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要成为宗门大佬

第34章 小庙

待耳听着门外之人脚步声渐远,何缈这才小心翼翼地从门后走了出来,松了口气。

颛孙渊怎么会来到这里?

想到上次自己利用了颛孙渊,何缈心头一跳,鬼知道颛孙渊回去是否想明白了其中的关节。

保险起见,她还是速速离去的好。

何缈上次因着皇陵的事情强出头,几度危在旦夕,还结了姓张的这个死敌。

枪打出头鸟,她不过是一个炼气期四级的小喽喽,自保才是王道。

什么匡扶正义、拯救苍生,还是交给紫霄峰那群假仁假义的伪君子去做吧。

没办法,人得清楚自己几斤几两。

想到此处,何缈轻轻叹了口气。

不远处的颛孙渊耳朵一动,募地停住了脚步。

“怎么了,颛孙师兄?”

方才的少年疑惑地看向颛孙渊,开口问道。

“你们二人去那边看看,统计一下到底有多少乡民已死,我去那边看看。”

颛孙渊只沉声叮嘱道。

“好,师兄注意安全。”姓吴的嘱咐道。

二人也知,以颛孙渊今时今日的修为,真遇到危险,需要担心的只怕是他们二人了。

颛孙渊则手按剑,往来时的方向走去,他方才,听到了一声叹息,却感受不到有普通人或者修仙者,亦或是其他精怪的存在。

正所谓,事出反常必有妖。

他得去看看,这声叹息是否与此地的瘟疫有关。

何缈眼看着几人走远,自己则小心翼翼地往反方向走去。

她来时渡江用的小舟还在渡口上系着呢,就在紫霄峰那群人去的方向。

眼下她还是得另想办法离开此地了。

何缈屏气凝神,迅速闪入乡镇的小巷中,隐藏起自己。

路过一处破旧的茅草屋,何缈放慢了脚步,透过早已破洞的窗口,只见屋内一须发皆已花白的老头奄奄一息地躺在床榻上,已经是有进气没出气。

一侧的老太婆大抵是木讷了,连哭声都没有了。

吸引住何缈的是,屋内一个半人高的小孩。

小孩不奇怪,但这个小孩脸色苍白,看着似乎有疾缠身。

令人觉得有些诡异的是,小儿头上扎着双髻,绿衣红裤朱履,颜色不免有些过于喜庆。

尤其是在家中老人已经快要过世的情况下。

最奇怪的是,这个小儿连头顶的帽子和袜子均是深青色。袜子是深青色已经有些不寻常,怎么会自顾自戴了顶明晃晃的“绿帽子”?

家里人怎么会让小儿这样穿?

何缈毕竟不是土生土长的当下地人,心下又估计,也许此地有这个奇怪的风俗?

也许“绿帽”的含义本地人还不知道?

耳听着老头又咳嗽了起来,何缈目光清明,自然能看出老头面色发黑,大限之日不过三日。

一时于心不忍,迅速离开。

何缈一路走走停停,耳听着均是病人无助的呻吟,一时百感交集。

路过一破旧小庙,只见小庙年久失修,断壁颓垣,蜘蛛网丝,灰尘遍布,鸟雀蛇鼠早已在此地做窝。

周遭杂草丛生,何缈不经意瞥了眼,乃是一座供奉神仙的小庙,只荒草萋萋,香火不知断了多久。

她心中觉得大抵是个缘分,便拿桃木剑隔开庙里的杂草,跨步走了进去,一块匾额半挂在门梁上,摇摇欲坠。

匾额上的文字早已泯灭,看不清楚,何缈仔细辨认,才认出竟是座药王庙,只是不知道供奉的哪位药王。

何缈一向秉持着遇神拜神的原则,当下入内,见神像虽然老旧,大体也完好。

何缈见识不广,乡下人的塑像手艺又拙劣,泥塑上浓墨重彩,实在看不出供奉的究竟是扁鹊,还是孙思邈,亦或者是别的哪位神医。

见神像上笼罩着破败的蜘蛛网,甚至还挂着房顶漏下来的干草,看不清面容。

何缈从包裹中拿出一块布来,灵巧地爬上摇摇欲坠的供桌,恭恭敬敬地给神像擦拭干净,露出了一张低眉慈目的脸来。

何缈轻叹一口气,在心底默念道:

“若神明有知,请保佑此镇百姓能够度过难关。”

这才收起抹布,跳到地面,拍了拍身上的尘土。

“主人~”

阿喵稚嫩的声音从木簪中传了出来。

“怎么了?”

何缈关切地问道。阿喵年龄尚小,一直在昏睡之中,如果不是她有事呼唤,很少主动醒来。

“好浑浊的地方。”阿喵声音有些无精打采,明显被影响到了。

“此地有瘟疫,很多人生病了。”

何缈简单解释道。阿喵灵气纯粹,但是性子单纯,对很多事情都是一知半解。

“主人不打算帮忙吗?

”阿喵打了个哈欠,很明显又要陷入熟睡了。

何缈沉默了,许久,才低低地道:“我帮不了。”

空荡荡的小庙里,只有何缈略显疲惫的声音。

她知道阿喵说的是什么意思。木簪之中,有她师门碧海阁几乎全部的传承。其中,自然不乏各种灵丹妙药。

但是,这些丹药均有不同程度的限制。以何缈今时今日的功力,只怕就算她拼尽浑身灵力,也很难带走一瓶。

况且,何缈的师父神谷老人一生云游四方,积德行善,救人无数,最终也难逃一劫,只剩神魂一缕。

何缈心中,隐隐不认可某些一直被人们所称颂的东西。

混迹至今,她只想自保,有口饭吃就行。

正待动身之际,募地,耳听到外面有细微的树枝响动声传来。

何缈心中警铃大作,疑心是姓张的追踪她而来,当下竖起自己的桃木剑,躲在了神像一侧,满是警惕地看向外面。

庙外确实有人。

但庙外之人慢慢入内,脚踩枯叶的嘎吱声,一声比一声近。

何缈感觉出了来人同是修仙者,心下只怕是那个姓张的,当下屏气凝神,警惕地望向四周,思考着对策,试图从其他地方逃走。

小庙破败,墙壁四处都是洞,其中最大的一个洞就在不远处。何缈身材瘦削,应该可以钻过去。

正欲逃走之际,突然,庙外之人停住了脚步。

何缈也竖起了耳朵,一阵喧闹声由远及近传来,听着似乎有很多人的在嘈杂。

外面的人很快离去。

何缈松了口气的同时,也想知道,外面究竟怎么了?

不见悲秋

作家的话
感谢推荐和月票,谢谢(*°?°)=3
鞠躬~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去QQ阅读APP收集角色卡牌>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