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品县令:开局我把王爷家抄了

九品县令:开局我把王爷家抄了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20章 圣旨到

三朝元老张辅清抄着手,勾着嘴角慢悠悠的出宫,他心情很好。

昔日先帝连年征战,边疆的战场成了朝廷权贵的绞肉机,多少树大根深的王公贵族战死沙场,庞大的家族灰飞烟灭。

如今的大酆朝文官武勋,大多出身草莽,才被提拔没几年。政i治目光短浅,格局有限。

先帝驾崩后,这些人担心新君太强势,会削减甚至直接剔除他们手头的权力与利益。

在皇位的备选人员里,长公主萧卿灵一介女流,在他们眼里,可不就是一只软弱可欺的小白兔?

可这些泥腿子们都忘了,萧卿灵的父母,一个是战神萧南战,一个是才华横溢的先皇后沈傲霜。

他们的女儿,怎么可能甘心被臣子拿捏?

如今女帝开始掌握朝堂,你们都傻眼了吧!想到这里,张辅清心里又嘿嘿乐了起来,大有众人皆醉我独醒的味儿。

退朝后,很多人如梦初醒,今日的局势是他们没想到的,仅仅登基两年,他们眼中柔弱的小白兔居然露出了峥嵘之像。

这个时候,谁还能关注到陛下身边,少了一个侍卫呢?

当然,除了这个小侍卫的家人。

天色渐暗的时候,安定伯的当家主母刘氏一脸疲惫,她借着见老太妃的名义进了宫,却依然没打探到儿子的下落。

快出宫门的时候,一位女官喊住了她。

“李夫人这是要出宫吗?”

“是临夏女官,您这是……”

“陛下差奴婢去膳房送些东西,和李夫人顺路走上一段。”

李夫人嘴角动了一下,欲言又止,但最终忍了下来。

“李夫人,等李凌回来他就是安定伯了。”临夏端着盘子,在道路尽头,低声说了一句。

“我可否问问,他是不是去了平城……”

李夫人出身没落的世家,虽然身为女子但基本的政治嗅觉她是有的,圣旨赐予世袭和普通的请圣旨世袭是有很大区别的。

李凌,一定是做什么危险的事情去了。

“李凌大哥不是告了假,要回老家祭祖去吗。”临夏不动声色的观察了一下周围,话语有些俏皮。

诧异的神色一闪而过,李夫人有些僵硬的脸上,立刻扯出一个笑容。

“是啊,人老了得回去祭祖看看,这次伯爷和我也要一同回去的。”

临夏俯身行礼,只留下李夫人深吸了一口气,强压住心头的不安和激动,若无其事的走出宫去。

还没入夜,安定伯一家回老家祭祖了。

这个消息并没引起很多人的关注,因为一个注定没落的武勋伯爷,想要在临死前回老家找个风水好的地儿,大家都能理解。

……

某处黑暗的密室:

“干脆直接杀了秦淮。”年轻的声音说道。

“还不到撕破脸的时候。”

“可那个小丫头片子,居然把他调去平城,我怕他会坏事。”

青年的眼神有些怨毒,秦淮活着他就如鲠在喉。

“去了平城府那个烂摊子,他也翻不出什么浪花。”苍老的声音有些漫不经心,一个小蚂蚁而已。

青年眯起眼睛不再回话,田维富死便死了,但他苦心经营了五六年的武器供应渠道被秦淮搞断了,这口气他咽不下去!

秦淮,这个还没进京的小县令,已经把京城的水搅的浑浊不堪,这一点他并不知道,就算知道了也可能并不在意。

毕竟,他连平城府都没走出去呢。

清晨。

当第一缕阳光突破云层,秦淮已经跟着李凌学了一套新的拳法。

早饭后照例去水坝那边溜达一圈,水坝已经完工在即了。

正午回来就让苗大苗二去买些新鲜的肉和菜,院子里支了张小桌子放上古董羹(古代的火锅叫法),慢慢悠悠的吃了一个下午。

“大人,您让调查的东西,属下都整理好了。”

刘也将一沓厚厚的档案放在了桌子上,里面是平城府的一些资料,虽然不知道大人要来做什么,但刘也现在已经养成了服从的好习惯。

秦淮放下筷子,低头翻着手中的东西:

平州府上一任知府苗玉亮,因为剿匪不力和贪污赈灾银两被治了罪,流放途中遇到劫匪死了。

下属几个县的县令和秦淮预想的差不多,都是平庸无奇墨守成规之人,除了穷好像没有特别大的毛病,只有赵家窑的这个县令,有点意思。

赵家窑地处偏远山区,大灾之后因为上一任县太爷毫无作为一味敛财,导致这个县大多数百姓没了活路,直接选择落草为寇,逐渐形成了一股势力。

按理说这种小势力,要是搁在往常,朝廷一下就能按死,可是放在风雨飘摇的大酆朝,现在谁也没精力顾得上搞他们。加上这帮人善于利用地形,想一网打尽难于登天,因此在赵家窑竟然成了官匪共存的情况。赵家窑这个县令一干就是两年,一点事没有,这还真是有意思。

“赵虎,李凌。”

“属下在。”赵虎推门而入,而后反手关上了门。

“水坝的修建快完成了,这几天你们去那边转转,找几个身世干净,最好没什么家人的壮汉,组一个小型的护卫队。李凌任小队长,你任副队长。”

秦淮可以预见上任后的复杂情况,打算先捣鼓个护卫小队,省得到时候手底下连可用的人都没有。

“秦大人,属下不能离开您太远。”李凌很严肃,这是他的职责。

秦淮习惯了这个小老头一样的家伙,呵呵一笑,道:“李凌,你看好。”

说完,站起身一掌劈在了桌子上,咔嚓一声,原本的方桌四分五裂。

李凌的嘴巴微张,额头上的冷汗从嘴角流了出来。

吸溜

“大人,您会武功?!”

赵虎仰头看天,何止自保没问题,对手脑浆子都能给打出来。

此刻李凌像极了他第一次发现大人天生神力的时候。

“力气比别人大一点而已,所以你不用老把我当成泥菩萨,他们现在不会动我,至少离开丰芜县之前不会。”

秦淮话音刚落,门外就传来一阵喧闹,来自帝都的圣旨就到了。

“秦大人,接旨吧。”王公公满脸笑容,和气的说道。

“奉大酆天佑皇帝诏曰——”

“秦淮有功……功过相抵……赏赐千金,绸缎布匹……调任平城知府……”

……

既见新月

作家的话
注解:
火锅,古称“古董羹”,因食物投入沸水时发出的“咕咚”声而得名,它是中国独创的美食,历史悠久,是一种老少皆宜的食物。周代的鼎器应是火锅最早的雏形,据考证,战国时期即有火锅,时人以陶罐为锅,到宋代,火锅的吃法在民间已十分常见,南宋林洪的《山家清供》食谱中,便有同友人吃火锅的介绍。元代,火锅流传到蒙古一带,用来煮牛羊肉。到清代,火锅不仅在民间流行,而且成了一道著名的“宫廷菜”,用料是山鸡等野味。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