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靠做梦解析怪谈

第20章 主动营业必有猫腻

漆黑的走廊被两束穿透力极强的手电筒光线照亮,依旧是谢渊走在前面,谭小云一手自拍杆,一手手电筒,紧紧跟在谢渊的身后。

寂静的医院里传来她脚步声的回音,她有一点难以言述的惊悚感,当大部分的东西都被搬空了,场所里空旷起来,一点微小的声音都会被放大,如果这里真的存在一些可怕的东西,估计顺着脚步声就能来找她了。

还好没一个人来。

直播间里的观众数量庞大,也有人察觉到了一个问题……

[晕子姐,和你一起的那个wake为什么没有脚步声啊]

[是哦,是因为直播收音不好吗?明明是两个人]

[听起来就跟只有一个人在走路一样]

谭小云分出注意力看向弹幕反馈的时候,避开镜头吞了口唾沫。

走廊狭长,两侧是紧闭的房门,分别对应着不同医生的办公室,谢渊将手电筒往头顶的天花板照去,没看见有滴血的趋势。

他于是打算随便打开一扇门进去逛逛,就听到谭小云轻声地叫住了他。

“wake,我有一个小小的问题想问你。”

“什么?”谢渊偏头,从语气上听应该是很有耐心。

正常人在极为安静的环境下说话都会不经意地压低声音,这是一种融入环境的自我保护本能,而他却像完全不受环境影响,谭小云都仿佛听到了错觉般的悉悉索索的响动。

“那个……就是……有观众好奇,他们问为什么你走路能这么轻,就像猫一样,听不到声音。”谭小云一边瞥弹幕,一边假装复述,弹幕上立刻刷出很多问号,表示他们没有说这样的话。

“这个啊,”谢渊听到后好像还顿了一下,似乎在思索该怎么回答,然后他说,“鞋底软。”

[我信你个鬼??]

[不也是运动鞋吗,还有这种效果?]

“这个理由恐怕有点太假了一点,你敷衍也要挑个我听不出来的原因敷衍嘛。”谭小云怎么会相信,因为知道晚上要来的是废墟,很磨鞋底,她自己穿的鞋已经够软了。

“习惯了。”谢渊改口,“进房间吧。”

谭小云:“噫,观众朋友们听到了啊,wake习惯走路没声儿,不过我证明,wake的体温是正常的,你们不用讲鬼故事了奥。”

[??笑死,你怎么知道他体温]

[危险发言]

“危险个蛇皮,你们这群人的思想给我放纯洁一点,刚刚坐wake摩托车过来的嘛,隔着衣服也能感觉到是热的呀!”

在谭小云和弹幕隔空对线的时候,谢渊已经打开了离自己最近的那扇门,房间里的陈设也和大厅一样空旷,几乎一览无遗,只留下了投入使用时放置杂物的小木桌、小木柜等,都是旧到用不着带走的东西。

除了还能辨认出形状的器具,地上还散落着一些拆迁时候留下的破布和木屑、墙灰,这房间没有窗户,四面的墙密不透风,只在角落里割裂出几道长长的裂纹。

谭小云还在门外,谢渊用余光瞥了一眼,默不作声地捡起了地上的一块小木屑,拿在手里。

“这以前是医生的诊室吧,门口牌子掉了,不过这房间真小,有种让人喘不过气的感觉。”两秒之后,对一切一无所知的女主播跟进来,还很敬业地做着评价,不至于让观众无聊。

“如果有灯就会显得空旷一点。”谢渊主动接话,“看看药柜?”

如果说这小空间里有什么是一眼看不见的,那就只有靠墙摆放药柜的内部了。

青白色的药柜在手电光的照射下泛着微黄,灰蒙蒙的玻璃镶嵌在柜门中央,原本是为了方便医生一眼看到里面摆放的东西而设置的,现在却一片暗沉,什么也看不清。

“好啊好啊,那我来开!打开看一眼,虽说大概率什么也没有……”谭小云很配合地走过来,端详了一下,发现这种柜子的款式也已经很老旧了,极为朴素,透着心酸的廉价。

[哟哟哟,潭晕晕不对呀,今天怎么这么大胆]

[这种时候不应该躲在后面让wake小哥哥上去开柜门吗?]

[有没有一种可能,我是说如果,她已经被调包了(狗头)]

[什么?我看的不是鬼的直播而是潭晕晕的吗?]

弹幕疯狂整活,谭小云看过去差点气死。

她哪有那么胆小,玩恐怖游戏的时候她也是很勇的好不好!只有在被恐怖画面跳脸的时候才会叫,这群人真是不被怼不舒服。

就连废弃医院里这种阴森森的氛围都被这些人给气没了,正当她开口,准备发动嘲讽技能的时候,突然听到身旁的wake冷不丁来了一句:

“你看玻璃上像不像有个手掌印?”

“啊啊?”谭小云立刻住嘴,用光照向药柜上灰蒙蒙的玻璃。

玻璃容易吸引脏东西,原理和镜子差不多,当然了,脏东西不仅仅是隐喻那些鬼魂,还有字面意思——镜子和玻璃上都很容易留下比别的地方更多的小灰尘,经常没过多久就会脏。

面前的药柜也一样,明明在木质部分看起来还好,玻璃部分就脏得仿佛来自更遥远的时间点。

上面未经擦拭,颜色深一块浅一块,谭小云凝视了一会儿,在边缘处,果然有一个很像手掌形状的痕迹,五根手指直直地伸着……但又没有那么像,如果说是巧合,似乎也可以。

“哇,有趣起来了朋友们。”她立刻把手机拉近,对着这处展示了一下,“这会是谁的手呢?”

[好家伙,真的像]

[怎么回事?为什么我觉得有点毛毛的,我不是来看打假的吗Orz]

谭小云胳膊上其实也起了一片鸡皮疙瘩,一半是被这个诡异的“手掌印”吓的,另一半是被wake天生阴沉的声线刺激的。

她脸上笑嘻嘻,又逗了弹幕几句,然后本着反正有人在旁边的想法,直接把自拍杆暂时交给谢渊,然后伸手扣住柜子缝隙,稍一用力……

谢渊握着手电筒的那只手还有几根手指可以灵活使用,就在这一瞬间,他把在地上捡到的小木屑往走廊上弹了出去。

“彭!”

由于用的力气不小,那块木屑砸在对面的房门上,发出很沉闷的撞击声,如同平地的一声惊雷,谭小云惊得手一抖,猛地扭头,用惊悚的表情看向走廊,直接被吓到噤声。

医院里只有她和wake两个人!怎么声音会在外面?

草草草,走廊上有人吗?

还哎哎哎哎是说,有欧欧欧什么鬼东西来了!?

她的一切底气和淡定都源自于她很清楚自己其实是安全的,毕竟怪谈之说很多都是无中生有,但一旦出现了预料之外的不正常的事情,她的怕鬼之魂就开始熊熊燃烧了。

正在惊恐之时,她的肩膀上搭上来一只凉凉的手。

“我——”谭小云感觉自己欲操又止,脏话到了嘴边,而后缓过神来,通过角度肩上这只手的手指夹住的手电筒意识到这是wake的手。

谢渊对自己造成的恐慌一点感觉都没有,他平淡地说:“别怕,我去看看。”

弹幕刷疯了。

[???咋回事!我操你大爷走廊怎么有声音?]

[直播机器人:“晕子姐yyds”因为触发脏话关键词已被禁言10分钟~]

[不是,我看的很清楚,晕子姐准备开柜子,wake手上拿着东西,这尼玛]

[不会吧,我真的是来看打假的,不会真的有危险吧??]

谢渊手里还拿着自拍杆,直播的镜头自然是跟着他的视角在移动,他走出房间门,往狭窄的走廊两边都看了一圈,然后将镜头对准对面的房门。

“声源是这里。”他冷冽的声音里带着镇定,把观众们的情绪也带着安抚了下来,观众们只能从屏幕里看见这个青年在门边蹲了下来,好像在找砸击物。

最后他只在门的偏下位置找到了一个浅浅的小凹坑。

“应该是有东西砸在这里了。”

[谁砸的??]

[是巧合吗?比如上面刚好掉了一块硬的墙壳]

[你家掉墙壳和动静这么大啊,刚刚那明显是用力砸的]

谭小云过了好几秒才从原本的房间里探出个脑袋:“怎么回事?”

谢渊回头,这个时候谭小云并没有出现在镜头里,他看到谭小云对他比了一个OK的手势。

他这才抿唇回答:“不知道,感觉这里除了我们还有其他人。”

“别吓我啊,这里应该只有我们才对,要是有别人,那为什么不出声叫住我们,反而要这样……”谭小云重新进入镜头,她在说话的同时很自然地拿回自拍杆,把直播画面带到自己的视角里。

“呵,也可能不是人吧。”谢渊说着,偏头对大厅示意了一下,“这里太逼仄,去外面。”

这时的弹幕也不纠结于想看所谓的外科滴血怪谈了,纷纷催促着两人回到大厅,先确保周围安全再说。

当然了,每个人的直播间都不会是一派和谐的,已经有好几个弹幕在刷主播开始演了。

谢渊觉得这几个人真聪明。

这一次换做谭小云走在前面,因为怪声是从走廊发出来的,谢渊得在后面护着她,直到离开走廊。

谭小云战战兢兢地一边和谢渊说话一边回到了大厅,她扫视一圈,没看到任何人影。

她像是松了口气似的回头道:“wake,没人在大……wake?”

镜头一转,她的背后空空荡荡,上一秒还在敷衍着“嗯”、“对”的wake,几乎是在刹那间就不见了踪影。

[靠……别搞我啊]

[卧槽大帅逼人呢,他怎么不见了!]

[他没脚步声的,沃日,就这么悄无声息的消失了?]

[等等,他本来就没脚步声啊,我突然有个很恐怖的想法……]

谭小云声音发颤,她匆匆对弹幕们说了一声,便暂时将自拍杆放到地上,掏出放在口袋里的另一只手机。

直播间里的画面变得很昏暗,只能听见她的声音:“我给他打电话……”

一只手机做直播,另一只手机是私人的,以便随时接收消息,这已经是做直播的共识了。

她打开微信,离开镜头后,她的表情却比较平静。

和wake的聊天界面里有他们的聊天记录,其中就包括她拜托wake在直播的时候创造一些惊悚的意外,增强直播可观性的请求。

谭小云听到走廊里发出声音的时候,确实被吓到了,但谢渊趁着搭她肩膀的那个动作往她领子里塞了一张纸条,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准备的,上面写着“我做的”三个字,她就已经反应过来,这是要开始演了。

就是有点刺激。

现在wake直接消失,她也猜是在做直播效果。

谭小云在聊天框里输入——

“哇,你是躲在刚刚那个房间里了吗?”

对面很快回:“嗯,你可以借着找我的名义上二楼,我在二楼和你汇合。”

谭小云:“这会不会太惊悚了,后面怎么收场呀?”

谢渊站在走廊里,看着大厅中那个光线微弱的手机屏幕映照着女主播的脸,又瞥了一眼走廊深处,悉悉索索的声音还在跟随着他。

或者说是他们。

谢渊回复:“我有办法收场,你尽快上楼。”

一楼还有别人。

谭小云留在这里或许会有一点危险……暂时支到楼上去就行了。

贪狼入命

作家的话
谭小云:这波我在大气层。
事后回顾录屏的观众:不,你在地下室。
谢渊:我很少主动营业,除非出事了。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