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耻笑的村姑竟然是全能大佬

被耻笑的村姑竟然是全能大佬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15章 小心我捅你一刀

在烧烤店辞职之后,宋筠筠手里也有一点钱,日子过得到是滋润。

放学之后,宋筠筠看着所有的同学顺着人流向外走,她反而转身,走离家最近的一条小路。

道路两边种的是茂密的桑树,正是夏天,树叶郁郁葱葱。

一阵风扬起来,树叶哗啦啦的声音响起来,宋筠筠觉得清爽,稍微抬抬手。

身后却响起一阵男人的对话声:“是这个吗?”

“就是她,赶紧上!”

宋筠筠还有些不解,不以为然的回过头扫了一眼,这才明白,人是冲自己来的!

为首的男人脸上带着刀疤,他恶狠狠瞪了宋筠筠一眼,确定是她之后,吊儿郎当的手里的棒球棒架在肩膀上,“你得罪人了你知道吗?”

得罪人了?

宋筠筠眯着眼睛想了想。

得罪的确实有点多了,一时间还真的不知道是谁。

“不知道。”宋筠筠如实回应道。

刀疤男身后的黄毛叼着根烟就凑上来,上下打量了宋筠筠一眼,嘴里说话已经开始不老实起来,“老大,我看着这个娘们长得还真的好看,这次还能拿钱办女人,这事真好。”

“拿钱办事?”宋筠筠能够听出来他们话里的意思,问了一句,“谁让你来的?”

刀疤男嘿嘿坏笑,“我们可是有职业操守的。”

“不用藏着掖着,大大方方的告诉她。”

李有利的声音在后面响起,今天好不容易拆了纱布,他施施然的看向宋筠筠:“之前不是挺嚣张的嘛?现在这么多人,我看你还能嚣张的起来嘛?”

宋筠筠冷眼扫着在场的人,全都是歪瓜裂枣,不值一提,“我没嚣张,只是不太明白你的意思。”

“你不明白我的意思?”李有利阴骘的笑了起来,“之前就让你伺候我一个人便罢了,我看你没有这个心思,那就把我这些兄弟给伺候爽了,我就让你走。”

在店里的时候,李有利给宋筠筠一些暗示。

不过当时被宋筠筠直接拒绝了。

李有利觉得面子上过不去,直接找了一群社会上的小混混,故意堵在宋筠筠放学的路上,准备强奸她。

“就你们?”

宋筠筠知道他们的来意,却丝毫不害怕,直接把斜挎包在肩膀上摘下来,活动了一下手腕,“别浪费我时间了,你们一起上。”

刀疤男显然被宋筠筠的说辞给震惊到了。

他只是稍微一愣,手里掂着棒球棒,笑的猥琐,“这可是你说的,那我们就不客气了。”

宋筠筠睥睨着他们,脚下步伐生风,三四步就跨到他们的面前,一个扫堂腿把面前的两个男人给放倒在地。

紧接着就把刀疤男手里的棒球棒给卸下来,学着他的姿势在手里颠了一下,嘴里嘲讽道:“就你这个本事,还替人办事?”

棒球棒高高的挥起,在空中划出一道风声。

刀疤男吓得浑身哆嗦,向后退过去,“别,别打我!”

还不等落下,宋筠筠就觉得自己腰间一疼,她低下头去看,明晃晃的刀落在她侧腰的位置。

“只会背后偷袭?”

电光火石之间,宋筠筠一脚踢在男人的胸膛前,棒球棒落在他的肩头。

血顺着白色的校服流了下来。

“宋筠筠!”

顾熙白在远处走来,喊着她的名字,身后跟着四个保镖,他眼神阴骘,“在场的人都给我摁住,一个都不许跑。”

三步并作两步的走到宋筠筠身边,顾熙白搀扶着她,关心的目光落在她的伤口处:“怎么受伤了?”

紧接着对身后的保镖吩咐道,“赶紧安排医院。”

当事人却异常冷静,宋筠筠知道伤口不深,轻声提醒道,“不用这么紧张。”

从小到大,什么事没有经历过,宋筠筠看着伤口,只觉得自己也能处理。

“你不用担心。”顾熙白不给她反驳的机会,直接打横抱起,向车的方向走过去,“我送你去医院。”

宋筠筠从来都没有做过这么快的车。

已经到了医院,顾熙白安排好的人已经等着了,移动车在门口。

顾熙白将宋筠筠放在移动车上,握着她的手,神色紧张,“没关系的,我还在。”

宋筠筠视线内全是医生的人头,她一时间有些无语,反驳道,“我真没事!”

被顾熙白忽视掉。

在护士的护送下,已经到了急诊室。

红色的诊断灯亮了起来。

顾熙白被护士拦在门口,她开始关门,“我们要给伤者做全身检查,你在外面等一会。”

顾熙白看见门被缓缓的关上,心都快提到了嗓子眼。

保镖在后面跟着顾熙白,见他脸色低沉,一时间不敢开口说话。

“刚刚堵宋筠筠的人,去给我查!”顾熙白声音冷的仿佛在冰窖里出来一般。

早在来的路上,保镖就已经查清楚了,他原原本本的汇报道:“是宋小姐之前兼职店铺老板娘的儿子,有过骚扰史,当时被宋小姐给拒绝了。”

消息到这里已经足够了。

顾熙白眼神看向急诊室,话里确实在针对着李有利,“仗着有个店铺,就能为所欲为?”

保镖听懂了话里的意思。

下午开店的时候,老板娘就看见家门口围着一伙穿黑衣服的保镖。

店门刚打开,保镖直接簇拥上来,哐哐哐把店给砸了,还撂下一句话,“开一次,砸一次。”

在顾熙白的坚持下,医生还是给宋筠筠做了全身检查,报告出来了:软骨习惯性受伤,腰部伤口不深。

宋筠筠不当回事,也就是腰上的疼痛有点厉害,她渴的厉害,起身想要去拿桌面上的水杯。

却被正好过来的顾熙白给嗯按下去,他格外在意宋筠筠的伤势,“本来就有伤口,还不好好休息休息?”

顾熙白倒水,自然的递到她嘴边,用吸管撑着,“少喝点,多喝几次。”

体贴万分。

宋筠筠一时间觉得有些不适应。

伤口虽然厉害,但也不至于要到别人帮自己喂水的地步,宋筠筠刻意避开两人的肢体接触,将水杯接了过来,“我自己来,谢谢你。”

余年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