轰掣霹雳之滚龙震天

轰掣霹雳之滚龙震天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86章 “燹劫驾临”

“滚滚龙争虎斗,世态云变俱往。笑谈苍茫大地,谁主沉浮?腥浪淘尽英雄,不负今朝!”

无尽幽暗,宛如酆都深处的古河,今日骤见天变地裂,异象纷呈,人间如陷末日降临的毁灭之兆。

天地巨变,绿祸入世,深髓河底惊见一道灾厄之光,冲出古河,直越血瀑。

“扼!”

一声王者沉吟,浩威惊扫人头堤岸,绿芒撼动三惹秤原,这股前所未见的闇绿之光动荡整个森狱,直往冥狱珈罗殿。

人未现身,却以气势如虹,震惊风云,森狱二十二殿全面警戒之际,突来嘹亮霸辞,响彻天地。

燹王直入珈罗殿道:“苦境,燹劫将临了。”

玄阙质问道:“放肆,竟敢擅闯珈罗殿。”

燹王不在意道:“森狱皇子吗?退下吧。”

玄膑凛坐阶上道:“三弟、六弟,将此人拿下。”

为守镇殿之责,玄黓、玄阙连手出击,燹王单手迎战,招招式式,以守为主,掌运来回之间已占上风,随即蹬步一踏,一掌震退二人,就在此时忽闻问剑之声。

“以心御剑,是心声扬,是剑声扬,更是木声扬,一剑一律,一心一同,剑剑有痴声,剑剑与玄同,天地律风,行马走龙!”

久违的问剑之声,在天地万物之中,探得剑中虚实,随即破关而出,驾临冥狱珈罗殿。

玄膑欣喜道:“玄同皇弟!”

玄同出剑道:“阁下冒犯森狱,是要问我玄同的剑锋利否?”

燹王认真道:“嗯,修为很强,配得上与孤王一战。”

巅峰相逢,在对视中已臻白热,就在双方势开战声,将要出手之际,神思凛势入殿,分隔二人。

神思入殿道:“住手,大家无需剑拔弩张,只有他是一切都能与我共享的人。”

燹王、神思相拥,齐声道:“兄弟!”

燹王问道:“这是什么情况?你被儿子赶下台了吗?要不要我帮你复辟?”

神思拉着燹王道:“这件事说来话长,来来来,去我的闭关之地详谈。”

……

陀罗迷殿。

燹王叹道:“这么说来,大哥已经甘心放下王权了。”

神思感慨道:“唉,我已经累了,不愿再这么以食子的方式活下去。”

燹王担忧道:“大哥,有什么方法可以延缓你的身体衰老,我一定去帮你完成。”

神思朗笑道:“这一点玄嚣已有良策,你不用担心,我还放不下这花花人间呢。”

燹王放心道:“如此我便放心了,只是森狱与彩绿险磡双方的战略同盟?”

神思温言道:“这一点玄嚣也可以做到,现阶段正是彩绿险磡挥军苦境的最佳时机,森狱一定会全力相助。”

燹王提议道:“现在迫在眉睫的是版图的扩张,我即刻开启灾绿魇墙,让黄泉归线与灾绿魇墙结合,拓展版图规模,灾绿魇墙的蚀智绿丝将是苦境之人的恶梦。”

(玄嚣:苦境之人的恶梦从未醒过。)

(素还真:求你们手下留情吧。)

(玄嚣:我说的也不算呀,燹王可是皇叔辈分喔。)

神思回忆道:“当初我以深脑长议汇聚拖延四王,未想三阳之战竟遭到牧神重创,不得已,六王开天计划只能推迟了。”

燹王介绍道:“六王之内,同源之故,深脑长议期间内部脑识对时间的感觉是停留在一个重复的流速当中,这段时间我一直为你安抚其他四王,被催眠的四王才没有被惊动,如今我已被释放,今后时间流速将会慢慢改变,到时候你最好有一个可以让人接受的解释。”

神思大笑道:“哈哈哈哈,初代阎王已经在三阳之战中受到天地蝱背叛伤重而死,让我一个第二十八代阎王解释什么?”

燹王窃笑道:“哈哈,没错,因为初代阎王的死,深脑长议中的五王才陷入沉睡,关于这一点,森狱方面没有任何责任。不过大哥,你要是以后只能用第二十八代阎王的身份,那又该如何称呼我呢。”

神思一记爆栗打上去道:“你大哥永远是你大哥。”

……

玄同殿。

玄同进殿道:“咦?这粉红色的装潢是什么鬼!”

(玄嚣:哇,好卡哇伊啊!)

玄同质问道:“兜率天童,剑歌魔风,你们给我出来,这是怎么回事?”

兜率天童与剑歌魔风出现道:“启……启禀主上,主母大人为了祝贺您出关,说要给您一个惊喜。”

玄同额头出现一个井字道:“主母是什么称呼!”

紫鷨出现道:“主母就是玄同殿的主人,我可不想一直作客人,我们紫家在玄同殿也居住怎么久了,难道你要做那不负责任的负心汉吗?”

玄同额头上的井字变多了三个道:“你不要用这么容易被人误会的词汇。”

紫鷨气鼓鼓地道:“真小气。”

玄同板着一张脸道:“我的玄同殿又是怎么一回事?”

紫鷨献宝道:“咱们森狱的色调太幽暗了,让人觉得好恐怖,这样吸引不到女孩子的,你看现在的玄同殿多温馨,是不是很配你。”

玄同有气无力道:“我的衣服是红色,不是粉色。”

紫鷨无所谓道:“有什么关系,都差不多啦,嘻嘻。”

(玄同:我能把紫家人送回紫曜冰丘吗?)

(玄嚣:你以为去娘家接媳妇像你猪八戒背媳妇这么容易?)

(玄同:……)

……

黑海天路。

阎王步伐撼地而来,驾临森狱久年死气积累的丧地。

神思低语道:“足以覆灭苦境的森狱尚有隐藏势力,现在玄嚣修为大进,也该是你们觉醒的时刻了。”

(玄嚣:赦天祭以三十万魂力接通黄泉狱海之境后,森狱便不再孤立于宇宙,只为防我所忌惮,天路五将的觉醒才拖延至今。)

神思召唤道:“醒来吧,为我守护黑海天路的天路五将,永世的皇权,不朽的荣耀,即将来临了。”

诡异之气四起,异光冲上云霄,浓雾之中,赫见巨骨化为五道魔幻身影,在狭径中出现。

神思顿字道:“黯-黜-黮-黖-黩。”

黖横枪行礼道:“为阎王霸业,我等誓死效忠,在所不辞。”

神思得意道:“森狱的霸业又开启了新的征途。”

……

夜林独步,黯淡无月,倦收天独自担忧之际,再闻清朗诗号。

“独松月兮徘徊,抱万有兮无回。松之傲逸,月之清漪。存一景兮弗变,涉尘世兮弗变!”

冷别赋出现道:“一身金闪闪,想必阁下就是名剑无名·倦收天。”

倦收天恳求道:“正是,倦收天今夜来此有一事相求……”

冷别赋拒绝道:“这等情义着实令冷别赋敬佩,但侠雾亦是吾之好友所赠,恕冷别赋难以从命。”

倦收天深施一礼道:“念在道玄、道真皆是道门同修之情,赠予侠雾,倦收天愿意答应任何要求。”

冷别赋犹豫道:“吾昔日乃是道玄之人,道真同门所需本该应允,但好友慕峥嵘毕生的遗憾,是生前不能击败你,一生好友,一世交情,故友遗愿,冷别赋代行,打败冷别赋,再谈侠雾一事吧。

倦收天拔出名剑金锋道:“我不会知难而退的,倦收天应战。”

剑上春秋,日月争锋,云散,剑动!

日月决战,冷别赋任凭剑意在风中激荡,交手顷刻,极招迸现,月锋精妙,绝式无双,剑刃划出的是光、是影、是人,错综迷离。

倦收天心知对手不凡,剑指一昂,再起上层剑式,晨曦之光,愈加炽热。

“七阳燎海!”

“岿然独照·皋月衍天关!”

极招相会,日月迸华,火球散如天星墬地,冰剑势如崩云。

冷别赋兴奋道:“倦收天,让我好好领教你的九阳极招吧。”

“八阳焚岳!”

真阳环绕,焚燎寰宇,刹时之间夜彻白昼,火舌耀日。

“岿然独照·相月衍凤柳!”

极招再会,烈阳炸裂,冰凤嘶鸣,竟是平分秋色,倦收天心知此战难了,决心强催九阳剑式。

“九阳燎宇!”

乾坤含光,勉力催动剑之极致,只见倦收天剑指拨阴阳,道贯天罡,浩荡剑式应运而出,挥洒出无上道威。

冷别赋赞道:“果真是剑上巅峰。”

千载难逢的对手,使得冷别赋剑意勃发。

“岿然独照·玄月衍苍龙!”

星龙现,冷意冽,剑声颤,人与人,心与剑,顿处极端之态,只见双锋相交,铿然一响震破乾坤!

倦收天失望道:“我输了。”

冷别赋否认道:“这一战不分胜败,差别只在兵器,找到能承受九阳天决的逸品,我们再续此战吧。”

倦收天收回名剑金锋道:“那我就先行告辞了,请。”

大明次辅马维忠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