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与她逆光而行

他与她逆光而行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48章 醉了酒的沈焰是狐狸精

‎“喂,是小妖女吗?我叫周致,是沈焰的朋友,我们现在在村口,麻烦你过来一趟呗。”‎

不是沈焰本人,江漓语气很凉:“为什么要过去?”

周致看了眼坐在路边台阶上垂着脑袋的沈焰。

无语他妈给无语开门。

无语到家了。

“总之,你来了就知道了,你家小淑男指明要你。”

只要是跟沈焰有关,不管真的假的,她都要去看看。

挂了电话,江漓转身进了卧室。

再出来的时候,她换了衣服。

陈月香眼前晃过一片白色:“江漓,你去哪儿啊?”

这么晚了,不安全。

江漓难得接了话:“他回来了。”

他?

五号院的租客?

是了,也就只有那一位能让心如止水的姑娘失了魂。

陈月香稍稍愣了会,再抬头的时候,就听到院门“嘭”的一声。

她急忙跑出去,开了门,冲着小巷子里喊了声:“江漓,路上小心点,我等你回来啊。”

……

周致站没站相的背靠着红色跑车的车身。

他脚尖踢了下沈焰的鞋子:“诶,你现在到底是谁啊,小淑男?还是大总裁?”

坐在台阶上的人挺费劲儿的仰起脑袋,态度很不耐烦:“你走开!”

周致“啧”了声。

走开。

这么文雅。

定是小淑男。

换做大总裁,那必然是干净利索的另外三个字。

死远点!

“我说,你也太菜了,才两杯而已,就搞成这样,你……”

话没说完,有一道声音乘着风飘了过来:“沈焰!”

周致愣了愣,转头望去。

昏暗的夜色里,有一片白色一点一点的靠近。

看清来人容貌时,周致脑子里忽然浮现出一句诗。

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

她穿着白衫白裙,寒风吹过,衣袂飘飘,宛如神仙中人。

难怪能让清心寡欲的小淑男心甘情愿染上红尘俗事。

别说是入红尘,就是十八层地狱,为了她,小淑男也敢下。

虽然是妖女,但也是个美女。

周致笑眯眯的:“嗨,江小姐,你好。”

江漓看了周致一眼,没理,直接走到沈焰跟前:“你怎么了?”

周致:……

喂喂喂,好歹打个招呼嘛。

她站着,他坐着,这样的位置,她稍稍低头就能看到他的头顶。

此时的沈焰垂着脑袋,不言不语,听话得像只小奶狗。

最后还是周致替他答了:“喝了点酒,死不了。”

话落,江漓侧过脸:“你让他喝的?”

语调很平,但就是给人一种你要说了是,我就弄死你的感觉。

周致:……

京城小妖女,惹不起。

他忙解释:“不是我,他自己喝的,那个,江小姐,你想想啊,他喝之前肯定是清醒的吧,而且他这么大的人,要是不愿意,我也逼不了,是不是?”

是非之地,走为上策。

周致很识相的绕到驾驶座,拉开车门,他说:“这个,人我交给你了,怎么处理,你决定,我还有事,先走了啊!”

车速很快,卷起一地沙尘。

很快,四周围又安静下来。

这里附近都是村落,到了晚上,很少有车辆经过,除了呼啸的风声,便再无其他。

江漓看他不动不说话,就蹲下来:“沈焰,你还好吗?”

沈焰稍稍抬起了头。

他喝了酒,还吹了冷风,脸颊蒙着说不清是烫还是凉的绯色。

“脏了。”视线下移,沈焰看到了江漓因为蹲下而拖在地面的裙摆。

白色的布料染上了零碎的黄土色,有些扎眼。

江漓不在意这个:“我拉你起来好不好,坐地上凉,你会生病的。”

前不久才发过烧。

她去握他的手。

还没触碰到,就被他躲开了。

听话的小狗进化成了任性的小孩。

沈焰喊她的名字:“江漓。”

江漓应着:“我在。”

他用一双染着湿润的眼睛看她,似醉非醉,勾人心魂。

如果世界上有男狐狸精,那一定是长沈焰这样的。

“你为什么这么相信我?”

江漓不明白他怎么突然问这个,所以不答。

他又问:“你还这么护着我,为什么?”

江漓觉得这个问题早就答过了,或许他是想要另一个答案?

他继续问:“你说过,只要我说的话,你都听,是不是?”

这个可以答。

江漓点点头。

沈焰拽住她的衣袖:“你还等我,大晚上的,你站那儿等我,为什么?如果我不回来呢?你就一直等着?”

平时他很礼貌的,嘴角总是挂着温和的笑,以至于所有人都觉得,他没有脾气,又或者他自我调节能力很好,能快速消化掉一些不良的情绪,绝不给身边人带来任何的负能量。

但其实,他会难受,也会悲伤,不过从来也没给外人看到过。

哪怕是在沈栖那儿,他都将情绪藏得很好。

可今天他不想藏了。

太累。

就算是有一刻能给他发泄都好。

若是非要有一个人看到他与平时不同的模样,那人只能是江漓。

没等来江漓的答案,沈焰晃着她的衣袖,力道很轻,有些撒娇的味道:“你说啊,干嘛不说话?”

云笙说过,要让男人先说喜欢。

江漓想了想,答:“没有理由,就是等着你回来。”

这个答案,沈焰不满意。

他甩开她的衣袖,赌气:“你走,回去,我不要你管。”

这一瞬间,江漓有些无措。

没遇到过这种情况。

或者曾经遇到过,但与她无关,她从来不会多看一眼。

不过他都叫她回去了,那就回去吧。

江漓站起来,说:“你一个人在这里没关系吗?”

沈焰坐着不动,故意跟她作对:“有没有关系跟你有什么关系?我们是什么关系啊,你管我有没有关系?我有没有关系都跟你没关系……”

跟绕口令似的。

也难为了喝醉酒的他能把这句话说全了。

直球附身的姑娘“哦”了声:“那你在这里,我回去了。”

说完,她转身走了。

沈焰:……

回去了?

就这样回去了?

不管他了?

他气大了,吼了声:“江漓!回来!”

凉凉的风是天然的扩音器,卷着他醉醺醺的声音,一圈又一圈的散开。

江漓脚步停住。

过了会儿,她又回来。

沈焰仰着头看她,眼角都红了:“我叫你走,你就走啊?”

江漓点点头。

要不然呢?

他朝着江漓伸出手:“以后我叫你走,你不许走,你叫我走,我也不走,谁都不能走,好不好?”

小柚子茶

作家的话
小妖女和男狐狸精,你俩都不是人,直接成亲吧~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