轰掣霹雳之滚龙震天

第198章 “污山尽头”

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取次花丛懒回顾,半缘修道半缘君。

污山尽头。

玄嚣介绍道:“经我多时探查,此地就是污山尽头,如果我没有算错,崖壁上会有一个密洞,当年夸幻之父因此洞隐僻,又有天然刀风为障碍而设下的藏宝秘窟。”

鸠神练贪婪道:“那还不快些下去看看。”

玄嚣动身道:“走吧。”

只见玄嚣夫妇磅礴一运,浑元护身,两人凌空虚步,穿越刀风天障。

鸠神练入洞道:“此地又深又暗,好似别有洞天。”

玄嚣查探四周道:“所以才是隐密之所。”

污山女萝现身道:“欢迎来到污山尽头,我是污山女萝,我终于等到你们了。”

鸠神练疑惑道:“你认识我?”

污山女萝确认道:“没错,你身上的精灵之气骗不了人。”

鸠神练拿出上邪道:“你说的是此物吧。”

污山女萝鉴定道:“没错,果然是夸幻之父的精灵三角。”

鸠神练问道:“你与夸幻之父有关?”

污山女萝解答道:“污山尽头正是夸幻之父的五大密窟之一,你们来此必是为了唤醒琥珀吧?快随我来。”

鸠神练疑惑道:“琥珀?是宝石吗?”

污山女萝介绍道:“琥珀就在这,你们快用体温救她,不然她就快要没救了。”

鸠神练拿起琥珀晶石道:“尚未孕化的精灵?夫君,我们一起救她吧。”

玄嚣拉起鸠神练的手道:“就用咱们夫妻的血一同孕育这颗琥珀晶石。”

一刃双划,玄嚣、鸠神练滴血融合,化入琥珀晶石之内,琥珀晶石得王血孕化,乍现红芒。

玄嚣满意道:“这样就可以了。”

污山女萝兴高采烈道:“太好了,你们的血真热,琥珀已经开始有反应了。”

玄嚣得意道:“这银色的血可是森狱王血,王脉才有的血。”

污山女萝拿出书册道:“来,你们先坐好,现在是关键时刻,要全神贯注,光螈计划最重要的一环就是你们要将琥珀抚养长大,将她培养成自己理想中的女人。”

(鸠神练:玄嚣,你在搞什么鬼,想要女儿我可以给你亲生一个。)

(玄嚣:你只能生儿子和随遇夺嫡,而且当这名精灵之女的养父母可有大笔财产继承。)

(鸠神练:……)

鸠神练感受道:“她有心跳?”

玄嚣问道:“还记得随遇胎动时的感受吗?”

污山女萝欣喜道:“看来你们很合适喔,琥珀很快就对你们很有反应了,那我要赶快准备下一步才行。依照光螈计划记载,琥珀突破禁限之后一日成形,三天长大成人,光螈计划上还说,凝成人形后将是琥珀最虚弱的时候,没有持续补充体热就会失温而死,而且你们还要喂她吃奶,精灵之女以沐浴天地精华为乳,只要让她接受月光照射,并搭配你们的体温暖身便能补充精华。”

玄嚣问道:“你的育婴手册上还有什么没说清楚的,快说。”

污山女萝补充道:“我看看有没有什么缺漏的,有了,救命之恩难以会报,你喜欢什么宝物便自取吧。”

玄嚣心下一狠道:“那我取什么好呢?就取你的命吧。”

话甫落,猛然一枪,透体而过,玄嚣竟然痛下杀手。

污山女萝不敢置信道:“呃……为什么?”

玄嚣痛下杀手道:“杀人灭口而已,而你也并不像表面上这么单纯,不用装了。”

污山女萝震惊道:“你知道天织主?”

玄嚣收枪道:“这世上已经没有天织主了,她永远只是琥珀,不过你放心,与夸幻之父的仇我会让她亲手报。”

鸠神练一掌拍死神行百里道:“斩草除根,不可留下后患。”

玄嚣掀手扬火道:“将两具尸体焚毁灭迹,我可不想让女儿才化作人形便看见死人。”

(白玉滚龙:一干这种事便配合默契,你们还真是一家人啊。)

(玄嚣:……)

(鸠神练:……)

……

青埂仙境。

绣房内,意外一幕,竟是魔夜听剑在……

巧天工进房道:“刺绣啊,针头不解愁眉结,线缕难穿泪脸珠。本芙女正经的书读的不多,刚好就读过这本锈妇叹,跟你现在这个媳妇脸真是绝配。”

魔夜听剑纫针道:“无论你如何刁难,我都会克服难题。”

巧天工拿出刚柔指针道:“真有心,可惜本芙女的考验没这么简单,喏,这是刚柔指针,能探查人的刚柔之气,红的是刚,蓝的是柔,只要你的刚烈之气超标到红线,你就要重锈。”

魔夜听剑怒道:“你……”

巧天工窃笑道:“你越暴躁,我就越大方,反正我有的是布,整面锈完你才算过关。”

(巧天工:师兄,你选的这名剑者真不赖嘛。)

……

黑海森狱·囚火相殿。

随遇入殿道:“国相,我已安排阿迩珐寻找离世洞天了。”

千玉屑筹谋道:“阿迩珐的功体残破不堪,战力不足巅峰时的三成,金属功体给他确实最为合适。”

随遇无奈道:“而我观察他已心生去意,希望回复功体后能让他回到永恒诗和冠羽翡翠身边。”

千玉屑安抚道:“太子殿下放心好了,风筝飞的再高也脱离不了风筝线。”

随遇叹道:“唉,但愿如此吧。”

若叶汝婴入殿道:“国相,那个城主伯伯又来了。”

千玉屑叹道:“唉,把他请进来吧。”

夕华沉入殿道:“好友,我已求得丹砂布牒,但我答应了师兄不自己进入黄花落的梦中。”

千玉屑为难道:“你我相交多年,我若可以一定会帮你,但你知道,我们都是从同一个过去而来,一旦与过去的自己见面会有生命之忧。”

夕华沉难以启齿道:“有一个人是后来才加入你的生活。”

千玉屑炸毛道:“你是说让汝婴去冒险,不行不行,绝对不行,若是汝婴受到伤害,恐怕我们多年的友情就只能宣告破裂了。”

夕华沉自责道:“当年是我太过傲慢才让憾事发生,如今我不能让黄花落再度陷入这种梦魇当中。”

千玉屑拒绝道:“说了不行就是不行,泥猡禾,送客。”

夕华沉跪下道:“好友,你是森狱国相,一定有办法的,你知道我对若香的愧疚,求你了。”

千玉屑解释道:“汝婴其实并没有他实际年龄应有的心智,如果让他入梦必然会发生不可控的结果,而当年若叶家主的异术也会被破除,这对汝婴来说并非是好。”

随遇求情道:“我理解一名当父亲的心情,国相,就请这位夕先生暂留森狱,我会将此事上禀阿翁,请阿翁出面解决。”

夕华沉大喜道:“多谢太子殿下。”

……

污山尽头。

鸠神练怀中宝石竟化成妙龄少女,重生的第一眼铭印了眼前父母的身影。

琥珀睁眼道:“喵……”

玄嚣小心翼翼道:“这,这也太萌了,我的心都化了。”

鸠神练母性大发道:“乖,母后抱你去照月华。”

玄嚣拿起如意神虹道:“如此神物,污山尽头果然是奇地,这里书册记载着古原之战的历史,嗯,留至日后作为证据。”

鸠神练叹道:“唉,血流成河,积骨成山,值得吗?”

玄嚣破除幻障道:“值得。”

鸠神练惊讶道:“这是!”

玄嚣解惑道:“这些异能宝石是夸幻之父在毕方山抢夺的部分宝藏,不过更多部分被他藏在山海奇观。”

鸠神练问道:“你体内拥有的彼岸花功体是六心王力凝聚而成,能不能将这些宝石能量炼化。”

玄嚣将一块宝石炼化道:“可以,这是很精纯的元素之力,正适合我的曼珠沙华之体吞噬。”

(鸠神练:我就知道你在枪楼潜伏一定是为了这些东西。)

(玄嚣:……)

……

青埂仙境。

只见芙蓉铸客拔钗化剑,刹那间凛冽扫境,虎尾春冰栗冽而出,慑人之气,直透胆脾。

三淬要锋出鞘,冠羽翡翠单锋上手,两女兵刃相向,赫见修罗战场。

单锋对单锋,芙女决梦残,二女招来式往,互不相让,演艺最纯粹的女剑争锋。

巧天工叫停道:“不打了,你可累死我了,那有你这么打的,招招辣手无情,一不留神我的小命都不保了。”

冠羽翡翠致歉道:“抱歉。”

巧天工慵懒道:“笑一笑嘛,不要每天这样一本正经的。”

(冠羽翡翠:……)

巧天工问道:“算了算了,这种笑容不适合你,但你有没有想过离开森狱,那个阎王有什么好,难道你以后都要为他打工,心中只想着任务?”

冠羽翡翠拒绝道:“主上他很好,不会给我不愿执行的任务。”

巧天工致歉道:“不要生气嘛,不说你的主上就是了。”

冠羽翡翠缓和道:“我明白你的好意,并没有生气,我只是想让你知道,在森狱这段时光是我人生中最温暖的彩色,我没有不快乐。”

巧天工摇头道:“完了完了,你的思想已经和那些反派组织的忠心打手一样,就要度过妖道角的凄惨人生了。”

(冠羽翡翠:……)

大明次辅马维忠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叮~你有一张卡牌待签收>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