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解脱胜开始

从解脱胜开始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36章 筛江(二)

“好。”

李介明嘴里蹦出一个字,鸡爪样的枯手,死死拧着自己的拐杖,

“可你们别忘了,全余江有名有数,二十八个帮社,租子,是我用这张老脸,一个帮社,一个帮社去谈来的。”

“但是保他们出入平安的,是我巡警厅。”

黄云岸戴上大檐帽,挺着大肚腩,晃悠悠地走出了书房。

皮靴声渐远。

老管家走上前,

“老爷,黄厅长他……”

“官嘛。”

李介明一改愤怒,面色平静,

“查真还没到吗?”

老管家躬着腰,

“应该快了,查帮主带的人多,两百多号人,包的船说是今晚到。”

白城帮帮主查真,李介明发电报请来的四名武师之一,唯一一个还没到余江,也是唯一一个手下有帮社背景的武师。

“等他们到了,好味楼摆上三十桌,吃饱喝足后分散到各帮社路卡帮手,嗯,留五十人别动。”

李介明吩咐,又问,

“仲文还没回?”

“是,大少爷他还在外头。”

“死脑筋,一个女人罢了。”

李介明不以为意,抚摸着自己的脸庞。眼窝深陷,嘴唇内卷,一层薄皮蒙在骨骼上,松弛,无力,像骷髅。不复韶华。

“铛铛铛……铛。”

书房里的西洋摆钟响起,银棒共敲响了七次。

又一天入夜了,晚些闭了眼,再醒来,又是一日消失。

李介明心底涌起恐惧,他一哚拐杖,声音嘶哑,

“发下令去,让所有帮社都不要再留人了,全部给我下街找人找剑。”

老管家低着头,低声细语,

“好些个帮社传话来,说手底下弟兄们有怨气,白干活,没饭吃,使唤不动了,好多都收过路费就放人。”

“呵呵,差不离,不见兔子不撒鹰。”

李介明眼睛一闭,

“和他们说,所有帮社免一个月租子,抓到那两个不知名的武师之一,免六个月租子,找回九守剑,免一年租子。我替他们出。但无论哪家,都得给我倾巢而出!但不要带火器,和他们说这是黄厅长的令。凡是和画像有一丝相像的,都给我请来。我要把余江城整个……”

李介明猛睁眼,双目炯炯,

“筛一遍!”

…………

有书则长,无书则短。

两夜一日转瞬即逝,已经是公历七月二十二日,农历六月十三。

吴青从医馆回来,已经是前天晚上的事了。

只要等到今天晚八点,便够业化身修复吴青伤口所需的三十个时辰了。

在灶台前缭绕的白色炊烟中,吴老正在三灶台前伺弄着早饭。

吴青拄着拐,边操持着拐杖头塔塔地磕在地砖上,边用完好的右手试探着按压身上各处伤口。

疼痛感比昨天又减轻了许多。

尽管不是首次按压试探伤口,但吴青还是暗自惊叹了一声业化身的神奇。

这不是吴青第一次受伤,但这是吴青第一次受这么重的伤。

也是第一次伤口复原的如此之快。

比口腔溃疡还快。

吴青坐回床上问吴老三道,“这两日有见街上那些打锣仔进到咱们巷子里?”

吴老三想了下,“没。”

“哦。”

吴青安了心,老实窝在家中一动不动。静待伤势全复原。

可天不遂人愿。

八尺巷外的太平街和昨日一样,拥堵得很。

要是叫不知个中详情之人看见,还以为这是在赶集呢。

人车堆堵出数丈远不说,甚至有几个盲女童架不住等,就地摆上小马扎,拉起了二胡。

卖药糖的在吆喝,卖饴糖的在敲平头刀,各样摊贩不落其后,闹哄哄好似清晨的菜场。

余江大部分居民,都是为生计而每日奔波的劳苦大众,哪怕晓得过打锣仔所设的路卡极耗时间,但他们嫌弃不了麻烦,又抗不过打锣仔手中的刀。只能在路卡前耗费日光。

路卡前,如果还是前几天那十几个打锣仔整日拦人,得累得够呛。

幸好李御史开出了赏格,每个拒马设成的路卡前的打锣仔,从那十几个,增派到了二十人左右。别小看这多出的几人。

小的帮社就这十几二十人。大的帮社,人多,但地盘也多,设的路卡也多,这个路卡多几人,那个路卡多几人,帮里留守的成员都派出去了。

不光如此,李御史还往各个大帮社派了自己护院帮忙。

可以说是人手尽出,劳人者众。

主要是李御史给出的赏格太诱人。

各个打锣仔才总算有暂歇一会的功夫。

八尺巷口旧书摊后烟纸店里走出三打锣的,各自腰间都挂着短刀,嘴里都叼着根烟,烟雾缭绕。

这三个来买烟卷的打锣仔,出了烟纸店门,就听见旧书摊的秃头摊主和人街坊窃窃私语。

“你不知道,老三家的阿青,和人对砍,伤着了。可惨了。”

“砍人啊?他怎么敢啊?那瘦小身板。”

“嗐,镖局里学过武……”

三名打锣仔分别对视了一眼,

瘦小,学过武?

其中一个走到秃头摊主身边,问道,

“你们说的那小孩,住哪屋?”

他们还没敏锐到,就觉得吴青是李御史要他们抓的两人之一。

只是起了闲心。

秃头摊主三名走近的打锣仔身上来回看了一眼,连忙出言,

“嗐,乱讲的。三位爷,我店里有洪通烟,来点不?”

见三打锣的脸色一黑,又心虚道,

“您仨位眼皮子宽,找那天观仔(莽撞小孩)干嘛?”

“少废话,快说。”

秃头摊主闻言,道,“不在这巷子,我说我一亲戚呢,水西那的。”

“哦,是吗?”最先发问的打锣仔,左手扶刀鞘,右手按在刀柄上,看向了和秃头摊主闲聊的妇女,

“你说说?”

这妇女也赔着笑,“他亲戚,我怎么知道……”

噌——

半出鞘的刀光闪了妇女一个骇然退步,当下也顾不得秃头摊主搭搭过来的眼神,指着吴老三家道,

“那那那。可别动刀子。”

打锣的收起刀子,朝着秃头摊主踹出一脚,在秃头摊主的痛呼声中,一挥手,招呼同伴往吴老三家去。

正在屋内盛粥的吴老三,便觉得门外一暗,一抬头,三持刀打锣仔。

退巍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