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罗之张三的逆袭人生

第78章 三世沉沦

“唐三?”

张三瞪大了眼睛,这个身着蓝色常服腰挂“唐”字木牌,容貌俊秀的黑发少年,不就是一切的罪魁祸首——“唐三”吗?

张三正想指着对方的鼻子臭骂一顿,当然肯定也少不了一顿暴打,然而此时他并不能控制自己的手脚,甚至他的嘴里还欣喜的说道:

“你回来了?”

对了,现在我在自己的记忆里。

张三明白过来,现在他看的是过去的自己身上发生的事情,既然已经过去,那当然无从改变,他只能静静观看。

少年唐三笑着点头应道:

“是啊!师兄,我回来了。”

“这次回来这么快吗?这才一天就回来了。”

此时的张三对唐三的态度相当温和,就像是年长的哥哥在与年少的弟弟交谈。

“我记得上回你去抓那山妖,可是折腾了半个月呢?会来也是青一块紫一块的,这次没受伤吧?”

唐三挠了挠头继续笑着说道:

“哈!因为这次有内门的师兄带队,任务本身也很简单啊!当然很快就结束了,我也没有受伤。”

“嗯。”

张三微微颔首,伸手轻拍了拍唐三的肩膀说道:

“总之,你平安回来就好。”

“师兄,这次任务我赚了很多贡献点,那诸葛神弩的图纸我从藏经阁换出来了,顺带还有飞天神爪。”

唐三说罢,就将其早已写好的字条熟练的交给了张三。

“等会儿你能帮我采购一下这些材料吗?我好去研究这些图纸。”

张三虽然面露难色但还是接了下来,并说道:

“呃,可以,材料的贡献点还是我先给你垫着吗?”

“是啊,没办法。”

唐三又挠了挠头,非常苦恼的说道:

“宗门的那些秘籍图纸卖我们这些外门弟子都太贵了,所以我又把我的贡献点花光了。好在师兄你平时总囤很多点数不用,不然我这边就麻烦了。”

处于观看状态的张三听到这话,当即就火了。

焯!臭小子,不是劳资不用,是劳资刚囤了点就被你这小子“借”去了。

还有说是“借”,其实你这厮从没还过吧?

“哈!没办法嘛!”

然而正处于这个记忆时空内的张三却是爽朗的笑了起来,倒不是这个时候的张三有多大度,当然也不是什么刻意的伪装,而是这时的张三真的将眼前这个看似本分纯良的少年当做了自己的兄弟、家人,自然对这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并不在意。

“不过那诸葛神弩和飞天神爪的图纸我记得都非常贵的吧?你是做了什么任务啊?”

唐三又挠了挠头说道:

“啊,就是昨天那个红榜底下那个任务。”

张三皱眉细思一番后说道:

“我记得那是个大农户吧,耕地的时候说了几句唐门不是,就上红榜了。”

唐三笑道:“对,敢对唐门不敬,真是活得不耐烦了。”

张三心头涌出不好的预感,他问道:

“然后你们是……”

“我和几个内外门师兄一起去了,他不会武功,很快就解决了,顺便我们还抄了他家,我们在他家里搜出不少好东西,都上交换了贡献,而那一家人居然还不知死活敢阻拦,所以我们就全干掉了,顺带把他们的房屋田地全充公了,真是大丰收。”

对于一场亲手制造的灭门惨案,唐三说的云淡风轻,甚至脸上还带着灿烂的微笑,像极了一个纯真无暇、冰清玉洁的好少年。

“说真的,师兄,你该和我一样去抢做这种任务,太简单了,贡献点还多,别天天去打杂了。”

“啊……是我愚笨了……”

张三木讷地应和着,他直愣愣地看着面前这个本熟悉无比的少年,竟觉得有些陌生。

那个时候,我就该意识到的……

正处于旁观状态的张三发出一声哀叹。

我和唐三,从来都不是一路人。

张三真的曾觉得唐三亲切而真诚,觉得他是自己的好兄弟,觉得他值得自己为其付出一切。

现在看来,他还真是瞎了眼。

“唉……”

在一声长叹中张三闭上了双眼,或许是为了那一户不知名的亡魂哀悼,亦或许是为了此时的自己之后注定的命运而哀伤。

“大胆狂徒!你是要造反吗?!”

在张三想着接下来是不是还是自己在唐门的回忆时,突然一声在耳畔响起的怒吼,直接将张三给吓出了一身冷汗。

这里是?

张三向左右看去,他发现自己现在正处于那武魂帝国大军的帅营上空,下方成年的胡列娜和一众武魂殿长老将士们正一脸震惊和愤怒的看着自己。

我好像可以动了?

张三发现自己似乎已经重新掌管了这具身体,他抬头看去,见那个高高在上已为神明的俊美男子就在更上空俯视着自己以及芸芸众生。

我要是选择向下飞,最多就是被抓起来。

而继续向上,就会像之前那样被这家伙一剑斩杀。

往下是生,往上是死。

我该如何抉择?

张三咧嘴一笑。毕竟这个问题对于自己而言其实毫无意义,答案从一开始就已经决定好了。

“唐三!受死!!”

就算让张三重新选择,他依旧会怒吼着,倾力扇动双翼向着那个高高在上的神明,向着那个不可战胜的男人,义无反顾的冲去。

飞蛾扑火,非不知火之烈也。

他张三今天就是要做一只扑火的蛾子,纵使会被那不可阻挡的熊熊烈火焚烧成灰烬,他也要在肉躯毁灭的刹那让这团焚尽万物的烈火因此颤栗。

而天空中的男人见到张三这般飞蛾扑火自取灭亡,果真对他挥出一剑来。

“哈!哈!哈!!”

面对那划破空间,仿佛能摧毁一切的神之一击,张三大笑相迎。

这时张三意识再次模糊,这次模糊时张三内心已经分外平静,他想自己已经不会再被什么东西给吓到了。

结果……

嗡…嗡…嗡……

这是哪儿?

一阵嘈杂响亮的轰鸣声在耳边盘旋不止,张三刚睁开双眼就见一排穿着奇怪的黑色甲胄的战士端坐在自己对面,他们戴着厚重的头盔,全身都有护甲,简直是武装到了牙齿,当然这些战士也都看不清相貌,不知是人是鬼。

他们手中拿着奇怪的管状武器,张三从未见过却感觉有些熟悉。

而他身处的环境则好像是个不太规整的大铁箱子,还带窗户,张三往窗外看去,发现下面是遥远的陆地,此时他应该正在空中。

难不成我在一只大铁鸟的肚子里?可为什么这东西没有翅膀?

而且除了这些疑问外,很快张三发现自己现在的穿着和这些不知由来的战士一模一样,这甲胄不像是钢铁铸造,看面料应该是某种布甲,但又比自己见过的常规布甲要重得多,里面应该有什么填充物,这布料上面还画着白色的符号,对面的那些战士身上也有,就是不知是不是什么图腾或者队伍标志。

而他手中的管状武器则好像是钢铁铸成,有一定分量,可是不带刀刃,又和诸葛神弩一样带有扳机,而且结构似乎也很是复杂,应该是某种远程武器,他身上和周围没有箭筒,不知是用什么弹药的。

“那个兄弟……”

张三意识到自己现在还有身体的控制权,就想试图和面前的一名战士打招呼。

“What’s the matter sir?(有事吗?先生。)”

“啊?”

这是在说什么鸟语?

张三一脸懵逼,看起来自己和这些人语言不通。

话说回来我为什么会直接就认为这些人是“战士”呢?

而且为何我也认得出来手中这奇怪的东西是武器呢?

难道这里就是我那第三个前世的记忆吗?

是那所谓的“地球文明”?

就在张三思考着自己这边的前因后果的时候,这“大铁鸟”的肚子里又响起了另一个尖锐的声音。

“这是怎么回事?”

张三看向头顶那盏突然拼命闪着红光的小灯,他没搞懂怎么回事,但心中有强烈的不安感。

“Enemy attack!Enemy attack!(敌袭!敌袭!)”

而他对面那排战士却有相当大的反应,他们在嘴里嚷嚷着什么,张三听不懂,不过他可以明确感受到他们的慌张。

这时张三向窗外看去,发现有两个像是大号擀面杖,尾巴冒着白烟和烈火的东西在飞速向他们靠近。

这是?

在张三皱眉想着这究竟是什么玩意儿的时候……

轰!轰!!

两枚追踪导弹精准命中了这架黑鹰直升机,损毁严重的直升机冒着黑烟旋转着向下方落去……

“我去!”

张三浑身冒着冷汗从铺着地毯的地面爬起,他发现自己现在似乎回到了之前的神秘大船的通道内,不过之前那些可怕的藤蔓的却是消失了,整个通道都空荡荡的,好像真的只有他一人存在。

“我还在幻境中吗?”

对于自己现在的处境,张三根本做不出判断来。

一切皆为虚,一切形似幻。

张三都不知道自己现在究竟该相信什么,这里的一切都太诡异了,他的五官六感说不定早就被这船上那不知名的力量所蒙蔽。

“这是……琴声?”

在张三正不知所措时,一阵悠扬舒缓的琴声突然传到张三的耳畔。

“好像来自这通道里面。”

不知为何,张三感觉好像这琴声中似乎有种力量在驱使自己前去一探。

可是在这艘诡异的大船中响起这种看似平和的琴声,是否也是一种不祥的预兆呢?

秋道河

作家的话
第一更奉上哈~继续求票!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叮~你有一张卡牌待签收>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