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美娘子种田忙

娇美娘子种田忙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32章 发配边疆

“不如全部留给杰哥儿以后娶媳妇吧?”杨涛道。

“为什么?”

“梦姐儿毕竟是女孩子,用不了这么多好东西。”

“原来我竟看不出你还重男轻女?杰哥儿是我的孩子,梦姐儿也是我的孩子,好东西姐弟俩一人一半。”

也不怪杨涛愚昧无知,这个时代本就是男尊女卑的时代,杰哥儿是杨涛的儿子,自然受到的重视就要多一些。

易然是新时代特色社会主义的人民,其思想程度完全不是愚昧的古人可以比拟的。

易然不这样认为,身为男孩儿可以挑起大任固然是好事,可如果愿意给女孩儿一个成长的平台,女孩儿比起男孩儿也是毫不逊色的。

华国历史上就有一名唯一且了不起的女皇帝武则天,她可是女人们的榜样。

“就这样,这盒首饰谁也不可以动,留给杰哥儿未来的媳妇儿和给梦姐儿当嫁妆。”这些珠宝首饰出自皇室,易然不敢将其分出去,也不敢拿去典当行进行典当,孟敏蓉说过,这些东西大部分都是太后娘娘和皇上赐的,怕惹来纷端,就收起来吧!

杨涛也不再说什么,现在这个家是易然当家,自然是易然说了算。

翌日,就有官差来带着封条来给吴府贴上封条。

被路过的村民看到了,就跑回村把大家都叫来吴府门口看热闹。

“这吴傧达是怎么回事啊?”

“听说啊!他和柳英私通,柳英也是他杀的,嫁祸给张为的。”

“什么?我们一直以为是张为杀了他老婆柳英。”

“张为的为人你还不知道?他怎么可能会杀人?不过像柳英这种女人也该杀,水性杨花,之前她一直和易然不对付,处处找易然的茬,结果却是贼喊捉贼。”

“不过这易然从河里撞到石头后安分了不少,怕不是把脑袋撞坏了?”

“人家这是想通了,要和杨涛好好过日子了,这就是所谓的嫁鸡随鸡嫁狗随狗!”

村民的唾沫星子横飞。

“吴傧达也是活该,经常压榨我们,现在终于得到惩罚了。”

有个别大胆的村民等官差贴完封条后,上前小心翼翼地询问:“官爷,请问,吴员外要怎么处置啊?”

官差耐着性子,不过却摆着一张臭脸,大声道:“吴傧达,胡氏故意杀害柳英,罪无可赦,县官大人有令,没收全部家产充入公库,至于吴傧达,胡氏,故意行凶,死罪可免,活罪难逃,将吴傧达发配边疆做苦役,胡氏发配为官妓,永世不得回中原。”

“这……”村民感到震惊。

这不会吧?

只是杀了个女人,就要判去人间炼狱。

还不如秋后问斩呢!

吴傧达这一生都没有机会回来了。

更悲惨的是胡氏,原本富态的身材去了边疆不知道要瘦成什么样子?

还被发配为官妓。

边疆乃苦寒之地,很苦。

去充军的,想寄一封家书回来,是难上加难。

远在中原的家人都不知道对方是死是活。

边疆常年积雪,寒冷无比,古有孟姜女为丈夫送寒衣,花木兰替父从军。

没有坚强的意志力是根本熬不下来的,冷的冷死,冻的冻死,饿的饿死,病的病死,打仗的上了战场,能捡一条命已是万幸。

医疗条件不好,伤病员得不到好的救治,伤口无法愈合溃烂而死,多得数不胜数。

战争,永远都是最残酷的。

兵戎相见,不管哪一方得胜,受苦的,永远都是百姓。

华国也是先是封建社会统治,结果因为封建的统治阶级为了自己的利益闭关锁国,末期华国沦为了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八国联军打入华国首都,当时王朝的首都北城,后来又是鬼子侵略华国大地,屠杀华国人民,华国的领袖带领华国人民进行了特别艰苦的八年抗战,最终取得了战争的胜利,成立了新华国,经过优秀领导人的带领下,一步步从站起来到富起来再到强起来的过程。

战场上死伤无数,可也无可奈何,都需要资源,没有资源,开疆扩土,只是为了子孙后代能有地方生活。

华国曾经的领域非常辽阔,版图非常大,后来有卖国贼,才导致国土面积缩小。

众人唏嘘之余,同时还感到庆幸,没有人会喜欢被压迫。

吴傧达案件里面有一定贾县令的手笔,贾县令收了吴傧达的银钱,可被晋王妃警告,他不想丢了官帽,若是晋王妃一走,他就放了吴傧达,京都那边无法交代。

吴傧达杀又杀不得,但他留在中原一天,就会给人留下后患。

于是只好发配边疆充军,战场上刀剑无眼,能不能活下来,全看他的运气了。

至于他的万贯家财,说好听点是充入公库,实则大部分都是进了贾县令的腰包。

吴傧达家大业大,贾县令不从中捞点油水是不可能的。

官兵贴完封条就离开了。

边疆,皑皑白雪,地面都被白雪覆盖,“啊切……”一穿着棉衣行走的胖子蜷缩着在雪中慢慢前行。

吴傧达!

“快走——”官差在后面推搡。

吴傧达和胡氏没有在一起被押送。

毕竟自己的老婆去伺候别人是奇耻大辱。

官差在休息之余对吴傧达满是戏谑。

“你说他那个怂样,还去睡别人老婆,自己的老婆就要被别人睡了,哈哈——”

“听说那胡氏又胖又丑,战场上的兄弟们怕是会被恶心到吧?”

“哪会?胡氏身体肥胖,可是暖和呀!可能一个兄弟上去不行,估计要五个兄弟一起上吧!哈哈哈!”

吴傧达委屈得想哭,屈辱涌上心头,咬牙切齿。

贾县令那个狗官,收了老子的银子,居然还把老子发配到这鬼地方来,过河拆桥。

偌大的吴府,家财散尽,奴仆散尽,奴仆们卷了一些细软之物,各自逃回了自己家中。

只剩下空空荡荡的宅子。

刘大娘在与易然一起做针线活的时候谈到了吴傧达,易然也感叹,多行不义必自毙!

张为重新拿起了打猎的工具,到山里打猎为生,娶媳妇的事暂且不提。

这段时间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易然觉得自己快要忙疯了,房子的事情也要着手准备盖了。

再不盖过冬就来不及了。

易然抽时间去了趟镇上,买了许多菜,和工人商量好,定在了五月盖房,一个月就能完工。

北夜翎琅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