轰掣霹雳之滚龙震天

轰掣霹雳之滚龙震天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231章 “末日围场”

焚风起,炎光临,天际顿现奇象,竟是天旸西升,夕日逆行之景。

倚晴江山楼。

“狩宇神荒,辟灿烂无止之世。天旸圣耀,照永恒不灭之光!”

皇旸耿日现身道:“芳菲主人,皇旸耿日拜候了。”

红尘雪颔首道:“旸帝竟以这般阵仗大驾光临,真是令江山楼蓬荜生辉啊。”

皇旸耿日横杖开阵道:“本帝今日前来是欲与洛神合作,但在此之前还须末日围场印证洛神能为。”

“末日围场!”

红尘雪以翩惊鸿化作惊鸿剑弦道:“那红尘雪只有领教了。”

旸帝乍临江山楼,红尘雪惊见天旸火焚,四周竟现末日围场幻景。

剑锋怒现,红尘雪再现剑中洛神之姿,却见旸帝权杖同化惊鸿剑弦,共运洛神赋名招。

红尘雪惊讶道:“镜射之招?”

皇旸耿日提元道:“不止。”

眼见旸帝竟是以相同招式应战,红尘雪改弦易辙,剑法倏变。

翩惊鸿之为剑,行云流水,然而旸帝之能却是毫无破绽,完美模仿。

红尘雪拔钗化剑道:“即是以彼之道还施彼身,那我便无道以应。”

“极道·无道!”

只见洛神拔钗化剑,翩惊鸿剑、惊鸿剑弦双剑同出,左运翩单锋、右驭极单锋,双式并出,但出乎意料,眼前旸帝只是残影,杀招却是在后!

“火曜天殒!”

乍陷劣势,红尘雪已入险境,此时却见……

“话九宸,挥袖风云尽,江山何沉,随逸兴,负手乾坤定,苍黄为轻!”

墨倾池现身挡杀道:“竟下杀手,恶客,你失礼了。”

皇旸耿日收杖道:“末日围场只是验证洛神能为。”

墨倾池送客道:“结果你已得见,红尘雪只是一个武功平平的弱女子,实在没有资格与狩宇合作,旸帝,请吧。”

皇旸耿日怒道:“你……好,希望你们不会后悔,请。”

红尘雪见皇旸耿日离去道:“墨倾池,你把话说清楚,什么叫武功平平的女子?”

墨倾池尴尬道:“这……”

红尘雪问道:“怎么了吗?”

墨倾池搪塞道:“没什么。”

红尘雪敏感道:“不对,若是往常的你一定会说,淡雅品香茗,悠悠看云变。我只喜欢平凡之类的话,但你今天比较不一样。”

墨倾池忧虑道:“今日我心中感到一种莫名的不安,所以才会这样?”

红尘雪安抚道:“其实你心里一直有事瞒着我对不对,但你放心,只要你不说我便不问,我只是希望你知道,红尘雪不会让你为难。”

墨倾池动容道:“你……多谢你。”

红尘雪羞涩道:“为你,我愿意。”

墨倾池坚定道:“夸幻之父谋害令尊之事我一定会调查清楚,为你报仇。”

红尘雪依偎在墨倾池怀中道:“多谢你,你总是在为我调查事情,总是像方才那样保护我。”

墨倾池抱紧红尘雪道:“君子之途,行其义也。这是君子当行之事。”

红尘雪献吻道:“那这是小女子心中有了坚持,便会行之事。”

墨倾池拥吻道:“得此佳人,夫复何求。墨倾池的人生,值得了。”

红尘雪动情道:“以后我陪你一同努力,就像这本《君子淑女剑》,琴画共谱漫妙篇章。”

(卢小小:……)

……

御宇皇朝·梁皇宫。

玉梁皇质问道:“持平监督,你应该给孤皇一个解释。”

素还真问道:“玉梁皇怒气冲冲,是有何事需要素某说明呢?”

玉梁皇一语惊人道:“孤皇已经派虎冠为代表开启山海奇观了,但最后却是虎冠被杀,首级、令钥被送回!”

素还真惊讶道:“竟有此事!”

玉梁皇取出虎冠首级道:“身为持平监督,你是否该向孤皇说明,这场游戏的公平与公正何在,夸幻之父出尔反尔的行径令人愤怒。”

素还真解释道:“实不相瞒,此事素某亦不知详情,但素某认同你的权益有损,你有必要向圆公子争取你的权益。”

玉梁皇质疑道:“权益?呵,如此儿戏的游戏,你还要我继续相信吗?”

素还真建议道:“只要影响到参赛者权益,你有往八面玲珑提出异议,请圆公子解释的权利。”

玉梁皇同意道:“既然如此,孤皇就亲往八面玲珑,要圆公子给我一个交代。”

素还真负责道:“那素某便陪同玉梁皇亲往吧,也好与圆公子共同出席。”

玉梁皇警告道:“游戏,儿戏,只在一线之隔,让孤皇失望的责任你们承受不起。”

素还真问道:“素某会如实转达玉梁皇的意见,但我也有一个疑问,玉梁皇不是脱离枪楼甚久了,你怎会委托虎冠开城,如此重大之事,没有一定的信任,绝不会委托他人才是?”

玉梁皇回答道:“卧龙隐退隐后,枪楼早被森狱阎王渗透,啸风生此人对奇珍异宝向无兴趣,对孤皇而言他是这世上最安全的开城人选。”

(素还真:天子枪曾言,枪楼是一个有严格训练的组织,当非如玉梁皇所言,难道……)

……

云深不知处。

患天常感激道:“感谢诸位奔波照顾,救命之恩患天常永志不忘。”

玄膑客气道:“患掌门无须多礼,皆因韬晦苦苦哀求,拙荆才起恻隐之心。”

患天常道:“玄膑殿下莫要自谦,救命之恩患天常岂可不报,只是不知玄阙殿下与雪灵夫人呢?”

玄膑回答道:“他们还有旁事处理,已先行离去了。”

患天常拿出心法秘籍道:“此物交给玄膑殿下,不是什么值钱的东西,权当纪念吧。”

玄膑惊讶道:“《明气武典》!”

患天常不容推辞道:“全当作是报答玄膑殿下大恩,就勿推却了,否则患天常于心难安。”

玄膑欣然收下道:“患掌门好意,玄膑便却之不恭了。”

君海棠问道:“那患掌门今后有何打算?”

患天常义无反顾道:“回归宗门,拨乱反正。”

君海棠祝福道:“患掌门久患痊愈,如今修为今非昔比,相信此行定能成功。”

患天常告辞道:“那患天常便告辞了,请。韬晦,我们走。”

君海棠见患天常离去道:“主动交出师门秘籍,果然不出所料。”

玄膑接住飞羽传讯道:“八弟约我整军出征。”

君海棠问道:“做什么?”

玄膑回答道:“再拿两本秘籍。”

(君海棠:……)

……

藏晦居。

“狩宇神荒,辟灿烂无止之世。天旸圣耀,照永恒不灭之光!”

皇旸耿日率众驾临道:“孤掌终究难鸣啊。”

乐寻远问道:“不知阁下何人?”

赤轮彪烈介绍道:“我主乃狩宇旸帝·皇旸耿日同是古原争霸的八人之一,今日乃为双方合作之机而来。”

鉴苍玄提元道:“想合作,还需看你有何本事。”

皇旸耿日应战道:“如果受辱能让你明白我的能为,便来吧。”

鉴苍玄以武为试,旸帝傲然以应,二人冷眼一对,战火倏燃。

重掌起,杖瞬提,明火乍升,焚灼天地,一时蔽物夺视,白芒中旸火挡杀。

“旸火壁!”

炎流作壁,势盛天雷,鉴苍玄纵坚金在护,仍不免受创遭挡,毫秒之差,胜败分明。

鉴苍玄认同道:“能破我金罩之护,你的功力却能令人心服。”

皇旸耿日夸赞道:“火者克金,正面接了此掌犹能不至伤重,也算是你的能为了。”

乐寻远言归正传道:“既彼此已得认同,便请明说吧,你想怎么合作?”

皇旸耿日建议道:“对应我手中令钥的月字玉枢令与六号八纮钥都在随遇太子手中,但森狱势大,我狩宇无法与之争锋,而你们纵有令钥,恐也难与森狱、幽界、武都等庞大势力相争,不如你我合作,待夺得山海奇观后,本帝能与你们平分其中宝物。”

乐寻远问道:“旸帝为何不找红尘雪合作,反来找上令钥并不相符合的我们呢?”

皇旸耿日无言道:“这……”

乐寻远婉拒道:“这般反应,看来是红尘雪拒绝你了,同为持有令钥之人,彼此之间信任过于薄弱又何必再加强求呢?”

皇旸耿日告辞道:“历时愈久,争夺愈盛,各方相残互不得利,必将相结联盟,届时你们便只剩败亡的命运,你们若不能分清局势,我可以等,但时间却不会等你们,待你们明白得失再前来狩宇吧,请。”

乐寻远见皇旸耿日离去道:“有一点他倒是说的不错,现在各方仍如散沙,结盟有其利端,但我们无法保证旸帝所言是真,合作后局势也必不在我们掌控。”

鉴苍玄问道:“听闻幽界倾力攻打亦是无功而返,图谋武都已无可能,你是要对电字玉枢令下手吗?”

乐寻远承认道:“没错,我属意的对象正是圣君士,圣君士孤身一人,正是最容易下手的对象。”

无相师者归返道:“禀熙主,已查出圣君士行踪,他已进入万堺朝城。”

鉴苍玄问道:“现在要攻打万堺朝城吗?”

乐寻远尴尬道:“这……”

大明次辅马维忠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