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荒第一鸦

第21章 男人的快乐

盘王看了吴天一眼。

吴天却没解释。

因为梵天那边已经有了结果。

梵天面对着吴天的那张脸上的嘴巴忽然胡说起来,诵经的节奏一下子乱了。

平衡被打破,紫色侵入。

梵天闷哼一声,极速旋转起来。

四张面孔走马灯似的转换。

但有一张脸还是侵染了紫色。

毒入肌理,蛊入血肉。

这张脸正是吴天施展本命神通的一面,四个脑袋,他当然不会全选,俗话说伤其十指不如断其一指。

吴天针对一个脑袋全力施展了神通。

这个时候,脑袋多的弊端就体现了出来。

四个脑袋到底以哪个为主?

在一个脑袋坏了的情况下,其他三个脑袋会不会受到影响?

即便三个脑袋不受影响,那到底听谁的?

是听好的还是听坏的?还是少数服从多数?

不管出现哪种结果,吴天都能接受。

就比如像现在,那只坏了的脑袋胡说八道,带偏了节奏,漏洞出现了,平衡也打破了。

即便梵天极力补救,但破绽已出,败局已定。

“接下来,就要有劳老哥了。”

盘王哈哈一笑道:“好说。”

说着他已经提着大棒大步走了过去。

然后,吴天就看了一场单方面的毒打痛殴场面。

没有血腥,但很暴力。

吴天眼瞅着梵天被盘王从四面四臂打成了初始形态,也就是人形,再由人形打成了荷包。

是的,是荷包,但又不是那种荷包,是荷花的花骨朵儿,花瓣层层包裹,很明显梵天被打自闭了。

“这是?”

盘王嘿嘿笑道:“梵天是毗湿奴肚脐眼里长出的一朵莲花生的,老哥把他打回了原生态。”

吴天愕然,这是差一点就要被打回娘胎了。

“这个怎么处理?”

盘王用青桑杖指着荷包问吴天。

“打不死?”

吴天的问话令盘王一阵牙疼。

他这个小老弟也太狠了。

盘王摇头,“他与毗湿奴共享本源与生命,即便此时把他打死,只要毗湿奴还活着,他又能重生。”

“还能这样?”吴天一阵牙疼。

吴天想了想,道:“既然打不死,那就放逐。”

“放逐?”盘王不解。

吴天解释道:“就是能丢多远就丢多远,最好永远也回不来。”

盘王眼睛一亮:“这是个好办法!”

“死了能复活,就永远放逐,好办法,果然是个好办法。”盘王越回味越觉得妙不可言。

“老弟,绝了!”盘王竖起大拇指由衷称赞。

吴天则催促道:“快别说这个了,老哥赶快处理掉,我们还有更重要的事。”

盘王心里疑惑,但没有急着问。

对他来说,眼前这事就是最重要的事。

只见老盘王嘿嘿一笑,对吴天挥挥手道:“老弟,你走远点。”

吴天笑着走开,给自家老哥腾出场子。

只见老盘王先活动了一下筋骨,又搓了搓手,然后对着手心‘呸’的啐了一口,这才伸手去握青桑杖。

老盘王找准站位,调整好站姿,然后和手中的青桑杖一起变大,长到极限之后。

老盘王回头对吴天笑道:“老弟,你瞧好了。”

吴天挥拳表示‘加油’。

老盘王开始摆动巨棒,做到眼到心到手到之后,一用全力,棒击荷包。

“走你!”

这是吴天的配音。

“走你!”

老盘王跟着喊了一声。

老哥俩,一老一少,一高一矮,看着流星划过天际,消失在茫茫宇宙,两人放声大笑起来。

这就是男人的快乐。

很简单,但很快乐。

一叶金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去QQ阅读APP收集角色卡牌>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