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在雾隐村,从叛逃开始

人在雾隐村,从叛逃开始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30章 雪之国

火车行驶在被白雪覆盖的雪地上,就像是一条在雪地上滑行的长蛇。

铁轨的两侧人烟罕至,甚至见不到任何小动物,但对于习惯了水和雾气的照美冥而言,见到无际的白雪,还是感到了新鲜,就像是一个小孩,用手指在玻璃上画出了图案。

她……说到底,可不就是一个小孩吗?但……

“为什么她会在这里?”佑介托着腮帮,一头雾水。

这次的任务是追杀远在雪之国的叛忍,据说,人数并不算少,而且,有几个人的实力还挺不错。

由于和雪之国的王族搞到了一起,很容易引起内乱,所以,整个任务的难度并不低。

佑介记得,在动画中,小卡卡西也曾来过雪之国。

不过,没有干掉大反派风花怒涛,只能带着风花小雪离开。

之后等到风花小雪成年,卡卡西才和鸣人他们一起,击溃了风花怒涛的阴谋。

这些都是后话。

三代水影统治期间,不少忍者叛逃,而在与木叶村的大战结束之后,有些溃败的雾忍更是不敢返回雾隐村,从而选择成为浪忍。

所以,在雪之国这样一个边境之地,一些雾隐村的叛忍被雪花怒涛雇佣,也并不难以理解。

“不是怕有人对你不利吗?你们是老搭档,彼此之间也有默契。”再不斩往上拉了拉围巾,遮住了脸。

由于搭乘火车,为了避免成为焦点,像刻有雾隐村的头饰、遮住半张脸的面罩,都要暂时收起来。

佑介尴笑一声。

老搭档倒谈不上,不过是一起执行了一次任务,算是在死亡线打过滚的同伴。

“佑介,你不好奇吗?”照美冥回过头看着佑介,兴奋道,“大雪、火车……这太新奇了。”

“哈哈……”佑介应和似的笑了两声。

只是火车而已,如果见了磁悬浮,她估计会哭出来了吧?毕竟,这个火车的运行速度已经低到佑介的忍耐极限了。

更让佑介无语的是,哪怕就是这种速度的火车,在水之国也并不存在。

毕竟,水之国岛多山多,施工难度很大,想要有一条贯穿水之国的铁路,确实也不容易。

“不过,等会儿下车的时候,你们都把棉衣穿好。”佑介看着只穿着单衣的照美冥,不忘提醒一句。

“外面哪有这么冷?”照美冥摆了下手,对佑介的提醒毫不在意。

佑介揉着额头,照美冥下车后的遭遇,他已经可以想象了。

这一趟火车,三个人坐了11个小时。

下火车时,寒风刺骨,照美冥差点变成冰棍,说话的时候两个牙都在打架。

“都说了,这里很冷。”佑介把棉衣找出来,递给了照美冥。

照美冥搓着脸,两只脚跺着地面,眼睛却看向四周。

整座城市都被大雪覆盖,主干道却很干净,没有半点积雪。市民人来人往,对周围的景色习以为常,倒显得他们三人有些异常。

“好了,有什么感慨,到旅店再发。这里也不是说话的地方。”佑介提醒再不斩和照美冥。

再不斩将围巾又往上提了一下,拉着行李箱没有出声,悄无声息地跟在佑介身后。照美冥则有一些遗憾,但也考虑到任务更重要,也点下了头。

由于到经费问题,佑介三人挑了一间比较便宜的旅店,地段比较偏僻,但附近的雪景倒是不错。

工作人员将他们带到三楼的一套三人间。

忍者外出经常需要风餐露宿,对住宿的要求不高。而且只要房间里有一个人在,就能同时看住三个人的物品,彼此行动也会更方便。

他们是来执行任务,不是来游山玩水。

无论是照美冥,还是再不斩,都很清楚这一点。

“雪之国和五大忍者村有很大的差别。他们更擅长使用科学道具,所以,万一遇到叛忍,千万不能因为对手的查克拉较弱,就粗心大意。在科学道具加成下,他们的实力会比看起来更厉害。”佑介喝了口热水,感觉暖和了一些。

等五大国注意到科学道具的用处,全力发展科学道具时,像雪之国所使用的科学道具就真的不值一提了。

但现在,对于头次离开雾隐村的照美冥而言,科学道具确实还是新事物。

而佑介尽管在动画中见过科学道具,但毕竟没有感受过它的威力,因此,在提到科学道具时,内心也有一些好奇。

“科学道具还不是重点。它只是工具,威力大小要看使用工具的人。此外,水影大人在临走前提醒过我们。虽然雪之国是一个小国,但是行动时也要注意,不要牵扯太多势力争斗。一旦雪花怒涛占据上风,我们要立刻停止对叛忍的追杀。”佑介将来时水影的提醒,又强调了一遍。

“水影很少见地给了这种模棱两可任务。”再不斩冷笑一声。

“这也是没办法。雾隐村虽然比雪之国强大,但一旦卷入王位之争,势必会留给其他大忍者村把柄。到时候,这些大忍者村就能以此为借口,针对雾隐村。”

与再不斩比,照美冥的优点在于全面。

她不止在武力值上,不弱于雾隐村的其他忍者,在智力、手腕以及人脉上,更是高出其他忍者不止一筹。

回到这次任务上,他们的任务是追杀叛忍,因此,风花怒涛能在风之国掀起什么风浪,和他们到没有太大关系。

至于说,会不会遇到卡卡西……

按照时间来推算,应该差不了多少,但该不会这么巧吧?

佑介在心中嘀咕了一句。

“咚咚……”

门突然被敲响,三人立刻警觉起来。

“先生,您点的饭到了。”

佑介缓了口气,他就说卡卡西怎么可能在这儿?

打开房门,佑介从服务员的手里接过餐盘,正要转过身,却看到三个与他年纪相仿的人从服务员的身后经过。

走在最前面的人留着白发,一块围巾围着脸,双手插进兜里,身子弓了起来,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

这……竟然真的是卡卡西……

潇潇羽下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