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格沃茨的变形术教授总要搞事情

第22章 三目童子

在假期剩下的日子里,艾尼一直没有见到邓布利多,老巫师就像人间蒸发了一样,就连麦格教授都不知道他的行踪。

不过在魔力感知进阶后,艾尼越发感到这位当世第一白巫师的高深莫测,在他看来就算人间蒸发了,如果邓布利多愿意的话,也一定能在其他位面活下来。

在艾尼失望的等待中,圣诞假期结束的前一天,赫敏回到了霍格沃茨,与她同一天到达的还有比尔。

这个假期他和父母一起去探望在罗马尼亚养龙的查理,而迫于经费的原因,剩下的兄弟全部被留在了霍格沃茨。

双胞胎对此颇有怨言,几兄弟中,老三珀西和比尔这对同款学霸最为要好,而老四老五在查理没毕业前一直是他的小尾巴。而自从去年夏天开始,他们已经有两年多没见了。

艾尼见到他时,比尔左手套着一条长长的皮手套,上沿几乎搭在了手肘上。

“嗨,艾尼,还好吗?”比尔脸上是一如既往的温和微笑,他对艾尼的观感很好,工作认真,学识出众,更重要的是表达出了对韦斯莱家的友善。

罗恩的变化与这位教授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面对老妈都敢恶搞一番的双胞胎弟弟,更是将这位教授的话奉为圭臬,老二都不能把他们收拾的这么服帖。

“谢谢,我很好。不过看起来你有些麻烦,介意来我办公室坐坐吗?”才一照面艾尼就发现比尔温和的笑脸有些灰白,透过刘海的间隙,能够看见右侧眼睛周围散布着一些青色纹路。

在加上那足够博人眼球的龙皮手套,或许一般的熟人只会以为比尔是在耍酷,毕竟他一直以来的人设就是那样,可艾尼不用仔细分辨就看出了它的材质。

那是澳洲蛋白眼的腹皮,虽然不如身体其它部位的皮肤坚固,但是魔法抗性更高,尤其是能更好的抵御、隔绝诅咒。

除了刚才被糊弄走的罗恩,就连珀西与双胞胎都发现比尔脸色不对,一边向艾尼道谢,一边推着比尔。

“谢谢你,艾尼。但我身上的这个很麻烦,真的……”虽然很感激艾尼的好意,但他身上的伤势并不是单纯的诅咒,就连邓布利多都暂时束手无策,只能前去法国求助一名老友。

他担心贸然试探会引起它的变化,比尔不想因为自己牵连他人,不过话没说完就被双胞胎打断了。

“嘿,比尔。教授比你要厉害的多。”乔治张嘴就说,毫不顾及哥哥的面子。

“没错,我相信他比你能想象到的都要更加厉害。”弗雷德继续追捧,在多次指点他们开发恶作剧产品后,两人早将艾尼奉为人生导师,对他充满信心。

“走吧,放心,我有分寸。”艾尼自然知道比尔在担心什么,不由在心中更生好感。

比尔驱散了想跟上来的兄弟,对于他们这些实力不足的小巫师,窥探这样诡异的咒术时,哪怕仅是旁观都有很大的风险。

虽然艾尼的办公室更近,比尔还是领着他穿越了七个楼层,来到了自己那间。

由于假期将尽,已经返校的小巫师们三三两两在各处游荡,两人都默契的没有穿行密道,老老实实的走上了八楼,在打开门后,比尔已经有些气喘了。

“如果不是知道假期你和家人在一起,我肯定以为某个人在假期去安慰小姑娘了,嗯,用他自己。”艾尼打趣着韦斯莱家的老大,同时感叹着这件屋子就像他的主人一样酷。

靠墙的联排沙发前面,构思精妙的茶几异常夺人眼球,洁净到几不可见的玻璃上放置着茶具,下方则是细致的沙盘。

黄沙,长河,威严的金字塔旁趴伏着狮身人面像,雕琢的细致极了,就连极小的缝隙都清晰可见。

忽的金字塔拔地而起,激荡的沙尘中探出八条纤细的触手,阴影中露出了一双灵动的小眼睛。

“算了吧,艾尼。别说你猜不出是为了什么。”比尔单手拆解着手套上的锁扣,顺便在水草旁的玻璃上敲了敲。

受到惊吓的小鱼嗖的窜了出去,一只慌不择路游到金字塔旁,被探出的触手卷了个正着。

“鱼缸的设计不错。”艾尼夸赞了一句,和双胞胎一样,比尔的脑子里也总是有很多奇奇怪怪的点子,不同的是他不会拿这些点子捉弄别人,而是点缀自己的生活。

他的办公室简直就是一个小型的展览馆,在这里你甚至能领略到埃及的大半风情。

当比尔费力的解开第三个锁扣时,小鱼被触手拖进了金字塔内。

少倾,点点淡黄色液珠从金字塔底淌了出来,汇入了模型河流之中,整条“河”中的液体与水并无交互,自顾自的涌动着。

“哈,我想起来了,是图阿鲁,真是罕见的小家伙,等产卵了一定给我留几颗。”艾尼十分兴奋,没想到今天在比尔这里,能遇到一种尚未见过的神奇生物。

图阿鲁是一种习性与外貌都与寄居蟹很是相似的神奇生物,但是它们并没有节肢,取而代之的是八条章鱼似的触手。

它们有着一双视力优异、能够透视的眼睛,但是既没有鼻子,也没有嘴巴。而是靠着触手上层的细密绒毛呼吸,如果找到的壳扣下后密封性太好,它们会将触手伸出壳外,埋进浅层的泥沙里以进行呼吸。

进食则是靠身体中心的腔孔,图阿鲁不会把猎物吃掉,而是将自己的消化器官吐出来,它们的胃会分泌出模型河流中的那种液体,帮助将食物与水分隔开,这样有利于消化。

而把胃吐来吐去并不会是一件愉快的事情,也因此他们平时不会排泄。在下一次捕获猎物,准备进食前顺便解决。

吐出的胃会完全展开,让水流将消化后的残留冲走,同时水流也会带走一些与残渣交杂在一起的淡黄色液体。

这种液体在古埃及被称为图卡,有着极强的脱水效果,古时曾大规模应用于仪式中,使得遗体得以快速、完全的脱水。

并且纯净的图卡能将药剂提炼为粉末,不但不会降低药效,更是能极大的延长药剂的有效期。

也因此这些小东西被大肆捕捉,以至于在1834年后被列入灭绝名单,没想到今天在比尔这里看到了一只。

“图阿鲁?你是说波波?”比尔有些疑惑,这小东西是他在埃及享受沙滩时发现的,它闯进了麻瓜的浴场,一名比基尼美女捡起一只海螺。随后被里面的螃蟹脸章鱼吓了一跳。

当时在看风景,咳,比尔表示只是单纯的看海景,而不是高山与丘陵。

总之过程不重要,最后比尔把它养在了鱼缸里,并不知道它的来历。

艾尼简单对他进行了魔普,这令比尔十分惊讶,“这东西怎么会灭绝?波波好养活的很,有时我忙于工作一两个月都不管它,还是活得好好的。”

“就是因为你不管它啊。”艾尼有些庆幸比尔不知道波波的价值,“图阿鲁不难养活,只要有阳光,就算一两年不进食都没关系。”

“但是长时间见不到阳光的话他们就会死去,所以无法逃到深海躲避巫师的捕捉。图阿鲁没有性别之分,在太阳的照耀下,每3年为一个孕育周期,能产出5到8枚卵,可一旦强行被人收取图卡,就会打断这一过程,所以……”

“哇哦,这么说我保护了灭绝物种,哈哈,真是令人愉快的事。一会儿你直接带走吧,别出什么问题。”

“我看小家伙还是挺喜欢你的,没关系,图阿鲁生命力很强,而且恐怕几个月内我都要住在禁林里……天哪!”

比尔终于解开了手套,这次手上倒是没有什么奇奇怪怪的纹路,但是问题更为严重。

在比尔的手背正中,一只卡姿兰大眼睛正在滴溜溜乱转,不时还会在某些事物上停顿一会,仿佛是在观察,就如同有着自己的生命一样。

艾尼上前一步撩开了他的刘海,感觉有些脑阔疼。

“荷鲁斯之眼,比尔,罗马尼亚跟这东西可沾不上边。”

比尔苦笑了一声,“过完圣诞节我就先离开了,埃及魔法部发现有一座地下陵墓被盗掘了,邓布利多邀请我一起去看看,谁知道遇到了一个嵌套陷阱。”

艾尼挑了挑眉,怪不得这几天都没看见邓布利多,原来是去了埃及,这个时期老巫师的心思全在汤姆身上,难道说是他盗掘了古老的地宫?

“古埃及时期死人比活人可怕的多,这个诅咒看起来应该是一种信标,幸好现在留下这些东西的人早已被岁月磨灭了,不然你算是惹上了一个大麻烦。”

艾尼一边开启进阶的魔力感知,一边从口袋里摸索着,比尔所中的诅咒杀伤力不强,作用只是将比尔标记出来,并散发一种特殊的信号,以便施术者追踪,想要解除极为繁琐。

“是呀,等校长回来后我们会尝试先将它转移,但是太耗费时间了,最少要一个半月。”比尔有些不开心,这才是自己教学的第一个年头,就要跨年请假,自己还有很多事等着做,尤其是关于家族,他已经快要找到答案了。

烦恼中的比尔随后就看见艾尼掏出了一个小瓶子,里面是一缕银色的血液。

“独角兽的血?”

留爪

作家的话
今天建了群,小伙伴们可以一起来耍呀。
码字码字,冲鸭~~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叮~你有一张卡牌待签收>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