轰掣霹雳之滚龙震天

轰掣霹雳之滚龙震天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78章 “众信殉道”

遥嶂侵归日,天关葬晚霞。

葬天关上,玄嚣窥伺着焦灼战局,紧握着的手,暴露了不平静的内心。

商清逸安抚道:“这皂海荼罗阵昔日遮蔽苍穹,打的苦境正道抱头鼠窜,牧神他想要突破也并非易事。”

玄嚣询问道:“七色翎师太与公冶炼他们可安顿好了?”

若叶温翘回禀道:“已被知秋安置在玄罗殿,凝雨也随同国相大人展开行动。”

商清逸禀报道:“主公,代王已到达指定地点,但氛邪魔姥传讯,代王殿下建议待他寻找到论剑海方伏兵后,直接围剿其后军。”

玄嚣拒绝道:“不,大哥临战还是差强人意啊,如果我没有猜错,此刻大哥兵团即将面临天地蝱突袭了。命令大哥直击牧神,与我王师同时夹杀天疆主力,不管其他。”

(神在在:主上,你的战术可是整个参谋班子的全体结晶。)

(玄嚣:不然我要你们何用?)

(神在在:……)

(千玉屑:……)

(末夜相:……)

(啮鼠仙:……)

(商清逸:主公这话好有道理啊,竟让我等无言以对。)

若叶温翘请战道:“臣愿追随主上出战。”

玄嚣犹豫道:“可葬天关守备不可空虚。”

商清逸自荐道:“如果主公信得过,臣愿暂时镇守葬天关。”

玄嚣同意道:“亚相严重了,我向来疑人不用,就由亚相镇守葬天关,其余众军,随我出征!”

……

神迹向心觅,何劳外求玄?闻依荼罗海,引航无疆台!

机关城内,无数信众惊见遮天乌云逐渐淡薄,战局愈加失衡,顿时绝望之感,压抑心头。

澎狮狮高呼道:“大家不要失去希望,礼赞声不停,荼罗无疆。”

信众甲呼吁道:“大家听着,我圣教潜欲就是在绝望中找到希望,在引航圣光下,什么魔佛劫、天罚劫都不值一提,只要信仰坚定,这次的侵略者也不算什么,荼罗无疆。”

信众乙赞同道:“对,大家要相信圣航者和圣裁者,荼罗无疆。”

信众丙冲上城头道:“可我们怎么可以让圣航者和圣裁者孤军奋战,我们也是圣教的一部分啊,荼罗无疆。”

信众甲也跟着冲上城头道:“荼罗无疆,圣航者,你一定要把侵略者全部打倒啊。”

绝望与希望,信赖与寄望,逆海崇帆众信,纷纷从机关城上跳下,崩裂的血花涌向荼罗六芒,天穹黑云从新聚拢,遮蔽大地。

鸠神练悲痛道:“众信不要啊,牧神,我要你的命!”

“天罚禁章·炼狱魔灾!”

众信殉道,天谕悲愤填膺,不顾病情加重,引动狱海灾变,祭出天罚最终章!

牧神冷然道:“来得好。”

“牧天有道·方神无迹!”

魔神相会,百里寂灭,天谕顿时撼然震退,裂地惊起满目黄尘,鸠神练口溢朱红,已显败象。

牧神起剑再逼道:“贱人,我会很快送玄嚣来陪你的。”

就在此时,忽涌一阵奇异声波,凝滞空间,玄嚣一身沛然魔气,辖着靡靡狱音,力压全场,进逼牧神登时震退。

玄嚣炫现道:“牧神,打伤天谕是你最大的不智,杀。”

无情格杀令,血路迢迢行,久年恩怨,今朝了结,宿仇再对,生死终决。

阎王令下,森狱众军悍然入战,震天滚龙裂地而出,牧神双锋直撄银火之威,霎时空间凝滞,动荡四野。

“留仙忘首!”

一旁白首留仙猛发极招,震退玄震夫妻,化作金羽孔雀升空,观察战局。

白首留仙思考道:“不妙,左翼发现森狱伏兵。”

玄膑军中,察觉空中盘旋孔雀,鹰扬长歌手扬宝雕弓,箭矢破空穿云,白首留仙纵身一烁,闪过箭矢,俯冲战场正中。

玄震示警道:“皇弟小心。”

玄嚣旋枪回挡,白首留仙趁机随牧神接连后退。

白首留仙谏言道:“牧神,左翼发现森狱伏兵,为防其与阎王所部夹杀,也为退出这黑云大阵范围,老臣以为我军应该暂且退却。”

牧神不忿道:“没用的天地蝱,还好我留有后手,发信号给咒天三孽,命令他们挡住阎王中军,我军退到阵法外围与论剑海方面连城一线,再行正面决战。”

……

葬天关。

素还真感叹道:“森狱音土确实威力惊人,这黄泉归线已经形成了护城亡地,包围了整个西北武林。”

商清逸不认同道:“护持黑海霸业的并非是城,而是人,阎王玄嚣行事,确实有其魄力与手段,在内忧外患交迫之下,还能两全其事,证明他确实是森狱最有王资的人,素还真,如果你再不动手,我可能就要真心被他收服了。”

(素还真:森狱有英主在位,这对苦境来说可不是什么好事,不过这么说似有争霸之意,商清逸必不认同。)

素还真忽悠道:“素某为难先生了,我们这就依计而行吧,请。”

素还真、商清逸二人进入无尽黑海,分头而行。

清香白莲一路经过地狱十三阶、三惹秤原、人头堤岸,直面极血瀑布。

素还真沉思道:“血气冲天,这里应该临近森狱核心了。”

为进黑月天阿,素还真凝功一跃,凌风迈入瀑布险地。

“苍龙一吼破云关!”

一声怒吼,素还真催生体内真元,顿时龙气翻涌,化形穿云,直入九空,穿破极血屏障。

素还真步入黑月秘殿的时候,突如其来的诡异震动,如涌浪般地卷起地狱囚火,浩然声势中,神在在手执囚火相印,凛视着白莲圣人。

“人生安有十胜在,有起有落神在在!”

神在在手执相印道:“清香白莲素还真,在下恭候多时了。”

素还真颔首道:“示师大人,劣者在此有礼了。”

神在在讥讽道:“潜入森狱禁地是不智之举,而且偷窃也非是君子所为。”

素还真光棍道:“素某可从未自诩过自己是什么君子。”

神在在指责道:“黑月一旦离开森狱,生灵百姓必遭火焚之苦,这素贤人也不顾了吗?”

素还真否认道:“素某可从未想过真的带走黑月。”

神在在推测道:“嗯,声东击西,莫非你的目标是黄泉归线?”

素还真指责道:“没错,森狱这种划地为王的行径简直与土匪无益,这是侵略强夺苦境生灵的生存空间,素还真无法认同森狱并吞整个西北武林。”

神在在也不生气道:“你错了,生灵的生存空间并没有被夺走,主上已经妥善安置。”

素还真反对道:“圣教机关城吗?这种本末倒置反客为主的说法,恕素某不能接受,我不反对各界和平共处,但是异境的人移居应该要和平迁徙,顺应当地的民情风俗,而不是以统治者的姿态来统治原有的居民。”

神在在得意道:“这你就要问机关城中的居民了,相信他们的看法一定是让你跪地请降,高呼荼罗无疆吧,哈哈哈……”

素还真怒意顿生,风火凝聚,浩掌一送,直向森狱示师。

“四象囚火阵!”

左先知、右预事、末夜相、啮鼠仙四人同时出现在迷殿四方,神在在屹立正中,引动四象之能共振,风火掌劲顿时消弭于无。

素还真压下怒意道:“气恼是败亡之兆,我要冷静。”

神在在称赞道:“这囚火困阵乃是通过我手中相印引动我森狱相殿地狱囚火之威而成,任你素贤人神通广大也无法逃脱。”

素还真打量着四周道:“嗯,确实是惊人的阵法,在三界决战之时,素某还能够让森狱五位智者重视,真是受宠若惊啊。”

左先知询问道:“喔,这么说来你还有后招?”

素还真否认道:“孤身入森狱的素某以被困阵囚在这里,还能有什么后招。”

神在在洞破道:“故技重施,看来你又在我森狱安排了卧底?”

(素还真:嗯,被察觉了,不过我应该已经争取了足够的时间。)

素还真自信道:“太迟了,今日黄泉归线,破!”

神在在并不慌张道:“素还真,你未免太自信了,你可知我的人生经历?”

素还真问道:“喔,怎么说?”

神在在叙述道:“哈,你可知主上的胸襟是多么的广大?神在在本在玄灭殿下麾下……”

素还真震惊道:“你是说商清逸真心投靠了玄嚣!这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

……

天石山。

一段梦蝶的梦,即将梦醒。

商清逸不解道:“嗯,缚索袋没有感受到任何魂力,那些冤魂难道不在天石山?”

“天不肖,有玉屑,地不肖,有玉屑;米盐茶马酒,事事千玉屑!”

千玉屑吟诗出现道:“这里只有让你效忠森狱的局。”

商清逸心头一凛道:“森狱国相·千玉屑!”

千玉屑惋惜道:“亚相,你知道吗?千玉屑很欣赏你,所以我很不希望在这里看见你,可惜你最终还是辜负了阎王陛下的期望。”

商清逸抱歉道:“对不起,是商清逸欺骗阎王陛下,想必这里已经布置成龙潭虎穴,我以无法逃出生天。”

千玉屑忽悠道:“商清逸,念你一身才学,最后问你一句,可否真心归顺森狱,千玉屑很期待日后在相殿与你共事呢。”

商清逸拒绝道:“国相好意,在下心领了,只是风谷来客喜欢悠闲自在,实在无意于仕途。”

千玉屑命令道:“不出预料,那就别怪千玉屑辣手了,若叶凝雨、泥猡禾,开阵。”

“赪文血煞阵!”

一声高喝,若叶凝雨与土晶灵王同时运转阵法,巨大的血色阵法开始运转起来,无形的血形气息在天石山这片空间中围绕。

商清逸打量着周围道:“嗯,血煞之力扭曲四周空间,看来在下只能领教国相的高招了。”

千玉屑否认道:“你理解错了,与你交手的可不是我,而是你自己。”

话甫落,千玉屑身后响起惊奇诗号。

“空岁问兹年,昔妖安在哉?对影青里见千秋,身似转蓬正徘徊!”

赩翼苍鸆从千玉屑身后走出道:“现在的森狱国相大人,久违了。”

商清逸惊疑道:“你是谁?声音与长相竟与我十分相同,你究竟是谁?”

赩翼苍鸆自我介绍道:“森狱亚相,风谷来客·商清逸。”

商清逸猜测道:“森狱冤魂,你想夺舍我!”

赩翼苍鸆悠悠道:“庄周蝶梦,谁能分清楚是庄周梦蝶,或蝶化庄周呢,小心喔,太过相似的人最终只能剩下一个,会是哪一个呢?”

一瞬间,有如对镜般的惊心,有如映波时的洄澜,迭迭荡起天石山上的异端,庄周梦蝶,将是谁化为梦幻泡影。

大明次辅马维忠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