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福客栈之再战武林

第87章 惊鸿一瞥

晚上,白三娘和展大人坐在桌前分析着案情,这时候外边来人通报,展大人让那人进来,是一个带刀侍卫。

那侍卫说道:“我等彻查福威镖局,发现福威镖局最近生意形式不好,朝廷前段时间运送到国库的东西,对外放风是让福威镖局押送,实际是龙门镖局暗地里给送到的,自此之后福威镖局生意每况愈下,之前想吞并龙门镖局,现在已经被龙门镖局吞并,少镖主在最近一次走镖途中被绑架,我们找到了福威镖局的老庄了解了当时的情况,当时被拦截的位置距离华山不是很远,福威镖局先是被人勒索了一千两银子,那些山贼用流沙法得到的这些钱,第二次的时候又要四千两银子,福威镖局拿不出,变卖家中值钱物件,又向龙门镖局借了八百两,就在当天发现了华山山贼的尸体,当天夜里福威镖局失火,林总镖头夫妇下落不明,华山派门规森严,我们未见到掌门人。”

展大人说道:“好,现在所有的线索都指向了福威镖局林总镖头,通知全国各地衙门,若有此人信息速来向我汇报,你组织十名锦衣卫以我的名义,组成专案小组,专门调查这件事情。看来距离我回京城的日子不远了。”那人领命而去。

白三娘说到:“恭喜大人,时间不早了,我就先回了。”展大人道:“你回哪去?”白三娘说道:“我去找个客栈。”展大人道:“不用就在我家里住了,东屋那里早就有人替你收拾好房间了,你去那睡吧。你挺着个大肚子你的男人竟然还敢叫你到处乱跑。”

白三娘勉强笑了笑,答应一声就去了东屋,进屋之后看到所有的被褥都收拾好了,自己洗刷过后,躺在床上想着老周,不知道他在哪里,今天替展大人想了一天的案子,也没有问问他关于这个厨艺大赛的情况,累了一天了明天再问吧。

次日一早白三娘和这家人吃过饭之后,两个小孩,展堂和展红绫就围着白三娘吵着让她给讲故事,白三娘也没办法就把自己在江湖上碰到的一些事情随便的编一编给两个小孩子听,两人对白三娘说的江湖是嗤之以鼻,那展堂说道:“这些人就是一些作乱分子,哼我要是碰到他们,一定不让他们好过。”那展红绫说道:“对。”

看到展大人过来了,白三娘问道:“不知道展大人有没有听说过全国厨艺大赛?”展大人想了想说道:“我对于这种江湖上组织的活动不是很了解。”

这时候展夫人在一旁说道:“全国厨艺大赛是吧,我知道,本来想在汉中的大汉酒楼办,不过听他们说这些人直接就进宫了,应该是给进御膳房的。怎么你要找人吗?”

白三娘听到这个消息欣喜若狂,心里也就盼着能早日跟着这展大人回京,那样说不定就能碰到老周了。而对展夫人后边的话也视若罔闻。展夫人看到白三娘开心的样子,也知道肯定是有认识的人了,对于自己被忽略也就没有在意。

下午时分,锦衣卫回来报道:“福威镖局的林总镖头和他夫人在江南老家找到了,而且对于杀人这件事情是供认不讳。”

展大人点头说道:“好,既然不是华山派的人干的,那就好说了。那两个人按照大明律处理就行了。”“得令”

展大人接着吩咐下人,明天一早启程回京。又对白三娘说道:“是有故交在御膳房吗?你把名字告诉我,到时候我可以给你打听打听。”

白三娘想了想老周的身份,还是不把他的名字说出来了,便说道:“我确实是有故人在那,不过现在也不能确定,我想如果有机会的话,我跟他还是能遇到的吧。”

展大人看白三娘不想告诉自己也就算了。

白三娘和展大人一家人往京城赶,看得出来京城确实就是京城,还没到京城最中心皇帝待的地方的时候,外边就已经是车水马龙,人来人往,比肩继踵了。

这是白三娘第一次进京,自己也是有点兴奋就把车上的帘子拉了起来,突然自己的车停了下来,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情了,就下车来看,这时候展大人和展夫人也都在前边,自己走了过去,展夫人跟白三娘打了个招呼。

展大人看着道中间是一辆大车,车上押着两个犯人,“听路人说之前都是江湖上的大盗,溜门撬锁是无恶不作,把百姓的钱都偷来只供自己享乐,你说这等人是多么的可恨。”展大人在那里侃侃而谈。

白三娘却看着被押在车里的人愣住了,“老老周。”白三娘觉得眼睛一酸,像是有感应一般,车上的人也向这边看了过来,正是老周。

老周在御膳房干活,时间一长自己就有点控制不住自己的手了,那天偷着把给皇上的菜自己吃了一口,齁的自己到处找水喝,谁知道却被掌管御膳房的诸葛孔方发现了,要把自己吊起来,拷打自己,这老周可不能忍着,就亮出了自己的武功,然而刚想开大,就被二十多名锦衣卫给压在了地上,结果挨了一顿板子,自己的身份也被查了出来,那李公公也因为自己被赶出宫去,而自己则要被关往刑部大牢。老周心灰意懒,也早就厌倦了江湖纷争,心想到刑部大牢里去也不错,冷静冷静,还能吃着官家的饭,吃喝不愁。

谁知在这里碰到了自己朝思暮想的白三娘,而白三娘则挺着个大肚子,满脸担心的看着自己。现在老周想要挣脱,怎奈自己的手脚都被铁链拷着,整个人也被拴在牢车上是一动也不能动,只能是拼命的看着白三娘。

只见白三娘摸了摸肚子,又指了指自己,脸上梨花带雨,却笑着看着自己。老周在那一刻犹如五雷轰顶,一时之间不知是该喜该悲,牢车很快就过去了。

白三娘远远的看到牢车走了,而自己的车夫又在催自己,只能先上了车,上车之后,自己的心里却也觉得安宁了。至少见到了老周,而且老周也知道了,自己有了他的孩子。老周的眼神也让白三娘有了信心和勇气把这个孩子生下来抚养长大。

易吻卜知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