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山后,豪门团宠靠玄学爆红全球

下山后,豪门团宠靠玄学爆红全球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26章 天气

沈娇娇睁大了一双水汪汪的猫儿眼,可怜兮兮的看着温厌问道。

此时的沈娇娇还心怀侥幸,万一温厌手里这块玉佩是其他人转赠给他的呢!

温厌看着沈娇娇那双浅棕色的琉璃一般剔透的漂亮眼睛,意味不明的笑了笑。

沈娇娇太好懂了。她内心里的纠结、弱小、无助和可怜,几乎都写在她那双清澈的眼睛里了。

温厌不是个蠢的,他刚接手温家集团的时候虽然年纪不大,但是行事作风却十分老辣。有几个被他揪到痛处的董事都在背后骂过温厌。

说他年纪不大,但是行事却像个老狐狸一样。

温厌也会看人。

像沈娇娇这种的就是温厌最少遇到的那种。

没什么心眼的小蠢蛋。

但是温厌莫名的喜欢这个小蠢蛋。

沈娇娇的眼睛水汪汪的,里面写满了她自己估计都没有察觉到的哀求。

温厌不忍心看这样的眼神了,所以,温燕放柔了声调,浅笑着看着沈娇娇道:

“这块玉佩是我九岁那年,一个神秘大师放在我的枕边的。”

“原来这块玉佩居然是师父送给我的。等哪天有空,我跟你一起去寻师父的踪迹,我们当面好好感谢一下他老人家。”

“谁和你是我们啊!!”

沈娇娇脸都红了,为什么要跟着我一起叫师父啊!讨厌!

温厌笑而不语。

毕竟结娃娃亲,这件事是沈娇娇自己说出来的。天上掉下个漂亮小媳妇儿来,温厌当然乐意得很了。

至于沈娇娇……

沈娇娇现在只有种搬了石头砸到自己脚的无力感。

而且反驳也很无力。

温厌就这么看着她一直笑一直笑。

有什么好笑的啊喂!

沈娇娇吃了憋老老实实的扒饭,恨不得把自己缩成一小团,安静的数着碗中的饭粒。

温老爷子喝的不少,一直在旁边儿跟那儿傻笑。

温简则是一脸下巴都要掉到桌子上的样子。和温厌有几分相像的眼睛在温厌和沈娇娇的身上瞄来瞄去,瞄来瞄去。

估计心里在想要不要直接管这个小骗子叫嫂嫂。

沈娇娇在温老爷子家里吃了一顿饭之后就落荒而逃,好在温老爷子喝多了,并没有在对这件事进行追究。

沈娇娇只好祈祷温老爷子最好明天醒来直接断片,把今天这尴尬的情景全部都忘掉。

温厌把沈娇娇送出门外。还想开口留她个联系方式,就见沈娇娇跟被踩了尾巴的猫一样一蹦大老远。连个再见都不敢说,就灰溜溜的跑掉了。

温厌竟然难得的笑出了声来。

温简在一边看着,都以为沈娇娇是给自家大哥下蛊了,不然大哥怎么会这么反常!

“期待下次再见!”

温厌提高声音,对着正在逃窜女孩喊了一声。

男人的声音带着笑意,只要不是聋子就能听出他声音中暗藏的温柔情意。

“未婚妻。”

然后温厌就看着女孩的背影歪了一下,像是被自己的“未婚妻”三个字给吓傻了一样。

然后她就跑的更快了,不过转眼就没了身影。温简的注意力又转移到了那个小骗子的身上,她怎么跑得这么快呀?以前不会是运动员吧?

温厌直到少女的背影消失之后才转身回家。

温简跟刚刚找回的嘴一样,一连串的疑问句就冲着温厌发射了出去。温简并不机会这个聒噪的弟弟,只是拿出手机,打开手机,给下属发了一条短信。

“查海城所有叫沈娇娇的人,年纪不大,女,长得很漂亮。”

没关系,就算不肯留联系方式,他也是有办法的。

温厌想起女孩明亮的笑容,眼中闪过一丝志在必得。

沈娇娇跑出荣华小区,飞快地叫了辆出租车直奔二师兄的棺材铺子去了。

“哎呀,姑娘。”

司机从后视镜里瞥了一眼慌慌张张上车的沈娇娇,开口劝道。

“你以后不用这么着急啊,我可以等你一会儿的。你看你的脸跑得这么红,你刚才是跑了多快呀。”

这出租车的司机师傅是个话痨,顺着不要让沈娇娇跑得那么快,要注意安全的话头一路扯到了最近海城的天气状况。

现在才七月底,要按海城往年的天气变化来说,七月底应该还是个令人体感十分舒适的天气。

可是今年的海城也不知怎么了,七月底就已经闷热的令人觉得十分难受了。

晚上的时候还总是轰隆隆的打雷,可是雨点却一滴都落不下来。

整个海城像是在一个大蒸笼里,人就是那笼屉里的馒头。

沈娇娇听了司机师傅的话。无意间觉得心头一动。

沈娇娇十八年都是在浮来山上过的在海城呆的日子只有四岁之前和最近这短短得几个月。

沈娇娇四岁之前的事已经完全记不清楚了,而最近的这几个月,沈娇娇虽然也觉得闷热,但也以为是正常的现象,只是多画了几张清凉符让家里的人随身携带而已。

毕竟每个城市都有每个城市不同的天气变化。有时候,即使是相邻的两个城市,也有可能一个城市和风细雨,而另一个城市则是暴雨倾盆。

所以沈娇娇以为海城一直都是这种夏天来得早的城市,也一直没有察觉到任何异常。

直到今天,听了司机师傅的话,沈娇娇才觉得心头一动,好像哪里有点问题,但是沈娇娇却没有察觉到。

沈娇娇迟疑的开口问道:“师傅,你能跟我说一下海城最近的天气状况吗?是有什么很异常的地方吗?”

“哦这个啊,你问我可算是问对人了!”

司机是个师傅是个话痨。沈娇娇问他话,他自然兴奋了起来。

他手里把着方向盘,眼睛没有离开路面,嘴里却缓缓地道:

“传说之中,在古时候海城是龙从海里登岸的地方。海城并不是四季如春,而是四季十分分明,春夏秋冬来的都正是时候。”

“海城的夏天不会太热,冬天也不会太冷。像是其他出现城市出现的那种暴雨啊,台风啊什么的,海城更是一个都没有遇到过。”

“就算有那种明明看轨迹会经过海城的台风,到最后也绕开海城走了,海城就像外面笼着一层防护罩一样,把所有不好的东西全部给赶了出去。”

“海城上下不知多少代人世世代代都在说,因为海城是龙从海中登岸的地方,所以龙的灵魂一直保佑着这座城市。”

丹丹做梦都想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