭一祭五脏庙吧!”

既然特么的根本不用打,张昭干脆取下凤翅兜鍪把手一挥,先吃饭吧!

“谢过张二郎君!”

“张二郎君仁义!”

一伙寿昌镇军士卒嘻嘻哈哈的刀回鞘箭回櫜,向着张昭道谢,他们都没去看还跪在地上的马鹞子。

这些家伙一个个都精着呢,马鹞子说是让他们来给罗遏使干点私事,围捕几个抢了罗遏使财物的回鹘马贼,可结果呢,竟然是来伏击张二郎君。

而原本吃斋念佛的张二郎君突然穿上了金甲,还收服了这么多马贼。

这一看就是豪族间出了什么恩怨,他们这些小兵哪敢管,只想着赶紧找个机会让张二郎君放他们走人。

胡麻饼就是芝麻烧饼,色泽金黄,外皮酥脆,内部甜软,特别是张昭这胡麻饼上多加了一层厚厚的芝麻粒,吃起来更是香酥可口。

至于羊肉汤那就更不用说了,加了胡椒和干茱萸还有松木,那个香!

本来心情还是有些忐忑的寿昌镇士卒顿时啥也忘了,两拨人加起来七八十个,就在这离着山寨不远的山坡上大吃特吃了起来,连马儿都有草料过早,说不出来的诡异中透露着一丝丝的和谐。

张昭一口饼一口羊汤吃的畅快无比,周围乐呵呵的寿昌镇士卒则围在张昭周围。

以前的张昭虽然住在寿昌,但基本就是深宅大院一呆,士卒中见过他的人不多,这会距离一拉近,这些家伙就自动围在了他周围,他们也不说话,就那么傻乐的看着张昭,仿佛张昭脸上有花一样。

若是以前的张昭,估计光是被这么多人围着,恐怕就得社交恐惧症发作当场PTSD了。

可穿越来的张昭,完全相反,倒不是他有社交牛逼症,而是这家伙原本在后世就是个混甲胄圈和冷兵器格斗圈的。

这些寿昌镇的精锐士卒是什么人?不就是一群穿甲胄用冷兵器的杀人狂魔么?

别看他们现在一副傻呵呵的老实样,可人人细究起来,按后世的律法,枪毙都算轻的。

他们谁手下没几条人命?至于勒索那些从祁连山上下来的游牧黑户,黑吃黑马贼,甚至某些时候抢劫一把过往客商,那都是小意思!

这时候军队可不是共和国那种威武之师、文明之师,这些家伙,恐怕后世阿妹你看陆军比起他们,那都得算有纪律的。

而张昭收服的白从信和琼热多金等人,作的恶只多不少,这就是这么个社会,遇到个仁善的君上,老实人汉子还有条活路,但大部分获得滋润的,都是这样后世枪毙都嫌轻的厮杀汉。

一群人越聊越开心,甚至还交流比划起了杀人的心得,吹嘘起了战场英姿,或者谁哪次逮住了一个祁连山上下来的美人如何如何,谁又砍死了几个钱财露白的胡商,得手后直接买了大房子,娶了娇娘子云云。

“怎么的?马鹞子,入你老母的,你个贼奴,还要老子拿着胡麻饼喂你不成,看你就来气,先滚过去吃饱肚子再找你算账!”

人到中年纸老虎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