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仙人转生成恶少

从仙人转生成恶少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330章 特殊审问

反而被要杀害的目标人物,主动的建议怎么做,他这个杀手的脸面,要搁在哪里?

而且怎么他们一拒绝告诉雇主的消息,这年轻人转身就走了,丝毫不带犹豫的。

不打算审问他们吗?

这和年轻人设想的场景完全不一样啊。

一时之间,年轻人已经被吴天的骚操作给搞的云里雾里的,完全摸不着头脑了。

“谁说我要离开的?”

然而吴天这边却是给了年轻人一个诧异不解的目光,随后便拿起了一张桌子,冲着他们两个人左右比划了两下之后,这才颇为满意点头。

“你要干什么?”

年轻人和忍者两个人的脸色纷纷变得有些难看起来,他们这个时候心中忽然有了一种不好的猜测和预感。

吴天拿桌子是想要做什么?

肯定是对付他们的。

可是一张桌子能做得了什么?

两个人可以说是百思而不得其解。

对待吴天这样从来不按正常套路出牌的存在,他们一时之间都不知道该做些什么才好。

“呵呵。”

而吴天则是心情不错地笑了笑,直接拿起手旁边的一张桌子,就朝着两张壁画走了过来。

下一秒,两个人只觉得眼前一黑,发觉唯一可以看得到光芒的洞口,被吴天竟然用一张木桌子给严严实实的挡上了,与此同时,墙壁外还传来了一件噼噼砰砰的声音。

“我擦!”

“杀人不过头点地,你到底想要干什么?”

年轻人的语气之中带上了些许的慌乱,显然是没有想到,吴天竟然会想出来这样折磨自己的办法。

他们现在已经被吴天牢牢地钉在墙里面,挣扎不得。

在没有外力的借助之下,他们两个若是想要从这个恰恰好好完全正好卡住他们的墙洞里面钻出来,那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

而且现在吴天用木桌子把墙洞已经给封上了,那么他们岂不是要在里面慢慢地承受着空气逐渐稀薄的痛苦?

到了最后会被窒息而死吗?

卧槽!

看着这个年轻人好歹也是个人模人样的样子,可没想到做起事情来竟然这么狠毒,这么狗。

也怪不得背后的雇主想要下杀手,往死里弄死他。

两个人瞬间恍然大悟,明白了一切。

“哦!”

吴天平静的语气再次透过木桌从外面响起。

“既然你们两个都这么嘴硬的话,那我自然就不必多说了呀,反正你们两个都不会说的,也不会透露出雇主的相关信息,那我还费这个口舌干什么?”

吴天似乎有些一脸好奇地反问了一句。

“我!”

年轻人和忍者两个人的内心是崩溃。

“而且……”

随即吴天这边话风却是忽然一转,心情听起来很是不错的,接着继续说道。

“就像是我刚才和你说的一样,我这个人那,从来都不是什么好人,所以你也别指望我会做出来优待俘虏这种事情,既然你们两个都愿意为对方守口如瓶,恐怕就只能在地府里见面了。”

吴天说到这里的时候,语气之中的惋惜之意,丝毫没有任何的掩饰。

好不容易碰到了两个好玩的家伙,结果,这两个家伙完全不明白,什么叫做识时务者为俊杰的道理。

哎!

还真是可惜。

本来还琢磨着要不要把这两个人给收下,到时候等着自己去了洞天福地那边,还可以把他们两个留下来照顾家里人。

但是现在,吴天却是无奈的打消的这个注意。

谁让对方不配合呢?

自己好不容易发了一次善心,结果却没有捞到好处。

果然,那这善心就不是时刻就能发出来的。

吴天摇了摇头,在心中可谓是感慨万千地想到。

而另外一边,忍者和年轻人两个人听到吴天说的这番话之后,精神都要快崩溃了,尤其是在这种又黑又狭窄的环境之中,一个人的精神是最快会受到波及的。

和年轻人相比的话,那个忍者倒是拥有着较强的忍耐能力。

或许是因为忍者一直就如同那生活在下水道里阴沟中的老鼠一样,所以对于这种阴暗的环境还是比较适应的。

但是那个年轻人就恰恰相反。

时不时地从墙洞里面,传出来一些尖叫和刺耳的求饶声。

吴天就仿佛根本没有听见一样,纹丝不动地在桌子上,手中拿着一杯香茶,时不时的品上一口,感受着茶叶带来的浓浓的香味。

等着吴天觉得时间差不多之后,这才再次站起身来,将堵在墙洞口处的那个木桌子从上面拆了下来。

此刻年轻人已经变得脸色苍白,而且额头上满满的都是大汗淋漓,看起来就仿佛刚刚经历了一场恶战一样,整个人身上的衣服都快要湿透了。

“啧!”

吴天有些嫌弃地撇了撇嘴,颇为无奈的开口说道。

“如果所有的杀手都是你这种心理素质的话,恐怕我觉得你们组织就要倒闭了。”

顿了顿后,吴天饶有兴趣地接着开口继续问道。

“那么现在你有兴趣跟我说实话了吗?或许我可以得知你的雇主是谁?我对你的组织一点兴趣都没有,当然了,也希望你们回去以后可以转告给组织,以后让他们离我远一点。”

“我……”

年轻人惨白着一张脸,张了张嘴巴,缓缓地吐出了一个字,牙齿开始飞快地打起的颤抖,发出了嘎嘣嘎嘣的声响。

另外一边,同样遭受了此等对待的忍者,显然也经历了一番激烈的斗争,垂着脑袋先是看了一眼吴天,随后才一脸灰白地说道。

“我们只知道找我们的人是来自于京城的,那个家伙直接找到了我们组织的老大,只是这个任务被我们两个人接下来了而已。”

京城?

吴天眨了眨眼睛,眼中划过一道茫然的神色。

难道他有什么仇人在京城那边吗?

吴天这边绞尽脑汁想了老半天,这才缓缓地想起自己之前在高铁上曾经救过一位老人。

而当时欺负那个老人的年轻人好像是叫做秦剑什么来的,当时好像还口出狂言说,是要报复整个车厢里的人来的。

何以解忧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