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品县令:开局我把王爷家抄了

第69章 舌灿莲花

“并非我贪心。”李泽运看出秦淮为难,估计是预算不够。

“御史台的官不多,但大都是清流,没有别的收入来源。今年有小半年,朝廷是发胡椒来抵月俸的,到了现在已经好几位御史家里快要揭不开锅了。若是不信,明天上朝,我给你扒开两个御史的朝服瞅瞅,看看有哪个不是里衣打了补丁,新一年旧一年的穿的?”

金鸣放下了筷子,鼻子发酸。他出生在显贵之家,不靠俸禄过活,从没为银子发过愁。

“今年无论如何我得给他们搞一笔丰厚的年礼,另置办几件冬衣。”

“我这就打条子,腊月二十去户部领银子。”

李御史为官清廉是出了名的,秦淮不担心他诓人,这会儿说什么不如给银子来的实在。

“还有以后咱御史台的大人去商会旗下店铺买东西,一律八折。”

“你比那个铁公鸡痛快。”李泽运接过条子弹了弹,“这顿饭金鸣请吧。”

“不要啊,下官好穷,下官也是清流御史。”金鸣哀嚎道。

“飘香馆也是商会的,给金大人打八折。”秦淮笑道。

吴达远一巴掌排在金鸣后背,“坐没坐相,坐直了!”他早就想收拾这小子了。

金鸣老实了,他觉得吴达远比他爷爷厉害,他爷爷就嘴上说的凶,吴大人是真下狠手。

“我还有事儿,就不打扰诸位用餐了。”

“去吧去吧。”

李泽运摸了摸怀里十万两的条子,高兴的哼起了小曲儿吃起了菜。

秦淮步行到国公府,一百万的空头支票啊,还没到手,就先让他许诺出去了。

只剩下二十二万,想要说服老国公,才是难上加难。

大酆朝,为什么这么穷啊。

“秦小子,你怎么来了?”张侯爷也要去国公府,看到了秦淮站在国公府门口,热情问道。

“哎,小子遇到大难处了,来找吴老国公帮忙,又怕他不肯,正在犹豫要不要去给他老人家添堵。”

“进去再说,要不是什么大事儿我帮你说和说和!”

秦淮心思动了动,低声道:“孙侯爷,安定伯在不在里面?”

“在,我们今天要统计一下年前边疆战士需要的物资,几位老家伙都在。”

“侯爷,那啥,待会你帮我说说。以后刘子毅刘大人要是进了京,那咱们可就是真真的一家人。”

孙侯爷眼珠转了转,嘿嘿一笑,“你小子,收买我?”

“我这说的是实话。”

“只要不是原则性问题,帮一帮也可以。”

“你俩,在哪里嘀嘀咕咕说什么呢?”安乐伯冯阳不知道什么时候走在了二人身后,突然出声问道。

“府门口遇到秦淮,找老国公有事儿就一起进来了。”

秦淮对着冯阳拜了拜,然后跟着二人一起进了议事堂。

“拜见老国公。”

“秦小子无事不登三宝殿吧。”老国公手上的念珠顿了顿,问道。

“我这不是来送钱的嘛。”秦淮哈哈一笑,不客气的往吴国公身边凑去,自己给自己倒了一杯茶。“跑了一天,渴死小子了。”

“没规矩。”吴国公这么说着,眼底却闪过一丝笑意。

“老国公,咱们是这说,还是另找地方聊。”

“他们有什么听不得,就这里说吧,打算给我送多少钱?”吴国公把念珠往桌子上一扔,“工部拿了四十万,我们要的也不多,五十万拿来,你爱搞什么搞什么,我们不管。”

“老国公,我知道你消息灵通,啥都瞒不过你,你把我卖了吧,卖了也凑不出五十万两银子。”秦淮一副引颈就戮的模样,惹得各位伯爷笑出声。

“秦大人,我们已经算过了,想要边疆军饷足额发放,还要给他们送去物资,五十万两真的不算多。不止我们北疆和南疆的大军,还有三十六州的城防和巡检武将,你可知道,自从女帝继位,他们一直都没拿过足额的军饷,而且这两年都是老国公一直在变卖家产补贴军用。”

兵部尚书梁衡细细道来,秦淮和众人都陷入了沉默。

“别那么低沉,我那点家产有个屁用,现在秦小子手里有钱,这不是都好了嘛。”

“老国公,小子钦佩您,可是五十万两真的没有。抛开物资不说,军饷大概要多少?”

吴国公给信明伯使了个眼色,信明伯赵明鑫放下茶盏翻了翻手上的账页。

“秦大人,最少二十万两。这也是朝上,我们跟户部要的银子,这是最低限了。您可能不知道,若非今日你来,老国公就要进宫面圣,亲自去求了。”

秦淮掏出一张白条子,拿过赵明鑫手上的笔,“二十万,腊月二十去户部取。”

“哈哈,太好了,我们没看错人。”孙侯爷大笑道。

“老国公,您也要答应小子一件事。”

“你说!”

“五年之内,莫要再提战事。”

秦淮话一出,众人脸色狂变,安乐伯冯阳怒拍桌子站了起来。

“你这小子,果然没安好心。”

“冯伯爷稍安勿躁,先听听秦大人怎么说。”李忠打了个圆场道。

“诸位,小子明白诸位内心的迫切,可是这打仗要钱的,明年单是军饷就四五十万,打仗需要多少钱?兵马一响黄金万两,大酆朝现在支撑不住这么大的开销啊!你们要给我三五年的筹备,到时候国富民强,再打是不是更好?”

秦淮见众人沉默不语,也知道他们把话听进去了,接着道:

“咱们就算不论银子,就说武将,能上阵杀敌的除了诸位老将军,还有吴小侯爷,还有谁?武将人才凋敝是不是也需要时间培养?再说打仗要征兵,兵从哪里来,说句大不敬的话,先帝那一仗已经把咱们大酆朝的成年男人打死了一半,难道我们要逼着十来岁的奶娃娃去当兵打仗保家卫国吗?”

“你说这些我们想过,就算给你三五年,你能保证到时候就能打吗?”

“能!”秦淮话语坚定,“只要各位大人支持,我保证五年之内,攒够军需!”

老国公精明的眸子蒙上了一层灰影,望着秦淮内心无比挣扎。

既见新月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