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在雾隐村,从叛逃开始

人在雾隐村,从叛逃开始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145章 鼬的决心

鼬陷入了纠结。

在佑介问出这句话之前,他从来没有想过两者的区别,甚至觉得“以宇智波族人的名义参与交流”,就已经撇清了和木叶村的关系。

但当佑介把“优先权”摆在桌面上时,他也不知道该如何选择。

以“宇智波一族”为优先,那么,他所做的一切,和父亲有什么区别?

父亲不也是不满意宇智波一族在木叶所面对的不公吗?

在父亲的心底,他一直认为他先是宇智波的族人,之后才是木叶村民。

但自己呢?

木叶村高于一切?但族人又怎么办?

尤其,佐助也是族人之一。

他真的能为了村人放弃佐助?

佑介擦了擦手上的油渍,又向静音要了杯水。

他没想过这个问题能难得住鼬,但现在看来,鼬似乎对自己的信念不那么明确。

如果是宇智波带土,他肯定会说“野原琳”。其他人爱死不死,关他什么事?

“我……”鼬深吸一口气,“我既属于宇智波一族,又属于木叶村。如果只选择一个,我可能也不会这么纠结。但是,我会从结果来判断该如何选择。比如此刻,我是以一名宇智波族人的身份与你交谈,所涉及木叶村的内容,我一概不会泄露。同样,如果事情的结果对木叶村以及宇智波一族有利,无论用什么样的手段,我都会尽力实现。所以,在这一刻,你尽可以相信我。”

“我上一次听到这么有道理的话,还是在上一次。”佑介笑道。

“诶?”鼬愣了一下,想通之后脸上火热。

佑介言外之意,他说了一堆废话。

“我听说雾隐村之所以通缉你,和‘宇智波斑’有关。暂且不论这个身份是真是假,但他曾经属于宇智波一族应该没错。如果你能告诉我你所知道的一切,我愿意以个人身份,帮你应对雾隐村的危机,甚至为此献上生命也在所不惜。”

“但你终究是‘木叶忍者’。”

“那就让我不属于‘木叶忍者’。我说过,我只在乎结果。能找到佐助、解决宇智波一族的困局,我不在乎自己是什么身份,哪怕是叛忍也无所谓。”鼬说道。

佑介眉头扬起,怎么又是选择“叛忍”这条路!?你就不能再多想象其他办法?比如把止水的眼睛给我之类的?

当然,鼬选择成为叛忍,对佑介利大于弊,但对“宇智波一族”来说,却未必是如此。

“你在胡说什么!?”纲手拍着桌子,怒瞪鼬。

静音同样瞪大眼睛,不可思议地看着鼬。

等等,这是她不用花钱就能看到的内容吗?

也太刺激了吧?

“我是认真的。无论是佐助被抓走,还是宇智波一族与木叶村之间的矛盾,只要能解决其中的一件事,我认为成为‘叛忍’都是值得的。”

“他说的也不一定是真的,你就这么信任他?”纲手指着佑介。

佑介不满意了,他虽然是叛忍,但可没做过什么伤天害理的事。

“没错,这是我和他第一次见面,按理来说,我应该更相信木叶。但是,静音失踪了这么久,不还是被他救下的?这是因为你的存在,所以木叶上下出动了很多人力,甚至把各大家族都搜了一遍,但是,佐助只是宇智波一族的孩子,而宇智波一族又和木叶的高层不和。你觉得在这种情况下,找到佐助的概率有多大?”

纲手哑言。

虽然不想承认,但这个概率真的低得可怜。

“而且,有时候努力是没用的。我不在乎用的是正道,还是邪道,只要能找到佐助,我不在乎。”

纲手长叹一口气,她明白鼬的想法。

设身处地,她如果是鼬,可供选择的选项也不多。

没错,她可以再请火影帮着调查佐助的去向,但是,有三个难题。

其一,找人很消耗人力和财力,木叶村是否愿意长期把资源花在寻找佐助的身上。

其二,以目前木叶村高层与宇智波一族的关系,他们是真心向找到佐助,还是仅仅做个样子?

其三,也是最重要的。哪怕火影表现出积极的态度,但是否真的能找到佐助?

“有时候努力是没用的”,鼬应该想表达的是这个意思。

“行,等你成为叛忍。你想知道什么,我就告诉你什么。”佑介笑道。

“那可不行。”鼬摇头,“我成为叛忍后,你如果说你也不知道,那我岂不是白费力气了。所以,还是先收一点‘好处费’。”

佑介认真想了想,鼬的条件貌似也没问题,“那我就把我的猜测告诉你。至于说,囚禁静音的人,就暂时不说了。”

纲手攥碎了酒杯,“你是在针对我?”

“当然不是。猜测不需要负责任,你们爱信不信,而且这个人和木叶村的关系也不大,且就算木叶村知道,也没什么。但是囚禁静音的人,我确定知道他的身份,且是木叶村内部的人。我不是不相信你,而是不相信木叶村。”佑介说道。

“……”纲手眉头紧锁。

说到底,还是她的筹码不够硬。

“请说。”鼬说道。

“掳走佐助的人,可能是大蛇丸。”佑介回答。

简单的一句话,让纲手和鼬都感到了惊讶,但很快,两个人就想通了其中的缘由。

大蛇丸把死亡森林的事搞得这么引人注目,就是为了吸引人的目光,自己再趁机偷袭佐助。

从逻辑上说,确实说得通,但……

“他为什么要对佐助动手?佐助还是个孩子。”纲手不解道。

“最初,我也想不通其中的原因,后来,我仔细思考,总算想通其中的缘由。这就像下将棋,不能只看一步,而要看接下来的几步。如果你能理解大蛇丸这么做的原因,你也就能理清头绪了。大蛇丸一直在研究转生术,大致理论是通过精神转移到容器上,借此来实现永生。说起来,我之所以没死,也是因为他打算将我定为其中一个容器。”

“那么说,佐助也是……”纲手小声说道。

鼬紧攥拳头,“不可原谅,他到底在哪儿?我要杀了他!”

“不急。首先,这个忍术还没有真正意义上完成,其次,佐助也不是他的最终目的。毕竟,现在的佐助连写轮眼都没开,他也没必要把时间浪费到他身上。如果我猜得没错,他的目标应该是你,宇智波鼬。”佑介说道。

如果说“大蛇丸掳走佐助”,纲手和鼬还能理解,但佑介的最后一句话,让两个人一时间没反应过来。

潇潇羽下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