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品县令:开局我把王爷家抄了

九品县令:开局我把王爷家抄了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35章 任务完成

赵阳被迷晕了。

他没想到有一天会栽在一把下三滥的迷魂药上。

府衙的大狱漆黑又阴冷,带着浓重的腥臭味,赵阳被绑在十字木桩上面,一桶冰水兜头浇下,他醒了。

秦淮亲自来了监狱,他从早上中午一直睡到后半夜,最后被任务提示音吵醒的。看了一眼任务栏:

【任务:剿匪】

【任务进度:已完成】

【任务奖励:煤矿(12时辰后发放)】

一直卡着的任务终于完成了,秦淮现在心情很好。

“说说吧,你叫什么?”

“你是谁?你们凭什么抓我。”

“哦,忘了自我介绍,我叫秦淮,是平城府的知府。抓你是因为你犯法了,不如老实交代一下匪寨的事情。”秦淮顿了顿,又加了一句,“坦白从宽,抗拒从严。”

赵阳双瞳一缩,也没想到自己才出狼窝,竟又一头扎进了虎穴。

“少废话,要杀要剐悉听尊便。”

“啧,没礼貌。”

“大人,让属下来教训他一下!”

吴晓良见赵阳如此嚣张,气得脸色铁青,抄起鞭子就要打人。

“不用,去把赵县令带过来,这个人他应该熟。”

不多时,一个白发凌乱的老头颤颤巍巍的跪在了秦淮脚边。

“罪臣赵广志,拜见秦大人。”

“看看他的脸,你认不认识?”

“认识,认识。他是匪寨的头头,是赵维的亲侄子。大人,他们权势滔天,下官才不得不奉命行事,求您开恩饶我一条贱命吧。”赵广志一边说一边砰砰磕头,痛哭着求饶。

“呸,软骨头。”赵阳吐了口吐沫,恶狠狠的看着赵广志。

“你还瞧不上他?这么说你是硬骨头,一心求死不想活了?”

赵阳脸色变了变,能活着谁想死?

“我听说这两年匪寨虽然到处掠夺粮食,但是没有做杀人放火的事情,既然你心里存了一点善念,我倒是不介意给你留条活路。”

“至于你……死是一定会死的,但我可以保证祸不及妻女。”秦淮瞥了一眼赵广志说道。

赵广志瘫坐在地上,希望被掐灭再没有挣扎,吴晓良将他拖了下去。

赵阳看着气定神闲的秦淮,心里不爽。

“秦淮,你自身都难保了,还大言不惭的说给我留条活路,真是天大的笑话。”

啪!

秦淮拿过小良手中的鞭子,抽在了赵阳身旁的地面上。原本坚固的石板应声碎裂,石头飞溅了出来,划伤了赵阳的脸。

“我脾气不好,最后给你一次机会。活还是死?”

秦淮将鞭子扔回小良手上,在袖口擦了擦手。

赵阳看了一眼近在咫尺裂缝,喉咙滚动,豆大的汗从额头滚落。看起来斯斯文文的读书人,咋有这么大的力气,这一鞭子要是落在他的身上,不死也得丢半条命。

有了活着的希望,赵阳倒是很光棍。反正茫茫世间已经没他容身之处,既然秦淮是敌人的敌人,那就是朋友。

“赵维和聚贤阁都是宁王世子的人,他们让我在匪寨囤积粮食,想要和番邦换取生铁,打造兵器的。一个月前,聚贤阁的柳如眉来到平城府,从我这里抽调走了三万两现银,应该是用来收买边防官员的,他们这次运回来的铁器数量很大,好像遇到了点麻烦。另外,聚贤阁的管事彩屏已经开始安排人来暗杀你,大概就是这两三天。”

赵阳很痛快的将知道的事情据实已告,他倒是不担心秦淮反悔,做为重要人证他还有大用。

他现在更好奇,秦淮该怎么破这必死之局!

秦淮面无表情的动了动手指,啧了一声,原本想等吴达远他们动手,可现在他改变主意了。

秦淮摸了摸下巴,眼中带着一些戏谑。

“赵阳,你想不想报仇?”

“报仇?”赵阳奇怪的看了一眼秦淮,有些不明白他的意思。

“聚贤阁和赵维都想要你的命,你想不想亲手杀了他们?”

赵阳张了张嘴,被秦淮诡异的破局方式给惊呆了。

“你身为朝廷命官,怎么能说出这种草菅人命的话,你这样做……宁王不会放过你的。”

秦淮摆了摆手,道:“别说这种你自己都做不到的屁话,我这人心眼小,他们既然要杀我,那就得做好被反杀的准备。至于他们派人杀我?下毒?还是构陷诬陷?这些我都不怕,我只问你想不想亲手报仇。”

“想!”赵阳从牙缝里挤出一个字。

“我不信你。”

“怎么才能信我?”赵阳知道自己犯了大罪,也不介意秦淮想借刀杀人,他现在只想把那些混蛋都杀了泄愤。

“跟我签个卖身契,以后跟着李凌做事吧。”

秦淮示意吴晓良拿张死契过来,赵阳只是愣了愣就伸手就签了身契,然后很干脆的跪在了地上。

“属下拜见主子。”

“嗯,以后为官府做事,最好把身上的匪气收一收。”

“是!”

出了府衙大狱,李凌犹豫了很久,最终快走了几步,拦在了秦淮的面前。

“秦大人,朝廷有律法,您不能私放囚犯,也不能草菅人命,尤其是斩杀朝廷命官,这都是重罪……”

秦淮看着李凌,这个一直对他言听计从的古板少年,终于忍不住了开始质疑他了。

“他们窝里斗被最后被杀了,与我何干?还是说,你觉得他们不该死?”

“他们是该死,我们可以依照律法给他们治罪,自然有朝廷杀他们。而且,明明是您安排赵阳刺杀的……”

“宁王贵为皇亲,就算造反也不会被判死罪,顶多关一辈子。他下面的这些人,诸如柳如眉,彩屏这些下人,无非就判个流放罢了。至于赵维,我们没有直接的证据证明他勾结宁王意图造反,他可以把事情都推到赵阳身上,把自己摘干净。如果你觉得他们不该死,那你投靠他们,找聚贤阁,找赵维告密。”

“你!我并非乱臣贼子,怎么会投靠他们!”

李凌心里很冤枉,他只是想让律法制裁他们,不想私下乱杀,但是好像解释不清,明明做错的是秦淮,怎么现在反而成了他。

既见新月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