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为拉普拉斯妖

我为拉普拉斯妖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23章 安宁:怪我咯?

“我是说别的势力。”王山浩低下头。

苏高远没有说话,他沉默了一会儿,扭头看苏子平。

他问:“那个发生车祸,导致王组长不得不绕远路的人,是谁来着?”

“警备局的一个科长。”苏子平说,“和我们苏家合作过几次,关系很不错。他当晚喝了酒,据他所说,一个塑料袋飘到了他面前,他吓了一跳,撞上了前面的一辆长途巴士。”

苏高远回头看王山浩:“你也听到了。如果说是有别的势力陷害,那么车祸一定是对方安排的,可导致车祸的,是和我们苏家关系好的人。”

“不,导致车祸的,是让塑料袋飘上马路的人。”王山浩说。

“我们检测过了,没有K因子的痕迹。”苏子平反驳。

除了超能力者,他不认为有人可以让塑料袋精准的飘到驾驶员面前。

王山浩深吸一口气,他说:“请允许我说一说别的事情。”

“说。”东天阳突然开口,这是在给他撑腰。

“11号,常兴秀兄弟死在马路边,肖警备员的调查结果是,匕首不是人捅进去的,而是随重力落下的。常兄弟摔倒在路上,然后被楼顶落下来的匕首,正巧插中了后心。”

“12号,我馆的顾成富兄弟路上突然滑倒,摔上路牙,丢了性命。”

“13号,谷天兄弟骑摩托车,撞上一块石头,摔断了脖子。而我和苏家的一个小兄弟,听到了声音,过去查看,我早到了一些,产生了误会。”

王山浩一口气说完,看着苏高远。

他没说结论,但意思很明显,这么多巧合,不可能是巧合。

苏高远端起茶杯,苏子平给他倒满,他慢慢喝完。

“他没理由干出这样的事情。”东天阳帮王山浩说话,“如果是我们东山的阴谋,也不可能拿他当弃子。”

苏高远笑起来:“这我倒是信的,王组长经常和我们接触,他的能力我们也晓得。”

气氛缓和了些,两方人各自思考了一会儿,继续交谈。

“在常兴秀死的两天前。”东天阳盯着苏高远的脸,“我最疼爱的女儿死了。”

苏高远皱起眉:“这件事我们苏家也调查过。”

“一个推轮椅的蠢货摔了一跤,然后一辆该死的车、一只死狗,还有那混账篱笆,就要了我女儿的命。”东天阳的面部肌肉在颤抖。

任谁都能听出,东天阳话语里压抑着愤怒。

“我有两个女儿,我理解你的心情。”苏高远坐直身子,安慰他。

“当时的安云饭店里,苏家的人刚走。”东天阳继续说。

“你这是什么意思?”

苏高远吓了一跳,苏子平将手按在了腰间。

“我不是说苏家策划了一切。”

东天阳的话让苏高远放心下来,他训斥了一番苏子平,让他把手枪丢到一边。

苏高远顺着东天阳的话语往下想:“你是说,这起事故本来是要推到我们苏家头上,让我们苏家背锅,但是失了手?”

“我手下一个忠心耿耿的枪手,最近失踪了,我全城都找不到他的踪迹,她老婆还有一周就是预产期。”

东天阳说出最近所有的死亡事件,做出总结:“有人在挑拨我们的关系,想让我们开战。”

苏高远沉默了一会儿:“实际上,我们也是这么想的。”

东天阳松了口气,话说到这里,已经没有了问题。

他端起冷掉的茶,润了润喉咙:“超能力古怪得很,说不定就有一种超能力能这样。比如说点上香就让一个人倒霉,被匕首插到,撞上路牙,骑摩托车摔断脖子。”

“因为使用超能力的地方不是现场,所以现场检测不到K因子。”苏高远做出猜测。

他看向苏子平,询问这个猜测是否可能。

“扶光岛的人就在这个宾馆,可以托人问一问。”苏子平说。

“那就托人问一问。”苏高远敲定下来,“现在就去。”

“你也去。”东天阳对王山浩说。

两人很快找到关系,得到了回答。

“凡超能力影响到现实的地方,都会留下K因子。”

王山浩将话复述给两位馆长听:“不过,只有超能力直接影响到的地方,如果是间接影响到的,那么就不会有K因子。”

“就是说,完全可能是异能者干的。”

“不,应该说肯定是异能者干的。”

“是哪方人请了异能者?”

苏高远和东天阳对视,他们同时说出一家势力的名字。

——“安宁武馆。”

他们从利益来分析,武馆属于灰色地带,与白道的那些生意没有冲突,只有武馆会影响到武馆的利益。

除去东山苏家,剩下的,只有安宁武馆。

他们从始至终就没有想过,可能是一个人,并非出于利益,而是为了仇恨在针对他们两家武馆。

他们不认为,个人有动力和能力与他们两家武馆为敌。

王山浩深深的松了口气。他想,这件事情解决了。

“说说我在安宁的两个朋友。”东天阳看向王山浩。

王山浩在脑海中搜索。

他组织好语言,说:“安宁武馆一共有两处据点,馆长一处,副馆长一处。安宁最近投资了一个小剧组,上个月经常见到他们两人在剧组进出。上周剧组死了一个女演员,两位馆长在据点里避风头,没见到外出。”

“哼,什么死女演员,一定是他们找个理由,躲了起来!”苏高远用力一拍桌子。

“那个超能力者的能力有限制,他是想要一步步害死我们两家所有的小组长,没了小组长,我们根本没法命令下面!”东天阳说。

“如果我们两家开战,那正给他省了事!”

在场的所有人都同意这段话。

“高远兄选一个吧。”东天阳笑着说,他的笑很狰狞。

他终于知道了害死他女儿的是哪方人!

苏高远看向自己的女婿。

苏子平说:“安馆长住在风息镇,宁馆长在城北。”

“风息离你们的地盘近,那边交给你们。我们负责宁副馆长。”苏高远的笑同样凶恶。

“等事情解决再见。”东天阳站起身。

他已经迫不及待,要召集枪手,让安宁的据点血流成河。

他最后对苏高远说:“如果高远兄活捉了姓宁的,还请帮我问问琴琴的事。”

“应该的。”苏高远答应下来。

两方离开了宾馆。

他们没有做调查的打算,他们相信从利益上来分析,绝对不会产生错误。

只要杀了安宁两位馆长,安宁武馆就会分崩离析,利益也就不存在了。

就算那个超能力者还活着,没了利益,不会继续对东山还有苏家出手。再说,超能力并不是无迹可寻,两家武馆还能怕了一个超能力者?

王山浩心潮澎湃,他最近的悲惨遭遇,都是因为安宁武馆。

现在,他终于可以报仇雪恨!

尺间萤火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