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宋之天才鬼医

第706章 以反贼之名!

“以反贼之名……”

李云泽呢喃了一句,旋即笑道,“下官今日正愁该如何彻查接二连三的刺杀之案,大人抬手间竟就化解了此事,只是,若不是反贼,此举恐怕就多有不妥。”

对于李云泽的较真,苏扬早在卷宗上就已经见识过了。

他指了指那两名刺客身上的甲胄,问道:“李大人,私铸甲胄是不是就是谋逆?”

李云泽微楞,旋即失笑,“下官明白了,那便以反贼之名全城搜捕。”

事情是敲定了,可他刚说完,却又话锋一转,“只是如今我们所掌握的证据,仅有这样的甲胄,恐怕只是徒耗心神呐!”

“李大人意思我明白,寻常百姓之家不会有这样的甲胄,能藏得了这种甲胄的,我们又搜捕了是吗?”苏扬说道,“不要紧,哪怕只是一丝一毫的希望,我们做了,兴许就会有十成的收获。”

李云泽没想到他不太敢说的言外之意,竟然就被苏扬这么明目张胆的说了出来。

“下官明白了,我这便下令!”李云泽说道。

苏扬点了点头,问道:“孙鸣渠的案子,李大人准备怎么办?”

李云泽微微一笑,“自然是公事公办!”

“若李大人觉得此案有压力,可移送刑部!”苏扬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李云泽说道。

孙鸣渠的案子很清晰,认证物证俱全。

但就是这么清晰的案子,却因为孙鸣渠的身份而变成了真正的难案。

苏扬说这么一句话,完全没有其他的心思。

而是实打实的欣赏这位难得的清官,想保他一把。

“压力确实是有一些,但下官相信,开封府还是有办这种案子的能力的。”李云泽说道。

苏扬颔首,没有再说什么。

这个倔人,说这样的话,一点也不奇怪。

也在苏扬的意料之中。

……

等到苏扬回到家的时候,已经快到午时了。

家里其他人早已进入了梦想。

苏扬没有去惊动她们,蹑手蹑脚的回了自己的房间。

但他刚刚躺下,门外就想起了很轻微的敲门声。

“谁?”苏扬问了一声。

“老爷,是我!”管家老周的声音在门外响起,“老爷刚刚下值,要不要准备宵夜?”

“不用了,你也早点歇息吧!”苏扬心中一暖,说道。

“喏!”门外有些迟缓的脚步声渐渐远去。

苏扬倚在枕头上,盯着黑漆漆的帷幔,复盘了一下今天的事情。

尤其是这一次针对他的刺杀。

谁会杀他,谁有最大的可能!

当苏扬在心中问出这个问题的时候,孙家和二皇子几乎是在瞬间就浮现在了脑海。

这差点把苏扬自己都给逗乐了。

得,好像根本不需要动什么脑子。

他的仇敌,太清晰了!

相较于孙家,二皇子刺杀他的可能性更高。

他刚刚在刑部掀起了一场狂风巨浪,直接斩断了二皇子的臂膀。

二皇子怀恨在心,对他动手,好像完全合情合理。

答案是有了,但如何解决,如何把这个仇给报回去,却成了难题。

他没有直接对付二皇子的实力!

除非,借力打力,借刀杀人……

……

当新一天的朝阳升起,一切又成了新的模样,好像什么都没有发什么改变。

世界依旧是如此的鲜活,如此的美丽。

不过,当苏扬走上街头的时候,他还是被拉回了现实之中。

和昨日相比,京城的大街小巷明显的多了一道肃杀之气。

在一些重要的地方,苏扬甚至看到了禁军。

这已经是绝对的大事了。

看来皇帝都知道了。

不过皇帝如此兴师动众,绝对不是因为他和孙丰逍,而是因为齐王。

齐王的身份摆在那里,朝廷哪怕是做样子,也必须得做到位。

趁着上值前的间隙,苏扬去了一趟药铺。

母亲与小妹早上走的早,等苏扬起床的时候她们已经离开了。

他本想问一问药铺那边有没有出现可疑的人,结果愣是没找到机会。

心里有些放心不下,苏扬只好趁着上值前的这点时间,亲自去看一看。

药铺依旧繁忙,苏扬进去的时候,里面满满当当的全是人。

这还是只是清晨。

“哥。”

苏悦看到苏扬进来,远远的打了声招呼。

苏扬上前,一边帮苏悦抓药,一边问道:“昨天到现在有没有不太正经的人出现在药铺或者周围?”

苏悦很认真的想了想,然后摇了摇头,“好像……没有!”

“没有就好,你仔细着点,稍后我会安排人加紧这一带的巡逻,但你和母亲还是要小心提防。如果发现不对劲,就大声呼救,赶紧找附近的官差。”苏扬神色凝重的嘱咐道。

他现在兼着好几份差事,也没有其他的好办法,只能尽可能多安排一些人手,让母亲与小妹小心提防,遇到不对劲,就赶紧跑。

虽然说李思卿也带了一些人来,还有聚贤帮那边也会帮衬一二。

但苏扬并不敢把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旁人的身上。

苏悦小鸡啄米一般点着头,一脸担忧的问道:“哥,是不是……发生什么事了?你不会有事吧?”

苏扬露出一个宽慰的笑容,对苏悦说道:“放心,我没事,只是防患于未然。”

“奥,我和母亲会小心的。”苏悦说道。

苏扬点头。

之后他找到母亲李兰芝,同样的话又给叮嘱了一遍。

但李兰芝吃过的盐比苏悦走过的路还多,一听就察觉到了其中的不同寻常。

“你老实跟为娘讲,是不是招惹了什么不能招惹的人?”李兰芝一脸担忧的问道。

心急之下,她连手中的药都配错了。

这个配方本是她早已烂熟于心的。

苏扬摇头,“也不是什么极其难缠的人,只是遇到了一个比较难缠的案子。你儿子我如今身在刑部啊,可不是之前的太医院了。”

李兰芝瞪了苏扬一眼,“就不能再换回去吗?我可就你这么一个儿子,你要是出点什么事,你们苏家就断了香火了。”

苏扬:……

这个话怎么听着这么的奇怪呢?!

“娘,这是陛下的特旨,哪是说换就能换过来的。”苏扬说道,“我还是从太医院转任刑部的,更是蝎子拉屎,独一份。而且我现在还兼着刑部的差事,更换不回去。”

李兰芝摆了摆手,“行行行,你别跟我说这些没用的大道理,你就是不想换是不是?”

苏扬:……

“娘,真不是我不想换,这……确实换不了。”苏扬无奈说道。

当老母亲开始不讲道理,就完全……无解!

“跟你那死去的爹真是一个德性,缺德性!”李兰芝瞪了苏扬一眼,“我知道了,赶紧忙你的去。”

苏扬:……

因为他,他那没见过面的老爹,总是会被冷不丁的被拉出来鞭一顿。

墨染山河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叮~你有一张卡牌待签收>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