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宋之天才鬼医

第248章 一把火都烧不起来

“诬陷罢了,周大人可要明察!”

苏扬敷衍一句,不急不躁。

白泞满脸玩味地打量着苏扬和周和同两人,看两人的样子,他多少能够猜出一些情况。

那户部郎中庾士素是户部侍郎贺叔达的手下,前去厂房督促,怎能不会趁机找苏扬的麻烦?

只是具体发生了什么,苏扬未曾说起过,白泞也并不清楚。

但以他对苏扬的了解,还是多少能够推断出,那庾士素必定没能太过好受!

“诬陷?”

周和同冷然一笑,“当日除庾士素外,还有多名户部的侍卫看着,他们都已向本官申明,亲眼见到,是你动手殴打庾士素,你还跟本官说是诬陷?”

“我当日便说了,是在帮庾大人正骨……”

苏扬慢悠悠解释道,“下官身为太医,见庾大人身体不适,主动为其治疗,这很合理吧?”

“一派胡言!”

周和同冷喝。

随即,他又对白泞说道:“白大人,此人顽劣不堪,还不该处置吗?”

白泞脸色有些怪异。

听周和同的话,苏扬是对庾士素动手了?

这倒是还真符合苏扬的作风!

动手殴打同僚,这件事,其实可大可小。

可周和同却是借题发挥,若坐实了苏扬在厂房中殴打庾士素的事情,那苏扬这几日在厂房中的奔波忙碌,便要被周和同攻讦为渎职了!

“周大人冷静。”

白泞轻劝一声,正色询问苏扬:“苏太医,庾大人是哪里不适?”

“嗯?”

周和同脸色一僵,白泞还是要包庇苏扬!

“颈肩劳损,若情况恶化下去,恐怕有瘫痪之危!”苏扬沉声说道。

白泞捋着胡须,作沉吟状。

“若是如此,的确不得不治。”

周和同脸色愈发阴沉了,面前这两人,合起伙来对付他!

尤其是这苏扬,滑不溜秋,牙尖嘴利,更有白泞在一旁相助,他一番准备,多多少少有些一拳打在棉花上的感觉!

“周大人……”

这时,白泞缓缓道,“病急不讳医,苏太医也是为了庾大人着想,或许庾大人是误会了!”

“误会了?”

周和同瞥了白泞一眼,摇头嗤笑,“白大人这就有些颠倒黑白了!”

他目光锐利,白泞如此庇护苏扬,短时间内,是无法削去苏扬的职位了。

不过,对付这一个小小的太医,他却并非没有办法。

“此事,本官且先不深究,如今朝廷诸公皆在为北拒北莽之事忙碌,庾大人身在户部,一时也抽不出身来指认苏太医!”

周和同踱着步子,走到白泞身边。

“但苏太医一直在外,也不和规矩,自从太医们赶赴疫患之地以来,京城便少了许多医者。”他目光淡淡的落在苏扬身上,“而今金州城已陷,朝廷即将派兵,抵抗北莽入侵,随行医者只怕不足……”

“那蚊香和驱蚊液,既有制作之法,那就无需苏太医一直紧盯着,京城疫患平定,也无需苏太医忙碌什么,既是如此,倒不如让苏太医随军赶赴北境!”

他话音落下,白泞目光顿时一凝。

苏扬双眼也眯了起来,眼神中寒芒凛冽。

这周和同的手段,倒是一个接一个的!

眼见无法攻讦他那所谓的渎职之罪,便顺势要安排他随军北上!

“此事,我也会向户部传达。”

周和同好整以暇道。

若能将苏扬安排北上,那届时,说不定两军交战之际,苏扬便会因此丧命!

即便苏扬不死,太医院也直接就失去了苏扬这个名噪一时的太医!

“还是不劳周大人费心了!”

可苏扬却是淡淡反驳一声。

“苏太医莫非要违抗调令?”周和同语气中夹杂着一股威严,仿若不容置疑。

“倒不是抗令……”

苏扬摇摇头,“而是,周大人貌似……无权调动我!”

“无权?”

周和同声音拔高了几分,“本官是太医院副院使,调动你这小小太医,有何不可?”

“那周大人请便!”

苏扬向着房门外挥挥手,“该去户部传达,还是要对下官如何调动,就快去做吧,下官……静候佳音!”

闻言,周和同眉头不由紧皱。

他仔细打量着苏扬,自苏扬的脸上,竟只看到了一股从容不迫!

像是苏扬对于这调动,半点也不担忧!

他心中疑惑不解,又看向白泞,却只见到,白泞缓缓抚须,看不出丝毫情绪波动。

眼前两人的反应,让他心中错愕不已。

“周大人,若是与户部商谈苏太医调动之事,切记应当事先与葛老大人通报一下。”白泞轻声道。

苏扬会心一笑,他知道,白泞明白了他的意思。

他不受太医院约束,只需要偶尔听葛老的。

而葛老自从上次一同自宫中出来,苏扬便再未见过,听说是又到宫中,陪伴皇帝左右了!

今日,周和同这三把火,在他面前,一把都烧不起来!

“葛老……”

周和同目光闪烁不定。

“那待葛老自宫中回来,本官再去向他禀报!”

说完,周和同向着白泞告辞一声,转身离去。

他在白泞和苏扬两人面前,竟是碰了个软钉子!

待到周和同离去,白泞笑吟吟看着苏扬,揶揄道:“苏太医,你倒是将这些烂摊子,都交由老夫了!”

苏扬知道,白泞是在说他让白泞帮着顶下周和同施压的事情。

他微微一笑,恭维道:“下官势单力薄,事关咱们太医院,下官自是得找白大人相助。”

白泞摇摇头,就此也没再多说什么。

而后,他又轻声提醒道:“周和同除了这太医院副院使一职外,还任银青光禄大夫一官,又听命于魏国公,今后你可要小心谨慎些。”

“难怪!”

这下子,苏扬明白了,为何周和同能在白泞面前这么态度强势了!

银青光禄大夫是从三品的散官,所谓散官,就是有官身无实权的存在了。

但现在周和同成为太医院副院使,又有着魏国公做靠山,的确算是势大!

与白泞交谈一番,苏扬便赶回自己的房间中。

不多时,房门被粗暴地推开,黄谋的身影出现在了房门外。

他喝问道:“苏太医,本官召见,你为何不来?”

墨染山河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