轰掣霹雳之滚龙震天

轰掣霹雳之滚龙震天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101章 “金瓯天朝”

“滚滚龙争虎斗,世态云变俱往。笑谈苍茫大地,谁主沉浮?腥浪淘尽英雄,不负今朝!”

一招之决,燹王、苍各自提掌,尘沙缥缈之间,影瞬动,掌忽交,质朴无华的接掌,回归武之本意,是纯粹的武者之决,更是顶峰的武道只争。

黄沙如澜,掀如天幕,就在尘落瞬间,却见白阳破、苍涛断,胜负分晓。

燹王问道:“印证的怎么样了?”

苍回答道:“你果然和那个人说的一模一样,她还说……”

燹王尴尬道:“咳咳,先别说这个了,今天你们的手段让这场决战已经失去了意义,恐怕赤王他不会善罢甘休,跟我来吧,看看阎王他怎么说。”

此时玄嚣与双秀之战也到了最后时刻。

原无乡提议道:“玄嚣陛下,一招决胜负吧。”

玄嚣提元道:“很好,我已经期待这一刻很久了。”

“巧夺无极变!”

齐声一喝,风摧山河,倦收天祭起八面阳火,缔造剑上洪荒,原无乡掌控阴阳,彩画阵图破天,只见玄嚣处惊不变,以王者气度对上道真传说剑阵。

“三三化数·九阳归返·道合天人·初阳燎空!”

“原道之极·刀剑还初心!”

“荡世一击龙盘云!”

玄嚣催动元神兽之威,苍穹惊现白玉滚龙庞然虚影,魔威震天穿云,贯于滚龙枪上,盘龙一击,直冲阴阳剑雨。

浩劲冲击,天地共震,此时玄嚣隐约色变,杀相浮现,顿时魔涨道消,巧夺无极变,破!

玄嚣大笑道:“道真终极剑阵也不过如此,哈哈哈哈……”

(白玉滚龙:依靠修为以力破阵,差评。)

燹王飞来道:“如此一来阎王和我的战局都是我们赢了,修道人,按照三局两胜的约定,请你们交出苦境的统治权吧。”

倦收天拒绝道:“抱歉,道真愿意为今天的卑劣手段而负责,但就此放弃苦境苍生,恕我无法做到。”

玄嚣毫不意外道:“哈,我就知道你们会这么说,不过这样我可就帮不了你们了,准备好迎接赤王的怒火吧,告辞。”

……

元宗六象。

残破大殿,草芥道体,面对判事双揆仅剩衣冠,倦收天等人悲愤交加。

倦收天泪目道:“你们不是说我们的事没完吗?你们回来向我讨回南宗众多冤魂之命啊。”

照世明灯分析道:“血阵被破,鬼方赤命应该已经全身而退了。”

苍劝道:“虽然我们的牺牲很壮烈,但以客观的角度来看,此战确实缺乏光彩,为避免鬼方赤命以此借口前来复仇,我们还是暂时退出中原暂避锋芒为好。”

原无乡阻止倦收天发言道:“既然要撤退的话,我们就需要人前往中阴界接洽,以方便我们往北域撤退。”

苍建议道:“这个任务就交给慈郎好了。”

照世明灯告别道:“那慈郎就先行一步了,请。”

苍问道:“你们根本没打算撤退对不对?”

原无乡回答道:“此番用计激怒了赤王,如果他找不到我们必然会连累到众多无辜之人,所以接下来的战斗,我道真一脉当仁不让。”

苍笑道:“看来我把慈郎支走是正确的选择,接下来的战斗就让苍代表道玄一脉助战吧。”

倦收天坚定决心道:“众人随我返回秋水长天,以死护道!”

……

高峰上。

翼天大魔、君权神授、赨梦分别紧随各自主上,屹立于高峰之顶。

鬼方赤命冷哼道:“哼,苦境正道的手段果然卑鄙,不过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依然是螳臂当车。”

玄嚣安抚道:“区区小计早已被国相识破,只是道真一脉龟缩于秋水长天并没有躲起来,似乎是想做最后的垂死挣扎。”

燹王问道:“我们现在讨伐秋水长天报仇吗?”

鬼方赤命拒绝道:“道真一脉已经不成气候,我不会允许他们以自身的牺牲拖延我占领苦境的脚步,如何在短期内雷厉风行的拿下整个苦境才是当务之急。”

玄嚣问道:“看来你心中早有打算,那就说说你的想法吧。”

鬼方赤命建议道:“我要攻其不备,苦境向来以三教为首,要取天下得先消灭三教,将残存的遗孽全部拔除,佛门由我亲自出面屠灭佛书玉涧,登道岸就由森狱处理,儒门留给险磡负责,扫荡崇圣之光的任务对于你燹王来说应该并不困难。”

燹王同意道:“既然你已经有所决断,我会配合出兵。”

鬼方赤命拍掌道:“很好,这天下最终还是归咱们三人掌握,就以这万兽血酒敬我们霸业无疆。”

(玄嚣:好难喝……)

……

剑门朱楼锦如秀,金橹玉舆密似星,莫道钱贯难为用,一言能买天下兵。

金瓯天朝内,商帆云布海,金城雨列关,正是一派繁华的气象。

金鹅阙,铜雀台,鸳鸯瓦,玳瑁梁,峥嵘千仭,迢递百寻,汤崇自责,禹卑称贤。

翠厚生抱怨道:“哇,少使,你们见一次西伊瓯就要走这么长的路吗?而且层层迭迭的,好像迷宫一样,炫富也不至于这样吧。”

少干城解释道:“翠公子说笑了,我朝西伊瓯并不是守财奴,懂得在最舒适的环境中共事才能行商天下创造财富,何况这是天朝中枢大殿,怎能怠忽简陋,轻贱贵宾呢。”

翠萝寒认同道:“嗯,面面俱到确实是行商本事。”

少干城谦虚道:“翠姑娘过奖了,请二位在此等候,西伊瓯忙完公事立刻就来。”

“亨王驾到!”

“亨王驾到!”

“亨王驾到!”

只闻宣声层迭而入,再传一道清逸诗号,伴随金丽人影泰然踏上。

“道上红尘,江中白浪,饶他南面百城;花间明月,松下凉风,输吾北窗一枕!”

(翠厚生:姐姐,这个亨王怎么一进来就一直盯着我们看啊,眼神犀利得好像能看穿人呢。)

(翠萝寒:弟弟,这是商人特有的眼光,要在第一眼定位对手的份量,才能估量交易成功的胜算啊。)

(金瓯连贯:蓝先生没有来吗?)

(金瓯无缺:不用,他来还得给出场费,不必事事都用到他。)

金瓯无缺问道:“二位,因为时间就是金钱,为了加快交易决策的效率,容孤直说,孤所要的就是怪贩妖市中的酆都死箍,二位答应交易吗?”

翠萝寒答应道:“为了商堡,也为满足对怪贩妖市的好奇心,翠萝寒答应了。”

金瓯无缺问道:“明白此去的风险了吗?”

翠萝寒回答道:“明白。”

金瓯无缺命令道:“好,少干城,送商堡诸位回苦境,并送上伴手礼凤尾茶叶作为馈赠,二位,恭候佳音。”

翠萝寒告辞道:“后会有期,请。”

金瓯连贯欣喜道:“父亲,这场会议我们总共只花了半刻耶。”

金瓯无缺说教道:“能简单解决的就不必复杂,酆都死箍,孤相信万易商堡会尽力替我取得,贯儿,走,我们去一个地方。”

阒静幽暗的长廊,回响着由远而近的脚步声,深深的黑暗不知通往何处秘地。

金瓯连贯问道:“父亲,这个地方又黑又暗,我们这是要去哪啊?”

金瓯无缺纠正道:“贯儿,孤提醒你几次了,你还是改不了口,我不是你的父亲,你应该称孤为叔父。”

金瓯连贯改口道:“但我自小以来就是叔父抚养我长大,对贯儿而言,你就是贯儿的父亲啊。”

金瓯无缺疼爱道:“唉,我真不知道该责备你还是疼爱你,走,等一下你就能知道真相了。”

金瓯连贯疑惑道:“嗯,真相?”

漆黑密室,何以波光粼粼,诡蓝虹映,好似暗藏多少不堪过往,沈埋在如海深蓝中。

金瓯连贯问道:“这个人是谁?怎么沈藏在这具水棺之中,他的脸怎么会这样啊?”

金瓯无缺道:“贯儿,他才是你的父亲,你亲生父亲,这是一桩沈冤未雪的悬案,叔父我正在重新调查,大哥,你的遗体重返金瓯天朝,象征一切的冤屈即将由此清白,身为弟弟的我,绝对会查明当年到底是谁陷害你,一定揪出罪魁祸首,生要擒凶,死要见尸。”

……

万易商堡。

东阜雨田问道:“堡主,堡里的不铺跟茶铺的伙计吵着要加薪,否则就要全数跳槽,这该怎么处理啊?”

翠万一吩咐道:“这个简单,传话给大掌柜,今后全堡店铺基本薪资加三成。”

东阜雨田为难道:“啊,三成,这恐怕……”

翠万一命令道:“去,把我们的商语再说一遍。”

东阜雨田从命道:“是,只有万易,不怕万一,只有万易,万事如意。”

翠万一吩咐道:“那你还怀疑什么,照办就是了。”

翠玉白菜娇笑道:“哎呦,这次去东瀛血拼,回头顺道往太极国真是正确的选择,你们看我头上这只新颖的好神品,人家说有了好神品,就会有好事降临,今天那个谁才送我两颗蓝钻石,路上还让人称作姐姐,人逢喜事精神爽,不知道今天还有什么好事发生呢。”

翠万一捂额道:“这颗玉白菜,又来这絮絮叨叨。”

翠厚生进门道:“爹、娘,我们平安回来了。”

翠万一问道:“金瓯伯伯没为难你们吧,想当初啊,爹跟他在雪严港初次相遇畅谈货通天下的理想,分开时他答应会择期拜访商堡,可谁知他来的那天刚好是萝寒十三岁的生日,那天秘书曾三次催促,说有重要的客人来访但依然被我婉拒,后来我亲自前往金瓯天朝去致歉,金瓯伯伯了解之后呢不但没生气,还称赞你爹我啊是天底下最守信用的商人,从此双方成为最亲密的伙伴。”

翠厚生赞同道:“啊,只要有金瓯天朝所提供的矿产,爹的理想货通天下很快就能实现了。”

翠萝寒叙述道:“这次金瓯无缺对我们相当礼遇,但拜托我们前往怪贩妖市为他买一件面具,事成之后双方的合作才算成立。”

翠万一为难道:“这,他竟然开出这样的条件,这个地方爹也只是耳闻,是个充斥着妖怪商人的异地,这做生意的规矩跟咱们也是大不相同啊,虽说是有稀奇珍物,可一不小心就要赔上性命的。”

翠萝寒道:“我知道进入妖市的风险,离出发时间还有两天,我想前去天疆请先天高手同行,互相照应,请爹放心吧。”

翠万一同意道:“嗯,好吧,与金瓯天朝缔盟乃势在必为之事,这件事就交给你去办,厚生你也去,好好留意当中的商机。”

(翠萝寒:怪贩妖市若真如此奇特,也许会有意想不到的宝物,我想天疆玄罗应该会感兴趣。)

大明次辅马维忠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