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境小贤王

第76章 棋逢对手

在狄道的这一场战斗,宋民把自己想象成了一只蚕。

慢慢爬,慢慢吃……

等待他援军到来,翅膀硬了,就一巴掌拍死这群混蛋。

而这个过程,比他想象中的还要快一些。

这才不到几天的时间,三国争霸就已经结束了,变成了现在的两家分鼎。

决战时刻,已经到来。

只是李家这第一步棋该怎么走,还真让文定邦有些猜不准。

“殿下,李家的棋恐怕有且仅有一步。”文定邦思虑良久,才说道。

“有且仅有一步?”这让宋民感到十分的好奇,“你想说的是,李家一把梭哈,一局定生死?”

文定邦疑惑的挑了挑眉头,啥玩意是个梭哈?

但这话的意思,他倒是听明白了,“肃王殿下,李氏最有可能的打算,恐怕真的是一局定生死。您想想看,李氏的最终目的是想将您留在这狄道城中,他们现在的所作所为,就是叛国,多等一刻,他们便会多一刻的风险。”

“即便是李家朝中有人能遮掩了天机,但您乃当今肃王,肃州之王。迟,则必然生变,这是他们所不愿意看到的。此外便是实力的评判了,殿下刚入城的时候,他们恐怕是将希望寄托在了这些贼寇的身上,殿下与山贼斗个你死我活,他们坐山观虎斗,关起城门,坐享渔翁之利。”

“然而,李家应该万万没有想到,山贼竟然选择跟殿下您谈判,来的还是首领,直接给殿下您送了一个良好的战机,一举定了城中山贼。”

“那么接下来,不出意外,李氏应该是没有其他的办法可以想了,唯有鱼死网破。”

宋民挠了挠眉毛,正值青春年华的他,又长了颗烦人的青春痘。

“你说的,确实也有道理。鱼死网破,关门打狗,李氏该对狄道城的四门下手了是吧?”宋民嘀咕道。

文定邦嘴角微抽,这位肃王倒也是真的没什么忌讳,竟直接称呼自己为狗。

“理应是如此!”文定邦说道。

宋民摆了几颗石子在面前,“我派人围了他们家,兵力一千,他们打算夺了狄道四门,兵力未知,但没有两千人马守了也是白守,决计挡不住一千人马的冲锋。然后,中间开花,两头夹击,他这,死定了啊!”

文定邦盯着石头,看了个迷迷瞪瞪。

肃王殿下这一通分析下来,好像是一个必胜局,可他怎么就没有算出来哪儿必胜了呢?

文定邦对于自己的一番推断还是有些把握的,在这狄道城内,肃王恐怕是讨不到什么好处的,也很难在李氏背水一战的打法下有赢面。

除非,肃王再次出动当初攻打枹罕的那些神兵。

以九百人,屠灭四千匈奴骑兵。

若如此,文定邦绝对推翻自己的所有推断,这样的战斗力,就是战场上的大破绽。

便是张良再世,恐怕也算不到。

“行了,那就这么干,我先眯一觉去。”宋民石头一扔,背着双手就进了屋。

还真的睡觉去了,转眼间的功夫,呼噜声就响了起来。

文定邦看了看散落一旁的石头,满脸的茫然,这……

是不是有点草率了?

他是不是应该借着这个机会好好劝谏一下,再立个小功,在肃王面前争取多点存在感?

还是说……肃王还有其他的底牌未露?

……

李氏有些平静过头了,事到如今,看起来好像还是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般。

宋则的书信送进去了,但却像是石沉了大海,连一个小小的浪花都没有溅起来。

街上行走的百姓忽然间多了一些,但并没有引起宋则的注意。

贼寇入城后,都有百姓在街上行走,更何况现在贼寇已尽数被控制。

说起来,这些贼寇还算有点素质,只抢有钱人,对穷人秋毫无犯。

麾下约束的算是不错。

“各位乡老,这边就莫要过来了,马上要打仗了。”宋则看了看有些混乱的街道,扬声喊道。

一个拄着拐杖的老头慢悠悠的从他身边走过,来了一句,“你打你的撒,我们又不影响。逼急了我们指不定还能帮你们杀俩呢,这盔甲看着不赖。”

宋则一口气差点没吊上来,这老爷子也是个不怕死的主。

但这话说的就有点过分了,你们这么走来走去,怎么就没有影响了?

这要万一一不小心误伤了几个人,到时候殿下怪罪下来,他现在可一点都担不起。

“传令下去,把李氏宅子周围的这几条街封了,不准百姓通行。”宋则对身边的斥候吩咐道。既然说好话不管用,那他就只能来硬的了,总好过死上几十个百姓,到头来这账算到他的头上。

但这样的平静,只持续了不到一个时辰。

“统领,不好了,那些百姓疯了,他们……他们在攻打我们?我们该怎么办?”斥候跑的满头大汗,急匆匆跑了过来,大声喊道。

一下子,宋则也有些不知该怎么办了。

“怎么回事?百姓怎么会好端端的攻击我们?”宋则喝问道。

“就是因为我们拦住他们不让他们过去,那些百姓拿起农具、棍棒,还有人拿的刀,对着我们的将士直接就砍。”斥候急慌慌喊着,一边积蓄着体力,准备赶回去传令。

宋则就百思不得其解了,这些百姓是疯了他们?

拦住不让他们过去,他们就拿刀砍人啊?贼寇进城的时候,怎么没看见他们这么凶猛,堵个路还把他们的毛病给烦了?

“此事事关重大,你速去请示殿下。”宋则想不出个所以然来,只好如此说道。

斥候一愣,撒开腿就跑。

……

宋民的一觉刚睡醒,人还处于半梦游状态,就听到了这个消息。

摸了一把脸,他像看煞笔一般看了看一侧气喘吁吁的斥候,说道:“回去先跟宋则,说一句话,煞笔!然后,砍他们。”

“我们在保护他们,他们就因为堵了路,就要拿刀砍我们?这样的百姓不砍他们,难不成留着过年吗?”

“喏!”斥候高喝一声,像个没有感情的机器,又跑了。

宋则一脸起床气弥漫的样子,喝了口水,骂骂咧咧的下了地。

李家这是打算先跟他玩玩阴的,那就别怪他不讲道理了。

“来人,准备火箭,滚油。”宋民走出房间,扬声喊道。

文定邦像个鬼一般,速度比宋民麾下的护卫还快,张口喊道:“肃王殿下,箭我府上不多,仅有千余支,但油多的是,殿下要多少有多少,草民这边命人去准备。”

“那就有劳文家主了,没想到文家主还收藏有这些东西。”宋民说道。

“殿下不必客气,我文家乃是做丝绸生意的,油多一点也是正常的。”文定邦低眉弯腰笑着说道。

宋民有些不解,做丝绸生意需要用油吗?

陆吾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你有一张卡牌待抽取>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