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忍界开始变革

从忍界开始变革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28章 伪善

真到了最极限的时候,羽原大概率会选择自己逃走,不过那种“极限”指的是事后既不会受到自己良心谴责、也不会受到忍村规则制裁的状态,所以现在肯定称不上最极限。

团队合作、相互协助、共同进退,这种规则羽原是认可的。

羽原和谏冬、醍醐的私人关系严格说起来也就只比萍水相逢好一些,但是就像那个决定留下断后的忍者说的那样,在木叶愿意正眼看待他们这类人的人并不多。不管基于什么目的和缘由,前面的忍冬和现在的谏冬至少都是愿意把人当人来看待的。

这是一个充满恶意的世界,一个人简简单单就会死去,也正因为如此,小小的善意和善待才显得难能可贵。

那些忍者能做出了那样的决定,羽原为此感到震惊和钦佩,然后……

他决定跟谏冬和醍醐一起跑路。

因为就算他留下来也于事无补。

那个忍者的判断十分正确,这时候唯一理性的决定就是断尾求生,更难能可贵的是他们自愿选择成为被断掉的部分。

这种情况下,或许羽原应该感情更丰富一些,感动的热泪盈眶之类的,然而无论如何都改变不了他决定跑路的事实。

接下来,在留下的忍者们的拼死阻拦之下,羽原、谏冬和醍醐终于跟敌人拉开了一段距离。

“好像摆脱敌人的视野了,接下来要转为隐匿前行吗?”醍醐问道。

速度和隐蔽性不可兼得,跑到太快肯定会留下痕迹。所以如果摆脱了敌方视野的话,隐藏己方踪迹慢慢撤退在正常情况下是比盲目逃窜更恰当的选择。

羽原抬头看了看雨幕,然后开口说道:“不,就以最快的速度撤离……想想我们暴露的时候,敌方可能有感知范围超广的感知忍者存在。”

其实他压根不确定己方有没有遭到那种监控,雨虎自在术之类的,但这时候只能以最坏的情况考虑问题。在无论怎么隐藏都隐藏不住的情况下,自然是跑的越快越好。

而就在这时候,最前方的谏冬却突然停下来脚步,或者说原本正在高速奔跑的她突然踉跄两步,就要摔倒在地上。

羽原眼疾手快,伸手扶住了她。

“谏冬队长,你……”

羽原想问谏冬怎么了,然而在问出口之前,他就看到了她腹部的伤口。

开放性伤口,过度失血,以及……脏器受损,就算羽原不懂医学,他也能看明白这是非常严重、非常致命的伤势。

“我……到……极限了,羽原,醍醐就交给你了,还有……不要让我的尸体落入敌人手中。”谏冬断断续续的说道。

必要的时候,需要有人破坏谏冬的脑部结构……谏冬的话瞬间让羽原想起了忍冬的结局。

战场上的情况错综复杂,说实话羽原根本没有注意到谏冬是什么时候受的伤。但毋庸置疑,谏冬立刻需要治疗。

这时候只能寄希望于木叶的医疗忍术能带来奇迹。

“不要说话了,我先帮你止血。”

说实话羽原压根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他只能暂时用金属堵住谏冬的伤口。

接下来他解下了背后的一个剑匣,然后让它浮在了醍醐身前。

“醍醐,抱紧这东西,接下来我们得加速了……你来指示方向。”

“知……知道了。”醍醐不知道羽原想干什么,但她还是照着他的话去做了。

羽原背起谏冬,紧接着他布置在身上的金属条纹上亮起了明亮的雷光,再下一刻,他整个人就那么飞窜了出去。

雨幕被瞬间划开,一脚一脚踩出的水纹刹那之间连成一线、蔓延到了远边。

羽原这不是在奔跑而是在“贴地飞行”,他身后还跟着一个真的在“飞行”的醍醐。

雨之国地处三大国之间的交通要冲,位置重要但国土狭小,全速奔驰之下,羽原只用了两个小时的时间就冲出了雨之国的国境。

到了这时候,他已经一滴查克拉都挤不出来了。

得益于己方的牺牲式阻拦和羽原的高速度,最终雨隐的忍者也没有再追上来。

离开了雨之国、来到了川之国境内之后,环境相对安全了一些,而在羽原彻底失去了机动能力的情况下,只能靠一直保留着查克拉的醍醐先一步去求援。

极度疲惫的羽原在原地守护着谏冬,浑浑噩噩不知道过来多久之后,木叶的救援终于赶到了。

这时候羽原稍稍恢复了点精神,他跟随木叶忍者们前往了川之国前线营地,然后被直接送入了这里的前线医院之中。

羽原和谏冬被送入了同一个帐篷,稍稍过了一会之后,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女性医疗忍者这才匆匆走了进来……这里其实是一个类似等待室或者应急处理室的地方,旁边的大帐篷才是真正的医疗中心。

“这边刚刚和砂隐爆发了一次成规模的冲突,前线医院现在正在超负荷运转,你们……”医疗忍者想说羽原来的太不是时候了,然而她转念一想,谁也不能决定自己什么时候受伤,于是她继续说道,“伤者什么情况?”

羽原相信对方的说法,因为这个医疗忍者脸上带着特别重的黑眼圈,她至少一整天没合眼了。

他走上前来,解开了谏冬伤口处的封锁。

“这是……”

医疗忍者愣住了。

“怎么样?”

羽原问出这个问题的时候,刚好醍醐也冲进了帐篷。

“非常严重了,而且有些迟……我只能做应急处理,在这座前线医院里,大概只有鹧鸪大人能处理这种程度的伤势。”

说着她开始做应急处理,在她手掌之中泛起充满生命力的绿色查克拉的同时,她大喊了一声,“鹧鸪大人还有几个手术?”

“三个!”

那边的帐篷里传来了回应的声音。

传信开始靠喊,说明前线医院确实忙的脚不沾地。

那个医疗忍者转过头来对着羽原说道,“还得有一段时间,希望她能撑得过去。”

羽原点了点头,然后稍稍安心。在这位年轻的医疗忍者的治疗之下,谏冬呼吸逐渐平稳了下来。

等待的时间格外漫长,现在谏冬的生命只是被勉强维持住了。

好在哪怕再漫长,这段时间总会过去,接下来终于轮到谏冬的顺序了,然而就在这时候……

一群人不由分说的抢在了前面,将一个浑身血肉模糊的人抬进了那个大帐篷里。

这时候,羽原一时间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他只是有点懵。

宇智波、重伤、优先治疗等等字眼断断续续的传入了他的耳中。

倒是那个年轻的医疗忍者先大喊了起来:

“喂,怎么回事!这边也是必须立刻得到治疗的重伤患!按顺序该是这边先进行治疗!”

可惜,这次她的话根本没有得到回应。

羽原的双眼看向了脸色苍白、紧蹙眉头的谏冬,然后他意识到了最坏的结果。

不知道为什么,作为一个外人,对木叶的各种事情一直事不关己、仅仅想保住自己的生命,奉行不视、不听、不说原则的羽原,这下彻底爆发了。

在几乎耗尽查克拉的情况下,自然能量的侵蚀痕迹瞬间布满了他的全身。

然后他迈步走向了那个帐篷。

牺牲没有贵贱,是平等的。

但是为什么拯救却分价值和优先级?

原来……

这就是火之意志。

红叶知玄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