弃婿当道

第243章 被抓

“谁啊,这大清早的就来敲门!”

谭秀茹抱怨着,刚一开门,便见到几个身穿警服的警察走了进来。

“你好,江文成在家么?”

“你……你们找他有什么事吗?”乔婧曦听到这些人是找江文成的,当即脸色苍白,有些惊慌的问道。

然而,这些人却没有回答乔婧曦的问题,为首的警察再度问了一遍:“江文成在么?”

“我就是江文成,请问你们早我有什么事吗?”江文成拿着锅铲从厨房走了出来。

警察见到江文成吼,当即便走了上来,拿出自己的证件:“你好,我是临舟市公安局刑警队的曾柔,我们接到报案,现发现你与亦庄刑事案件有关,请你配合我们走一趟协助调查。”

这些人根本不等江文成的回话,张德义随即挥了挥手:“带走!”

“你们干什么?江文成他犯了什么事,需要拷走?”

见到这几个穿着警察制服的人不听解释的就想要把江文成给带走,乔婧曦当即便急了,面容担忧的追了上来,想要制止这几个警察。

然而,曾柔却是面色一冷,语气强硬的回道:“这位小姐,我劝你最好不要妨碍我们执行公务,不然的话,我们有权利将你拘留!”

“这位警察同志,我想这其中肯定有什么误会,我非常了解江文成,他是绝对干不出这种违法乱纪的事情的。”乔婧曦面色焦急的解释着。

然而曾柔却根本没听进去,依旧冷声回应:“是不是他干的,我们之后会调查清楚的,所以请你让开。”

曾柔的语气越发冷硬了,明显因为乔婧曦的阻拦,让她非常的不悦。

“婧曦,你管这窝囊废的死活干嘛,他被抓了更好,反正你们都要离婚了,这正好顺理成章啊。”谭秀茹在知道发生了什么之后,当即便心中一喜,随即便上前拉住了乔婧曦。

与此同时,谭秀茹还对着曾柔一天高兴的笑着:“几位同志,我们绝对会配合你们的工作,这个江文成你们随便处置,这么个废物竟然敢做违法乱纪的事情,你们一定要严惩!”

“最好是再关上几年,让他知道社会的险恶,省得出来害人。”

谭秀茹本来对江文成就一直非常的厌恶,现在见他被抓了,当然是兴高采烈,并且还趁机落井下石一波。

“妈,你怎么能这样说呢?”乔婧曦有些不满谭秀茹的话语,当即便对自己的母亲吼道。

然而江文成却是一脸淡然,反过来安慰了一句:“婧曦,没关系的,你就安心的在家里等我就行了,我相信过不了几天,我就会出来的。”

曾柔听到江文成的话,顿时冷哼一声,有些面容不善的看向江文成:“你倒是非常的自信啊,一定是在外面嚣张惯了,真以为我们查不到你的那些事迹?”

“俗话说的好,天下没有无缝的蛋!”

“带走!”

曾柔一挥手,江文成随即便被这些人给带走了。

临舟锦绣区公安分局。

“说,你为什么打人?”

审讯室内,江文成双手带着手铐坐在曾柔的对面,就像是一个犯了事情的犯人。

进来之前,江文成身上的所有物品都被没收了。

此刻,曾柔眼神冰冷的盯着江文成,想要从他的表情之中发现什么。

因为常年的训练,曾柔的身材可以说是前凸后翘,非常的苗条,哪怕是穿着呆板的警服,也难以掩盖她那凹凸有致的身材。

不过,或许是因为职业的原因,曾柔不仅身材非常好,连身上的气质都不似一般人,显得非常英气逼人。

在见到她的第一面起,江文成便非常清楚,眼前的这位美女警官,恐怕是非常的难缠。

果然,这女人说出口的第一句话,便显得非常咄咄逼人、

然而,江文成却是有些摸不着头脑:“这位警官,你可千万别冤枉我啊,我什么时候打过人了?”

“哼,真是不见棺材不落泪啊。”

“曾队,让我来审讯他吧,我给他两下他就不会这么的嘴硬了!”

“像这种人,你不给他点颜色,他的鼻子都能翘上天!”

这时,曾柔身旁的一个面色凶恶的男子怒骂着,就想要上前揍江文成。

曾柔听后眉头当即便皱了起来,愤怒的一拍桌子:“你给我闪一边去,赵康平,我警告你,我在审讯的时候你最好别插手,还有,你要是再随便打人的话,就别怪我给你下处分了!”

曾柔斥责了赵康平之后,便让人在江文成的面前放了一段录像。

“昨天晚上的11点15分,总共有八个人进入了696号包间,在五分钟之后,那间包间便只有你一个人是走着出来的,其余几人,六人重伤住院,一人轻伤,而轻伤的那人,正是这家会所的老板,其余几人都是这会所的员工。”

“你倒是说说,这些人如果不是你打伤的,那还有谁?”曾柔面容冷峻的问道。

然而江文成却丝毫不见慌乱,面色淡然道:“虽然这是其中一种可能,但也有别的说法啊,若是是这几个人因为什么事情,而导致他们之间起了争执,然后互相残杀了呢?”

听到江文成这荒唐的话语,曾柔当即便气的俏脸发黑,不过很快便冷静了下来:“行,不配合我们的工作是吧。”

“像你这种死鸭子嘴硬的人我见得多了,我有的是办法从你的口中撬出我想要的东西!”

曾柔说完之后,便冷着脸起身离去,准备让江文成在这里先待待,杀杀他的耐心。

“额,请先等等。”这时,江文成却突然开口叫住了曾柔。

“嗯?怎么,这么快便想清楚了?”曾柔以为江文成要讲出实情了。

然而,江文成却是笑了笑:“曾警官,我是说,你最好现在就放我出去,本来你就关不了我多久,若是你现在放了我的话,那还能减少些麻烦,不然的话,恐怕你会挨处分也说不定。”

“你威胁我?!”曾柔眉头皱起,美眸之中散发着寒芒盯着江文成。

江文成却是耸了耸肩,满脸的无所谓:“不不不,我哪敢啊,我只是在阐述一个事实罢了,你们这个分局是真的关不住我的。”

曾柔一听,顿时便怒了,她是万万没想到,就这么个小混混,竟然会如此的嚣张!

“你现在就是砧板上的鱼肉,还敢在这里大放厥词?”

“我曾柔今天就把话放在这里了,就算是你有滔天的背景,在这件事没有调查清楚钱,我是绝对不会让你出这道门的!”

说完这话之后,曾柔当即便俏脸冰寒的出了审讯室。

并且在离开之前,还命令赵康平继续审问江文成,不能让他休息。

“呵,这女人……”江文成摇头笑了笑。

不过江文成却并不记恨曾柔,毕竟,现在像她这种嫉恶如仇的人,已经非常的少了。

然而,就在曾柔刚走,赵康平便把所有人都给支走了,并且还让出去的人把录像也给关了。

赵康平的一系列动作,让江文成不禁皱了皱眉头。

“哼哼,小子,是不是很疑惑为什么我把所有的同事都给支走了,并且还把录像也给关了?”

“还有,你是不是很疑惑,明明你昨天晚上只是将那些人打晕了,为什么那些人都变成了重伤?”赵康平双手抱臂,翘着二郎腿,一脸戏谑的看着江文成。

并且,就在说话的同事,他的手上,也出现了一根警棍。

此刻,江文成好似便意识到了,不由得挑了挑眉:“你是铭扬珠宝行的人?”

豆芽菜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上QQ阅读APP看书,有角色卡牌掉落>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