轰掣霹雳之滚龙震天

第5章 “杀局逆转”

千秋业,万古名,英雄一身血沾尘,疆场沙,争高下,百年气概,胜者吾名!

强势维持极魔狱音的玄嚣将滚龙枪掷出,长枪登时穿身而过,将转身欲逃的血巫丈夫钉在树上。

玄嚣咳道:“咳咳,虽然没有被道阵重创,但第二状态只能强化武力,并不能回血,看来现在的我只剩下加持光环,维持背景音乐的作用了。”

是暗夜欲再起,是光明遭吞噬,光与暗,道与魔,生死斗胜!

“三阳燎云!”

北芳秀再使九阳决,三阳燃成无边炽烂,将赦天光华磨灭殆尽。

鸠神练傲娇地哼道:“哼,地擘你总算来了,逆海崇帆是我一生基业,此战决不能输,快与我合击倦收天,天罚第六章·天之颂!”

弁袭君回应道:“有你的太子殿下在,我现在来的正是时候,这也是我的坚持所在,逆海崇帆将以道门众人的尸骨为磐石,东山再起,擘天六赋!”

天谕地擘再度同心联手,合击造成的黑光成霾,如同剥下神圣外衣的暗能,将九阳剑辉吞噬殆尽,就在刀光织成魔造炼狱当下,金色道影泰然不惊,手中名剑旋空辟尘,乍现六阳极招!

“六阳焚夜!”

玄嚣见状高呼道:“鸠神练,我不许你用禁章。”

“胤天六极!”

“天罚末章·恶魔之门!”

神兵交击,天地变色,绚烂的光华,裂地惊起满目黄尘,坚持的孔雀燃极黑罪,鸠神练却因玄嚣未用禁章,但倦收天只剩八成功体,瞬间的交锋,最终的决胜,一击分晓。

北芳秀虽有一身傲然剑意,但神兵玄影刀威,六赋印戒染火,以一敌二下终是已显败相。

远处指挥众人的玄震见机道:“就是现在,狴犴箭!”

原无乡有所察觉道:“好友!”

狴犴箭竟化庞然火虎,疾向倦收天,殊料,原无乡奋力击退双魔,挺身挡在箭前,岂知狴犴箭,竟直创体内灵脉,原无乡神识顿时受创,另一方面,暴雨心奴旋镰祭武,冥动森狱血刹阵,颤动的地狱声中,错舞的身影,扰乱视觉的神经,祖鸿钧与感谢师不黯虚实,险入危机。

翼天刀逼双秀,倦收天浴血护银骠,维持防守姿态,烈战当口天谕地擘强势杀入,北芳秀倏化金色剑气,鏖战四人接连受创,苍见双秀受伤凄然,分心下连中玄幻数掌,瞬感真气逆流,猝然呕红。

“真君道练十三诀·祖灵丹血!”

魔长道消,魔涛难挽,眼前一片魔灾浩劫,映入濒死的眼,祖鸿钧为突破森罗狱阵奋不顾身,以血铺路,随即,感谢师诀起道练,散尽七魄。

“玄黄辟化,天地初开,明霁千晖,尊龙云驾,玉凛飞霜,修源百根,圆识无涯!”

一魄一化印,一符一道诀。愿以自身血肉铸阵为战友劈开生路。凛然道心,在终途,求仁得仁。

沉默沉重沉痛,压着无边红尘,尽成死寂黄土,在这一刻,道门众人从脚下所走出的每一步逃生路皆是艰难。

见道门众人破阵而出,玄嚣阻止道:“不要追了,胜的惨烈,败的悲壮,没想到杀戮是如此的不适,厚葬祖鸿钧与感谢师还有这些鹰堡的将士,他们皆是我玄嚣认可的英雄……咳……咳咳……”

鸠神练急忙扶住玄嚣道:“玄嚣你怎么样了?”

翼天用看红颜祸水的眼神道:“还不都是为了你。”

玄嚣挥手阻止翼天,强撑着安抚鸠神练道:“无妨,就是让你看到了我刚才的杀相,以后不许嫌弃我。”

玄震毒舌道:“十八皇弟还有精神说笑,说明皇弟你是真的无妨。”

玄嚣嫌弃道:“我已经吐了很多口血了,如果再被十一皇兄气的多吐几口就真的死了,有劳皇兄立刻去执行水元任务,防止被皇兄气死。”

玄震不满地道:“切,魑心邪影,你把鹰扬押回玄嚣城堡后就暂归玄嚣皇弟调遣好了,玄幻皇弟,我可把玄嚣皇弟交给你了,如果在这个时候有任何人敢来嚣城,一律格杀勿论!”

……

孤舟一字横。

见匆忙而来的道门众人,澎狮狮惊叫道:“怎么会这样呢?”

伤势最轻的慕峥嵘叙述道:“戏棚一战黑海森狱的玄嚣太子魔威震天,我们联合鹰堡会战……”

山龙隐秀不可置信地道:“啊!老师!!”

医天子制止道:“先救人,快让我看看原无乡。”

见看着医天子迟迟不下手,苍担心地道:“医天子,双秀的伤势怎么样?”

医天子慢条斯理地道:“不是没救,是伤势严重,此箭非同小可,入肉如虎牙反咬,强取必亡,不取待死,尤其箭伤,以伤及灵识,不出五日必亡。”

倦收天惊讶道:“啊,难道毫无解法?”

医天子讲解道:“有,解铃还须系铃人,南修真道盘,云笈道海式洞机的导灵盘,又或是北芳秀的北斗指引,两者取其一,导气复灵相救。”

苍迟疑道:“这……这两个东西对道盘与倦收天两人皆属切身之物,一旦离身,恐有莫大的影响,难道没有其他办法吗?”

医天子无情地道:“有,就是让原无乡死!”

倦收天毫不迟疑地道:“弦首不用说了,好友的伤势由我来负责。”

……

玄灭殿。

“哗啦啦!”

玄灭将一堆东西砸碎道:“可恶啊,玄嚣居然直接出动所有势力,给我来了一个迎头一击,高翔族全部被俘,这下子麻烦了。”

(若叶温翘:真的是所有势力吗?我还没出动呢!)

若叶温翘在一旁道:“还不止,血巫丈夫已被送还玄阕殿,被六皇子(玄阕)掌毙了,现在六皇子非常的气愤,已联合八皇子(玄离)、十一皇子(玄震)、十二皇子(玄幻)、十八皇子(玄嚣)一同向大皇子(玄膑)弹劾主上,形势非常的被动。”

玄灭不屑地道:“软弱的大王兄吗?我倒要看看他怎么制裁我,先去玄嚣殿看我那好皇弟服下三鸩丹。”

玄嚣殿上,风云暗涌,玄嚣收息敛气,在鸠神练的陪伴下静待森狱御医来到。

弁袭君有些好奇地道:“此战重创道门,可谓是一战成名,不过玄嚣太子你伤势如何了?”

玄嚣解释道:“因为鹰扬长歌的沌元箭,让我元神离体了,元神兽离体乃森狱之人的大忌,如被敌人掌握了我的元神兽,等同性命受制于人。”

翼天大魔自告奋勇地道:“我与猘儿前去寻找。”

玄嚣同意道:“可,带上四令谛,先去邀请说太岁,说不定会有意外的收获喔。”

(玄嚣:就怎么领命而去了,果然是不问为什么的翼天啊,说太岁啊说太岁,建议你居住在哪个草屋可是有原因的喔。)

玄幻不解道:“为何要去邀请说太岁,和他在一起的天罗子,玄嚣皇弟为何要将生命交给一个会克死自己之人。”

玄嚣不在乎地道:“这种预言我不相信,再者我以准备为天罗子重塑肉身,一个没有父王血脉的天罗子,还会有克兄的命格吗?”

玄幻还是有些迟疑道:“可是除你之外,自我以下的皇弟已全部身死,下一次我首当其冲,我不可不谨慎一些。”

玄嚣承诺道:“玄幻皇兄,你与玄震皇兄不光是我的兄弟,我们还是战友,你是我生命之中的一部分,玄嚣以一身修为保证你不会死,暂且决定不杀天罗子,如皇兄身死,玄嚣自尽相陪。”

玄幻感动地道:“何至于此,何至于此啊,皇弟严重了。”

这时神在在进殿道:“主上,非非想大人带到。”

玄嚣寒暄道:“非非想大人,有劳你了。”

非非想迟疑道:“我很想医你,但……”

玄嚣打断道:“不用踌躇,玄嚣百分之百的信任你,请你医治吧。”

非非想拿出蓝色药瓶道:“你,你,你的症状应该用这一瓶药。”

这时玄灭进殿道:“听闻十八弟身体有恙,玄灭特来关心。”

非非想急忙又拿出红色药瓶道:“不对,不对,是这瓶药才是。”

玄幻意味深长地道:“九皇兄来此,真是让我们受宠若惊啊,”

玄灭不理玄幻,直接对非非想道:“非非想,十八弟可是黑海森狱,最大的希望,你要将最好的药拿出来用呀。”

非非想流着冷汗道:“这这这……这就是最好的药了,保证药到命除……不是不是不是,是药到病除,玄嚣太子啊,请……请服下吧。”

(玄嚣:哈哈哈,你这个状态连鸠神练都看出有问题了,这谁还敢服药啊。)

玄嚣掐了一下鸠神练道:“我自己来吧。”

非非想惊呼道:“十八皇子!”

玄灭见非非想还在犹豫,打断他道:“不准打扰皇弟服药,非非想,你离开吧。”

逼近唇口的三鸩丹,拉锯着双方莫名的心思,玄灭眼中利芒一闪,吐息浅浅,玄嚣一垂眼,顿下服药动作。

玄嚣停止服药道:“对了,不知九皇兄能不能帮为弟一个忙,鹰扬长歌最近在我玄嚣殿出了一些误会,有劳皇兄带他离开。”

见魑心邪影将鹰扬长歌押上玄嚣殿,玄灭水晶球一挥道:“走吧。”

大明次辅马维忠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叮~你有一张卡牌待签收>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