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青梅竹马最近有点怪

第5章 史无前例的可爱

「哈沃克:以后别不打招呼就发奇怪的东西啊。」

「哈沃克:明天开始我和朋友合租了,让她看见怪尴尬的。」

「然然:okk」

「然然:等等……她??」

「然然:你跟妹子合租?」

「哈沃克:是啊,青梅竹马,从小玩到大的,很纯,别多想。」

「然然:我怎么觉得你在欲盖弥彰呢?」

「哈沃克:我只是不想让你误会。」

「哈沃克:咱是坚定的单身狗阵营,才不会叛变。」

「然然:但是……她家长居然同意女儿和你一起住啊,该不会想收你当女婿吧?」

「哈沃克:怎么可能,我俩以前出去旅游都是睡一间房的,根本就没那种意思。」

「然然:可还行。」

「然然:好羡慕啊,我也想要青梅竹马。」

浴室里。

苏白和李浩然扯了一会儿淡,非常认真仔细地洗完澡,然后——

光溜溜地满屋子乱跑。

这是国庆假期之前,苏白最后的洗完澡裸奔的机会。

得珍惜。

与此同时,对门。

“就是这个家伙。”

卧室里,夏江月和江春梅并排坐在床沿,前者在手机上调出车辆工程系新生群的画面,将一个头像很粉id很萌的玩意,指给江春梅看。

江春梅看了,直呼内行:“这姑娘好会啊,我一个中年人,不懂你们年轻人的梗,却还是莫名觉得这家伙蛮可爱的……而且你看,人家多活跃啊,说明苏白就喜欢活泼开朗的,孩子,你输得不冤。”

“……我做不到她那样。”夏江月嘟哝道,情绪不怎么好,“他们聊的那些东西我都不懂。我也不能陪苏白看动漫,不能陪他打游戏……我好没用呜呜……”

说着说着,眼泪,又掉了下来。

江春梅连忙道:“哎呀,你别这么想,俘获男人的方法有很多,又不是非得走这个小碧池的路子……你这性格也不是那块料。”

“那我该怎么办?”

女儿认真提问的样子。

给江春梅整不会了。

话说回来,自家女儿的思维确实是比较朴素直白的,认为世间万事都存在一个完整清晰全须全尾的解法,给出条件和限制,经过严谨的推理,就能得出结论。

这种毛病,俗称做题家思维。

但思维这种东西,一时半会儿又掰不过来。

于是江春梅沉吟道:“这样,咱不能跟人家硬碰硬,看动漫打游戏可不是你的主场……咱先多多地占有苏白的业余时间,淡化那个然然在苏白生活中的影响。反正明天开始就要同居了,不慌,机会很大。”

“嗯……”

动身前往宁海市前的最后一夜,夏江月在谋划着和并不存在的情敌斗智斗勇,苏白在家裸奔。

……

次日。

晴。

即便是早晨,空气也依旧潮湿闷热。

俩人拖着行李箱到了小区门口,结果网约车给堵在立交了,等了十分钟才等来。

夏江月倒还好,她的体质天生怕冷不怕热,此时穿着防晒外套站在树荫下,也只是额头渗出了些许细密的汗珠。

苏白就不一样了,热得伸舌头,后来索性伸手从夏江月的衣兜里掏湿巾出来擦脸。

夏江月狠狠瞪了他一眼,嫌恶地拉开距离。

扭过脸去,在苏白看不见的角度,叹气。

她实在是想不通。

都这么大了,苏白还跟小时候一样,完全没有避嫌的意识,虽说已经早就过了“男女授受不亲”的封建时代,可你也不能一点都不在意呀。

讨厌死了。

上了车,去机场。

大件行李(比如夏江月的钢琴,苏白的台式电脑),江春梅直接给寄过去,所以他们只需要带书包和行李箱就够了。

行李少、路程远的时候,坐飞机还是比较愉快的。

顺利地办托运过安检,登机后苏白塞给夏江月一条口香糖,然后就戴上眼罩准备睡觉了。

昨晚的裸奔过于兴奋,奔完了还叫上李浩然开了几把lol排位,打完已经凌晨两点了,结果早上七点多就起床,睡眠严重不足。

于是,苏白很快进入了梦乡,这也是他的一大特点,睡眠质量贼好,神经大条的人睡眠一般都不差。

起飞的推背感并没有吵醒苏白,反倒是让他做了一个开高达大战太空土拨鼠的梦,节奏紧凑,剧情曲折,打斗精彩,若是再来个欧亨利式结局,绝对是逗瓣评分9.9的史诗级大片。

飞行平稳后。

夏江月坐在靠窗的位置,苏白在中间,苏白左手边靠过道坐着一位老奶奶,睡得比苏白还要香。

光线昏暗,夏江月看着苏白的睡颜,眸子渐渐地痴了,于是她将身子靠过去,姑且没有碰到他,只是拉近了两者之间的距离。

这张俊朗的面庞,她看多少次都看不厌。

做贼心虚地东张西望,确认没有乘客注意到她,夏江月小心翼翼地伸出青葱的手指,靠近他的眼睫,一根又一根地,数着他的睫毛。

世界里只剩下航空发动机的轰鸣,以及心爱的男孩子温润的气息。

夏江月喜欢数苏白的睫毛,从小就喜欢。

他的睫毛很漂亮,细密,稍有些蜷曲,像洋娃娃,但是他的五官棱角分明,所以并不显得娘炮,倒是睫毛为他平添了一丝温柔。

数着数着,夏江月的呼吸有些不顺利了。

想吻他的唇。

想和他拥抱。

想和他做好多好多亲密的事。

可是夏江月是个胆小鬼,她没有勇气踏出那一步,尤其是现在,她知道苏白有了喜欢的女孩子,苏白甚至会做他和那个女孩子内啥的梦,可惜那个女孩子不是她。

想到这些的时候,夏江月数睫毛数到了第四遍,心头忽然涌上了冲动。

粉嫩的唇,在苏白的侧颊轻吻,只是蜻蜓点水的一小下,很快便分开。

回味着触感,夏江月还想要更多。

反正他睡着了嘛。

没事的。

可惜,正在她诞生这种想法的那一刻,飞机遇上了强气流。

颠簸之下,苏白悠悠转醒。

“啊……”

苏白打了个哈欠,在座位上妖娆地扭动身体,像极了蛆宝宝。

他看见旁边的夏江月正捧着一本书看,她的双颊绯红。

“怎么了?”

“没事……”

“你书拿倒了。”

“……”

夏江月连忙将手中的书正过来,气愤地剜了苏白一眼。

苏白对她莫名其妙的恶劣态度早已习惯,摸了摸她的额头,叹气道:“生病了就不要强撑着啊,我又不会嘲笑你。”

“才没有……”

苏白将空姐叫过来,要了一条毛毯,仔细地盖在夏江月身上。

夏江月不说话了,任由苏白将她裹住。

她本来身子就娇小,毛毯又蛮大的,夏江月缩在里面,只露出一颗脑袋,呆呆地望着苏白。

那一刻苏白的心脏漏跳了两拍。

啊。

该死。

为什么。

忽然觉得夏哥。

史无前例的可爱呢?

饭团团没吃饭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