轰掣霹雳之滚龙震天

轰掣霹雳之滚龙震天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161章 “超神越鬼”

一张古琴,一名故友,抚琴一曲,是凭吊,是抒怀,更是言志。

纵横峰。

纵横子吟唱道:“大天苍苍兮大地茫茫,人各有志兮何可思量。狐神鼠圣兮薄社依墙,雷霆一发兮其孰敢当。”

御清绝接吟道:“荷贞人兮信义长,令骨肉兮还故乡,永言惭愧兮何时忘。上天配合兮生死有途,此不当妇兮彼不当夫。”

纵横子问道:“好友,如今我们共吟这首诗,可还是当年的味道吗?”

御清绝反问道:“至深的情感不会因为长久的时间而变质,你为什么不去找她。”

纵横子回答道:“你不了解她,她不会轻易原谅我的,而且现在还不是时候,见面只会给她带去麻烦。”

御清绝又问道:“那你真的决定了吗?”

纵横子坚定道:“人生如棋,你就在后面为我呐喊助威吧。”

御清绝高冷道:“我才不管你和天谕那些鸡鸣狗盗的小动作呢,到时玩砸了可不要来找我救命。”

纵横子轻笑道:“既然你亲切的诅咒我们会失败,那到时我一定把惹到的所有高手全引到在水一方,交给好友你解决。”

(御清绝:……)

纵横子吩咐道:“一刀斋,咱们要搬家了。”

一刀斋问道:“你忍得抛下纵横峰的一切吗?”

纵横子回答道:“抛不下,所以一并带走。”

只见棋邪冷眉一肃,棋袋抛空,黑白棋子星移回虹,凌虚化剑,纵横子仙飘握剑,一斩怒挥,竟是割峰腾移,直向天际。

纵横子托起纵横峰道:“走,回心武棋会。”

另一边,心武棋会众家齐聚,等候棋邪回归。

荣华沉思道:“听说棋邪今天要回来,整个棋会可热闹了,但好像到现在也没什么动静。”

富贵震惊道:“大哥,你快看,天怎黑一半?不对,那是,啊……”

“仙人有待乘黄鹤,海客无心随白鸥,抟扶摇,看青霄,黑白有道,壮气赋云潮!”

纵横子将纵横峰移至心武棋会道:“诸位,棋邪回归了。”

棋怪惊叹道:“太师叔,想不到你会决定回棋会,更想不到你连整座纵横峰也搬回来。”

纵横子颔首道:“这是最好的决定,也是天意,天老友,一转眼我们又阔别数日了。”

天十三觉颔首道:“这是好事,我殷望光阴如梭。”

起手有回激动道:“棋老邪回归是棋会大喜之事,相信棋会从此要名播四方,棋传天下了。”

棋怪赞同道:“没错,过去所有的担心现在都不重要,棋邪掌管棋会是我们大家现下最期盼的事情。”

纵横子询问道:“那你们可愿听我的号令?”

棋怪回答道:“当然。”

纵横子命令道:“那我命令,从即日起,心武棋磐封闭,所有棋会之人暂时不得外出。”

棋怪疑惑道:“这是为什么?”

纵横子解释道:“如今三教冲突,为自身利益不断彼此制裁,而棋会的众人皆是专注于奇艺精进的棋士,对于武林不该介入太深,故对这天下事不宜参与,这是对棋会众人意志的尊重。”

起手有回赞同道:“棋老邪所言在情在理,这也是原先棋会立会宗旨。”

棋怪不甘道:“那不要紧,咱们就算不介入,至少也要了解时势,毕竟棋会也是会受到武林影响,而探集时事就交给我,这样两全其美,不错吧。”

纵横子驳回道:“不错你个头,有我的神演棋贴在,什么时事不能了解,我的命令是所有人不得离开心武棋会,难道我的第一道命令你就要带头反对吗?”

棋怪挠头道:“这……”

起手有回趁火打劫道:“这什么这,我会看着你,你休想私自开溜。”

(棋怪:……)

……

琉璃仙境·玉波池。

“一两文,九两酒,插科浑风流,奉旨生得歹症候。瘸腿不肯休,江南无路走,天下游!”

江南无路步上道:“清香白莲·素还真,道门潜道者·江南无路有礼了。”

放眼所见,来人一身落拓,手上剑玉旋飞,自是不羁浪人姿态,但眉宇间却深敛着一股难测气度。

素还真问道:“阁下深夜来此,料有来意,何不直言?”

江南无路拿出木牌道:“道门潜一介浪人罢了,更目不识丁,何能跟武林名人素还真比深意。”

素还真问道:“奉旨文盲,奉谁之旨?”

江南无路望天道:“苍天啊,文字是人类作茧自缚的工具,抛却这层束缚,人才能潜道观心。”

素还真问道:“喔,你奉行之道不立文字吗?”

江南无路展示木牌道:“废话,我真是看不惯,浅显易懂的事情还有人需要指点。”

素还真问道:“文字本有精炼表达的效果,其效用不能全面否定,但不知阁下来此何意?”

江南无路告知道:“我是告诉你景教内部的情报,详情听说……”

素还真恍然大悟道:“神机,原来天谕尊后有了新军师,专属景教的军师。”

江南无路告辞道:“情报我已送到,剩下的就交给你了,请。”

素还真警告道:“据你所言,神机应该已经对你有所察觉了。”

江南无路坚定道:“这就不用素贤人操心了。”

齐天变见江南无路离去道:“就这样让他走了,你都不挽留一下吗?”

素还真解释道:“此人道心坚定,留不住的,不过想入景教潜伏,即便是商清逸那般智者也难成功,这个江南无路危险了。”

……

断桥。

黯翼飞宵步上道:“两位,我叫黯翼飞宵,有一件事……”

魔夜听剑打断道:“滚。”

黯翼飞宵懵逼道:“什么?”

魔夜听剑重复道:“我说滚。”

黯翼飞宵怒道:“你……”

病弦圆场道:“抱歉,我老哥不太好说话,要不你还是先走吧。”

黯翼飞宵不甘道:“可……”

魔夜听剑拔剑道:“不走就留下。”

(黯翼飞宵:杀意……)

黯翼飞宵告辞道:“好,好吧,请。”

魔夜听剑见黯翼飞宵离去道:“你真是无聊,涉入武林是非还不是时候。”

病弦否认道:“非也,是江湖自来涉我,我只好撸起裤管与之一搏。”

魔夜听剑叹气道:“唉,算了,懒得说你,以免你又嫌我啰嗦。”

病弦无所畏惧道:“有你在,我又有什么惹不起?放心,我自知轻重,近期我除了让古龙稀串联引来天谕尊后赠剑,并未接触过外人,方才那名黯翼飞宵与我无关,是他自己找来的,你还是先专注在三日后的那一战为是。”

魔夜听剑以剑指点射在七律骷马琴上道:“不行,有事便拨动这根弦,明白吗?”

病弦轻笑道:“哈,想不到你的剑气还能做保险。”

魔夜听剑认真道:“我是认真的,明天我便要出发进入封剑塔备战,你自己小心。”

病弦动情道:“老哥。”

魔夜听剑闭目道:“为我弹琴吧。”

……

二十四岭天地琴。

不了情吟诵道:“谁念西风独自凉,萧萧黄叶闭疏窗,沉思往事立斜阳。被酒莫惊春睡重,赌书消得泼茶香,当时只道是寻常。”

鸠神练步上道:“你又想起了那段遭遇?”

不了情承认道:“有些情谊,令人总难忘却。”

鸠神练召出四病船琴道:“人生自是有情痴,来,合奏一曲,敬她们。”

浔阳江头夜送客,枫叶荻花秋瑟瑟。双琴合奏,回荡山岭,是抒怀,又是凭吊,弦音引动飞蝶起舞,好似红粉知己依旧在旁倾听作画。

不了情收曲道:“抒发一曲,心情也好了许多,多谢你了。”

鸠神练命令道:“我根据线索调查,能铸造出杀害少年游之暗器的人除了钜王不作他想,带上来。”

夏小筝与问斩两名女卫押解唐绝走来。

不了情致谢道:“有劳费心了,但唐绝并非是杀害少年游的真凶,当年我经过调查也以为凶手是他,一战之后我废其双手,从而将其排除。”

鸠神练尴尬道:“这……好吧,我会另行调查。”

唐绝叫嚣道:“喂,既然知道我是冤枉的了,还不把我放了。”

鸠神练致歉道:“黑手·唐绝是吧?抱歉,是本后冤枉你了,你们把他放了。”

唐绝怪笑道:“恩怨分明,算你识大体。嘿嘿,天谕尊后是吧?既然用全名称呼,我喜欢,如此我们就后会有期了,请。”

不了情见唐绝离去道:“此人虽非凶手,但也绝非善类,就此释放是否有些不妥。”

鸠神练捂额道:“要抓此人轻而易举,但我们不放,那他也太冤枉了。”

不了情尬笑道:“说的也是。”

大明次辅马维忠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