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境小贤王

第214章 谁给你这么大的胆子?

“说说你们的第二件事情吧。”宋民说道。

为首的使者见宋民这么痛快的就答应了第一条,不由信心暴涨,连腰杆都挺直了几分。

直视着宋民,他开口说道:“既然肃王殿下已答应和我家殿下不计前嫌,通力合作,那殿下留在并州的两路军马,是否考虑撤回?”

宋民闻言笑了,“你这话说的本王就不是很明白了,宋睿嚷嚷着要我增兵,却又要让我将留在并州的军马撤回,这又是何意?”

“殿下是打算以这两路军马为本,再增派人马?也对,这样似乎更加的方便一些。但还请殿下下令,让他们不要再为祸我并州百姓了才好。”使者想了想,说道。

宋民的目光陡然变得冷冽,“你刚刚说什么?”

使者一愣,他刚刚又说什么吗?

仔细一琢磨,他才猛地想起来,看样子是为祸并州百姓这句话让肃王感到不悦了,他忙俯首说道:“殿下勿怪,卑职心直口快,又说了不该说的话,这并非是卑职的本意。”

“只是此前王爷您与我家殿下之间稍微有些误会,导致这两路军马在并州境内残杀了不少并州世族,影响颇大。”

“我发现你倒是真的会说话,若本王的军马是残杀百姓的恶魔,那本王又算是什么?还心直口快,那你可真的是心直口快。本王很好奇,是谁给你这么大的胆子,在本王面前如此的颐指气使?”宋民的脸色渐渐一片冰寒,好似三九寒天一般。

“王爷,卑职不是这个意思,卑职也没有任何颐指气使的意思。只是卑职乃是代表我家殿下而来,也不能过于落了我家殿下的威严。”使者急忙解释道。

但他的这个解释,听在宋民的耳中,更加的刺耳。

还真的是有什么样的主子,就有什么样的狗奴才。

“我虽然到现在还不知道你姓甚名谁,但都不要紧了,一个死人的名字,也不配我知道。下辈子,记得做个好人,收一收你这可怜的傲慢!”宋民冷哼一声,重重一挥手。

这名使者就算是再傻,此刻也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肃王打一开始,根本就没有想着要答应他,而是要杀他!

“王爷,您已经答应了,怎可随意出尔反尔!”使者大喊道,他拼命的想要抓住最后的一丝的机会,改变这个局面,但他紧张的脑子,却斟酌不出任何打动人心的词汇。

忽然,使者脑后一凉。

他最后的一转眼,只看到一张犹如杀神一般的面孔,手握着滴血的大刀站在他的身后,而他的身躯直挺挺的跪坐在那儿,滋着血……

宋则咧嘴,“我想杀你已经很久了,目光尊卑,狂傲的狗东西!”

宋民看着堂下血腥的场面,眉头轻皱,“宋则,你就不能带出去砍了?看你搞得这血渍呼啦的场面。”

宋则浑身的煞气顿时收敛,尴尬的一笑,“殿下,我看你那手势以为是直接砍……”

“我是说直接砍,可不是让你在这里直接砍!”宋民没好气的说道,这个蠢货,还是个不爱干净的蠢货。

“末将知道了,知道了!”宋则弯腰应着。

起身之际,挥手喝道,“把剩下的这些狗东西,统统带出来,我要亲自行刑。这一肚子鸟气气得我够呛,杀几个人为殿下平平火气。”

宋民:……

堂上剩下的几名使者,已经被他们那位为主使者的尸体吓得瘫了。

“肃王,你待要如何?我等乃是二皇子的使者,你杀了我们,就是造反!”

“造反!”

有人终于反应了过来,情绪激动的吼道。

他们似乎也看出来求情已经不管用了,便使上了威胁这一招。

但,宋民会怕这样的威胁吗?

那不是开玩笑嘛!

宋则虎目一瞪,提溜起那个喊的最激动的,提到大营外,就是一刀。

“我呸,不知道所谓的东西!”

一口唾沫飞溅而出,宋则迈着大步翻身,又提溜了一个出去。

军士想要帮忙,宋则还都不让。

直接一把一个,提出去就是一刀。

看样子这位爷果然是被气的不轻,杀人时挥动的手臂铆足了力气。

一刀下去,那脑袋能飞出去老远。

“真是我的好将军,让你别在大营里砍人,你却给我在营门口砍人。”宋民气的直接想打人,这个宋则,以前不是挺聪明的嘛,怎么打了几场仗,却跟个铁憨憨一样。

难道真的是因为那个他故意散播的谣言,把脑子给搞废了?

“告诉宋则,把这些脑袋装好,送给宋睿!还有,让他把中军大帐给我打扫干净,要是让本王看见一滴血,我拿他脑袋挂旗!”宋民吩咐了一声,径直转身离了营。

宋九像是影子一般,带着三十名实力已经升级了无数次的亲卫,紧紧跟随在了宋民后面。

一处偏僻的营帐,宋民挑开帘子走了进去。

那个本应该已经死掉了朱潇,笔直的坐在里面。

见到宋民进来,朱潇连忙起身见礼,“卑职朱潇见过殿下!”

“你是井仓空的人?”宋民问道。

朱潇点头,“是的殿下,卑职奉井大人之令而来,搅黄此次谈判,同时为殿下带来并州的最新情报。”

“井仓空为何要搅黄此次谈判?”宋民有些不悦的问道。

这一次的谈判,他肯定是不会答应的,但他并不喜欢别人给他做主。

朱潇拱手说道:“殿下,此次谈判内容的商榷,井大人也有参与,但他的意见被二皇子否了。他告诉卑职,这样的条件,殿下您断然是不会答应的,倒不如让卑职混在使者队伍中,为殿下您送一些攻讦二皇子的把柄。”

宋民不悦的神色立刻就舒展了开来,“井仓空考虑的倒是周到,你所说的那些话,也确实可以成为很有利的手段。本王择日便会派人兴师问罪,问问他宋睿到底是几个意思,同时也会将你所说的这些话抄录一份上报朝廷。”

“殿下可是想要卑职现身作证?”朱潇问道。

宋民颇为惊异的看了一眼朱潇,这又是一个聪明人啊!

他说了上一句,人家已经连下一步的打算都想好了,很可以。

宋民就挺纳闷的,怎么他手下这帮人找的手下都是些聪明人,可他信任的几个手下,全是一包铁憨憨。

就很郁闷!

“暂时还不需要,即便你现身作证,他们也不会相信的。本王如此做,也就是聊胜于无吧。”宋民嘲弄的笑道,“不过,你此后需要暂时留在肃州,其余使者的脑袋都掉了,你孤身一人回去,已经没有任何的意义了。”

“多谢殿下!”朱潇弯腰拱手。

回去,那自然是不可能回去的了。

朱潇来此,不管是他还是井上空都没有想过让他再回去,这是必然的。

“殿下,卑职现在可否详说一下并州如今的局势?”朱潇问询道,“因没有什么东西比记在脑子里的情报更靠谱,故而井大人并没有给我卑职准备任何的书面材料。”

“无妨,说吧。”宋民坐了下来,同时挥手示意朱潇也做。

朱潇也不拘谨,在宋民的对面跪坐下来说道,“殿下,那我便先讲讲匈奴人的动作吧。据井大人布在并州的眼线汇报,匈奴此次南下,是由匈奴头曼单于亲自率军三大将军,领军三十万而来,可谓是气势汹汹,大有不破并州誓不还的打算。”

“匈奴兵临并州不过旬日,已连下数城,攻占了并州北部半数之地。”

这个情报和宋民在右贤王那儿得到的消息,并无二致。

战局已是如此,显然并不存在其他的什么变数了。

“宋睿是如何打算?”宋民问道。

朱潇顿首回道,“二皇子其实已有了撤往京城的打算,匈奴三十万大军南下,并州此际人心惶惶,无人敢战。尤其是并州世家,已拖家带口的南下了。但二皇子的这番打算,被并州衙门和二皇子麾下一众幕僚阻拦了。”

“经过数天的商讨,他们得出一套战略。战术是如此的,不管匈奴人是何等的强大,但二皇子必须要做出拼死决战的态度。如此做,却并非是为了战胜匈奴人,而是做给皇帝陛下和天下人看的,要让他们看到二皇子拼死卫戍家园的态度。”

“此计的具体方法,乃是集合并州所有兵马,以及强征民兵,每家每户必须要有一人参军。然后将这些人马,悉数堆在并州北部,和匈奴人决战一场。胜则,皆大欢喜,不胜,则二皇子便可趁机南下,回归京城,亲自面圣,亲自朝廷兵马增援。而二皇子会再度请命,为大军统帅。”

宋民轻笑,“宋睿倒是打的一副好算盘,可如此临时拼凑起来的人马,如何能斗得过匈奴三十万精兵?此战,在一开始就注定要败,还谈什么其他的可能。”

宋睿此举的做法,完全就是拿并州百姓的命,给自己造势扬名。

“他回京二度请命,怕是想要握权吧?”宋民面带讥讽,问道。

朱潇颔首,“殿下猜的一点都没有错。朝廷如果派大军北上,必定会派遣一二得力将军,二皇子只是挂帅出征而已。若战事败了,也自然有人背锅,可若战事胜了,二皇子名利兼收,若事情顺利,或许还能掌控那一支强大的军马。”

宋民微微点头,想法倒是真的一点都不赖啊!

陆吾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