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病娇是我攻略的

那个病娇是我攻略的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18章 18.开局就是女将军(十八)

【将军,你真的将后面的事交给卓欣彤去做?】

——好歹是一国之相,若这点事都办不好,那她可以死了。

【……】

天,眼看着快要放亮,唐倦趁着储秀阁的佳人们还没起来,悄无声息的潜入柴房。

哪知道,里面竟然空无一人!

——说了让他在这里等我,真是不听话!

【你又不说清楚,秦公子哪知道你会这么快回来!】

唐倦叹了口气,方才确实是她走的急了。

铛铛铛!

不过刚刚五更,宫人们便敲响了铜锣,将那些正在熟睡中的佳人叫起来。

唐倦此刻没办法出去,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秦瑜混在佳人的队伍中,被宫人带领前去沐浴更衣。

【将军,现在我们要么办?】

——去做另一件事。

她想,只要把秦瑜的仇恨了结,那么,他就不会一直痛苦下去!

清波涤荡的温泉中,走出一位又一位姿色姣好的佳人。

秦瑜穿好了衣服,被宫人领着去找画师为他画像。

“新来选秀的佳人太多,陛下肯定不会全部召见,先给你们画了像,送去给皇女殿下做筛选,过了关的,可以选拔入聚秀宫,学习规矩和才艺。”

“该你了。”秦瑜被一位宫人点到,步履从容的走到画师十米外站好。

“诶,那不是大皇女吗?大皇女竟然又来看我们了。”周遭响起一片细小的议论声。

有抱着侥幸心理的,还大胆发出憧憬:“若能一朝被大皇女看中,做皇女夫也很不错,伺候皇女,肯定比陛下要轻松些。”

“皇女夫婿早有人选,未成婚之前,咱们谁都没机会。”

秦瑜不经意间侧头看去,只来得及看见大皇女模糊的身影,就被画师提醒不要乱动。

远处城楼之上,大皇女特意赶在秦瑜画像时,吩咐侍卫叫来女皇,观赏画师为佳人作画。

她仪态端庄的拉着女皇的手,小心翼翼的提醒:“母皇您看,他叫秦瑜,是这届佳人之中姿色最好的。”

女皇浑浊的眼睛顺着大皇女所指看见,停停璧人侧立于凉亭之外,气质满身清儒,面庞俊逸非凡,白皙透明的肌肤在阳光的直射下,美的仿佛会发光。

满意的点了点头:“嗯,确实不错。”

大皇女见母皇满意,顿时松了口气,只希望唐瑜能够争气,帮她在母皇面前多多争取好感。

“陛下!卓宰相呈上紧急秘奏,现正在金銮殿外跪守,等您召见。”有侍卫匆匆下跪禀报。

“什么事啊,这么着急?”女皇才刚刚睡醒就被大皇女拉过来,现在连早膳都没吃,难免流露出一丝反感。

大皇女以为宰相是搜集到了唐倦的证据,正想着能拖一刻是一刻。

没想到侍卫却说:“卓宰相称唐将军是冤枉的,谋反之贼另有其人!”

“是吗?”女皇一阵诧异:“那唐倦她昨日还跑什么?”

大皇女眸光一亮,也想跟着去看看究竟:“母皇我……”

“你在这里盯着,传卓宰相去书房见朕。”

“是!”

女皇和侍卫一起走了,大皇女被留下监督佳人选秀,可心心思已随着唐倦沉冤得雪飘远。

若她能提前拉拢唐将军,获得她在朝堂上的支持,二皇女就失了大半机会!

书房,卓欣彤在女皇面前一口气揭发三皇子,连同大理寺卿、她的妹妹乃至钟玲儿无一逃过她那张能辨是非的巧嘴。

女皇听后,足足有半盏茶的时间一动不动。

“陛下……”卓欣彤跪在地上,时不时偷偷看一眼,不确定女皇会如何发落。

“朕知道了。”说到底,三王子是女皇最喜欢的皇儿,甚至超过被她立为储君的大皇女,亲王二皇女。

即便知道他要谋反,心中,也有众多对他的不忍。

此刻,女皇的脑子里不停的闯入一些画面,那是她年轻之时,最宠爱的一位男妾。

天妒佳人,英年早逝,她在世间对他唯一的念想,就是三王子。

他的儿子像他,又像自己。

当初是她的野心,害死了自己心爱的男子,现在,她的纵容,又害了他的儿子。

可悲,可悲啊!

“欣彤,朕命你带三皇子去山上,为他剃发修行,再命人严加看管,终身不可踏入尘世一步。”

“是。”卓欣彤心底有失望,没想到最后,陛下还是饶了他!

“至于其他人……谋逆之罪当诛九族,卓香雯是你的妹妹,朕念你诛贼有功,留你一名,卓家除了你宰相府,其他人都斩了吧。”

“谢陛下饶命之恩!”卓欣彤以报仇为快,在亲妹妹背叛自己的那一刻,就没想过要给她留活路。

“退下。”女皇满身疲惫的摆了摆手,整个人在瞬间仿佛苍老了十几岁。

“听说了吗?卓宰相揭发亲妹叛国,唐将军沉冤得雪!陛下亲下诏书,传唐将军入宫,加官进爵,设宴犒赏。”

“不仅如此,这案子连同大理寺卿和钟家都受了牵连,今天上午,所有人就被拉去砍头,诛九族。”

“那太可怕了,陛下一直信赖卓将军,前日还提到她卫边有功,要给她加官进爵,没想到转眼,就沦为阶下囚,真是一朝失势啊。”

“还有大理寺的沈大人,坊间传言她清廉守法,谁能想到她竟然敢叛国!”

“这幕后之人才是最让人意外,三王子一届男儿,竟也想登上王位?”

“陛下只是将他发配到寺庙里去出家,皆因那位故去的侧夫,可见,陛下是位长情之人,若你我有幸得宠,一定要好好珍惜。”

佳人们忙里偷闲的聚在一起议论,当秦瑜听见唐倦沉冤得雪,内心之中,涌现出无限喜悦。

“傻笑什么呢你?”不知何时站在他身后的宫人,在他头上敲了一下。

他才想起,自己早已作为佳人入了深宫高墙,和唐倦再无机会。

她那么威风凛凛,受无数的年轻才俊喜爱追捧,怎么可能为了自己来冒险?

他这样的人,根本就不值得。

秦瑜心底一阵悲凉,听见宫人不耐烦的催促:“大皇女召你过去,还不快点儿,磨蹭什么?”

月舞袖白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