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讲个小故事,可别吓着你呀·第二季:迷藏

第7章 失真的画(下)

若梅狠狠关上房门,原来她的床底下还有一些小时候的旧物,那天她来不及带回学校,本想着今天来取,谁知早就被继母扔掉了。

“她如果不是心里有鬼,为什么要扔掉我的东西?”赵若梅说话带着哭腔,情绪十分激动。

我猜此时的她并不需要我多嘴安慰,于是专心在看旧照片。

继母是在她七岁多的时候嫁入赵家,因此赵若梅七岁以后的照片几乎没有。但是让我觉得奇怪的是,不仅她七岁之后的照片没有,七岁之前的相片也是屈指可数,大约就那么四五张,而且每一张看起来年龄差不多,都是五六岁的模样。

我轻轻抽出一张短发女子抱着她的旧相片,反面被人用弯弯曲曲的字迹写着:梅梅约五岁半。

我将这张照片递给学长,他看看照片,再看看平板电脑,同样露出了不可思议的表情。

“这是你妈妈吗?”

“是的。”

赵若梅的母亲是在她六岁的时候突发疾病去世,这点她的记忆很清楚,因为隔年她就上了小学。可以说,在拍完这张照片之后不到半年,赵母就离世了。但是照片上的赵母是一头宛如男生的短发,而赵若梅画中的母亲就算扎着马尾,也仍然长及腰部。

有人可以在短短几个月内从男仔头直接变为长发及腰吗?再换言之,是否有可能赵若梅画里的女子,并不是她的母亲呢?

可如果不是她的母亲,又会是谁?

这下,连赵若梅都愣住了。

返回旅馆的途中赵若梅若有所思,甚至我在入睡前最后看到的就是她坐在窗边苦苦思索的身影。不管她是否愿意承认,事实上图画中的女子就是她母亲的可能性极小。

次日早晨我们下楼准备找家店吃早餐的时候,旅馆隔壁杂货店老板娘正搬开店门上的木板准备营业。赵若梅低头走路,差点和她撞个满怀。

老板娘态度不太好,白了她一眼后突然盯着她看了好久。

赵若梅有点莫名,转身要走,老板娘伸手拦住她:“蒋小茹?你是蒋小茹?你妈妈呢?她也来了吗?”

“你认错人了吧?”

老板娘将信将疑,“你和你妈妈一模一样,只是少一个胎记而已,天下真有这么相似的人?”

我们对老板娘的说辞感到非常奇怪,趁着她刚开店没有生意,学长一口气买了将近一百元的特产,此举顿时博得了老板娘的好感,对我们简直是有问必答。

原来,二十年前,有个姓杨的失婚女子带着一个五岁的女儿来到镇上讨生活,当时就租住在杂货店老板娘楼上。这个女子自称来自外县,由于没有生儿子遭到婆家的嫌弃,丈夫有点小钱,外边的女人生下儿子之后,这个家庭便没有她和女儿的容身之处。

杨姓女子想在F县找份保姆之类的工作,便在生活水平更低的小镇上暂居。

可是她住下有好几个月,工作完全没有头绪,同时身边财物有限,倒欠杂货店老板娘一个多月的房租。老板娘倒也好心,并没有将她赶走。但在某天下午杨姓女子带着女儿蒋小茹外出散步之后,却再也没有回来。

老板娘以为她成心要赖那笔房钱,直叹人心不古。

事隔多年,老板娘之所以将赵若梅当作蒋小茹,那是因为赵若梅的外貌看起来和那个杨姓女子几乎一摸一样,本来当时那个女子大约三十岁左右,只比赵若梅略大。两人唯一的区别,便是杨姓女子左颊有个虽然淡却范围颇大的胎记。

“我肯定不是什么蒋小茹,我的母亲也不姓杨。”赵若梅说道。

老板娘以为赵若梅不愿意承认,于是解释说也并不是当真在乎那几百元钱房租,只是觉得自己一片好心,到头来被人耍弄,心有不甘而已。她还指向街道尽头,说那里以前是一片小树林,杨姓女子时常带着蒋小茹去那里捉迷藏。

“老板娘,那位杨女士是长头发吗?”我突然问道。

“嗯,很长很长的头发,就算扎起马尾还垂到腰呢。”

小镇的建设比较缓慢,因此那片小树林至今仍在,只是镇里用围墙圈起一部分作为供镇上居民锻炼休息之用的公共绿地。如今正是早晨,有不少老人在晨练。

“来这里干什么?我有名有姓,并不是什么蒋小茹。”赵若梅认为,我们还是应该回村里继续打听她母亲去世时的具体情况为上。

但是虽说人有相似,但是相像到几乎一摸一样却是不同寻常。那个杨姓女子和女儿最后出现的地方就是这片小树林,我们有必要来这里看看。

走着走着,赵若梅突然在一棵巨大的槐树面前停下。她呆呆地看着这棵树,陷入长久的沉思。

这棵树恐怕要两个以上成年人才能将其保住,就像是第二幅画里的那颗,足够遮挡一个五六岁的小孩子。

“哎呀”一声,一个晨练的老人被不慎绊倒,他跌倒在递上,手里挥舞着的太极剑落在身边。赵若梅似受到了惊吓,爆发出一声尖叫,下意识地躲在槐树后。然后她悄悄从树后探出头,这个模样,简直和第二幅画完全一样。

“有人叫过我小茹……”赵若梅的声音变得嘶哑,“我有印象,有人叫过我小茹。”

第二天,学长在F县公安局网站找到一条协查通告,那是在五年前,镇民养的狗在小树林里扒出一具骸骨,经过鉴定是女性。由于骸骨颇有年头,警方苦无线索,于是向全社会寻求协助。

赵若梅是不是蒋小茹我们暂时还不能确定,但是她很有可能目击了一场凶杀案。倒地的女子显然是被杀死的,她身边的那个红色三角形并不是药片,而是一把染血的尖刀。

其实在我心里,我认为赵若梅就是蒋小茹,第一幅画和第二幅画很好地解释了这点。

第一幅画里的长发女子就是杨女士,她带着女儿时常在这片绿地散步。

第二幅画里不知道什么原因,杨女士被人用尖刀杀死,陷入恐惧的赵若梅躲在槐树后目睹了一切。

第三幅画里带她回家的应该就是赵父,若她并非赵父亲生,那么以后的所有冷淡都找到了答案。

第四幅画里的短发女子才是赵母,那时一家三口生活在一起,算是赵若梅难得感受到天伦之乐的短暂时光。

“我五六岁的时候身体很差,经常发高烧。大概这就是我为什么总是记忆模糊的原因。”

记得那时马阿姨也说过,赵若梅小时候一旦遇到紧张害怕的情况就会发烧,甚至高烧不退,这应该属于一种出于自我保护的应激反应。

可是问题来了,杨女士为何被杀呢?蒋小茹又怎么会被赵家收养呢。

我们和F县的警方联络上之后,这条线索引起他们的重视,连夜派遣了一支小队进村调查。

继母虽然看起来凶悍却是色厉内荏,赵父更是和警察没说几句话就双腿发软,非得紧紧抓着椅子扶手才不至于倒下去。

赵若梅果然不是他亲生,但也并非抱养,而是赵母从邻村一个叫吴良的人那里买来的。

二十年前,他和赵母婚后多年无子嗣,赵母早就耳闻他和其他女子有暧昧关系,于是准备领养一个孩子。当时吴良专做贩卖人口的勾当,于是她便花了六千元买回赵若梅。

但是赵若梅并没有起到改善夫妻关系的作用,赵父仍旧与外头女子藕断丝连,赵母长期忧郁,又兼具家族遗传病,终于某日脑梗发作身亡。

经过DNA验证,赵若梅与那具骸骨之间的亲子关系高达99.99%,也就是说,她就是那具骸骨的亲生女儿。

而另一方面,警方也在邻村逮捕了吴良。这个六十多岁的老人见证据确凿,于是无从抵赖,承认是自己当年看杨女士孤身一人带着女儿在小树林散步,本想着偷偷抱走蒋小茹,被杨女士发现之后用随身携带的尖刀将她捅死并掩埋在槐树底下。

被恐惧、紧张、悲哀各种强烈情绪侵袭的蒋小茹在高烧过后记忆很混乱,赵母对她的体贴照顾也让她逐渐认可了这个“妈妈”。然而,她仍旧无意识地画下这四幅画,并且小心地保存。

或许,这是她潜意识里对亲生母亲的纪念。

就在我们准备回S市的当天,又从F县警方那里得到一个令人吃惊的消息。

警方从马阿姨家解救了一个被拐卖的小男孩,马阿姨承认由于自己的儿子在三年前夭折,于是她便从人贩子手中买回这个小男孩。她至始至终都知道赵若梅的身世,只是心照不宣而已。

小男孩年纪太小,除了不断哭泣之外说不清到底是哪里人,警方正通过各种渠道寻找他的家人。

回到学校后的赵若梅即将毕业,她变得更为沉默寡言,经常坐在图书馆发呆。答辩后她便搬出寝室,据说是找到了还不错的工作,但是此后她便渺无音讯,我试着拨打过她的手机,只听见一个沉闷的女声“对不起,您所拨打的手机已关机。”

我想,如今的她是真正的孑然一身。

黑桃皇后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上QQ阅读APP看书,有角色卡牌掉落>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