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山不墨:开局成为女尚书

第9章 奇遇山间藏

隆兴寺

云黛从山中跳出去之后有些后悔。

她的计划放在平时是可行的:跳出去之后,只要能够在迎面的那株松树那搭把手,然后借着冲力向左边蹬一下就能避开最陡峭的一段,到时候尽可以慢慢走下山去。

但是真到了这个时候云黛才知道自己错得有多离谱她确实跳到了松树那里,也确实搭住了她想搭的地方,也很命大的没有在自由落体阶段遇到横生出来会插死人的树枝……但,由于她体力不支,没有办法控制自己的身体,她的手指是在树皮上摸了一下,完全没起到缓冲的作用,接着就沿着山坡咕噜咕噜滚了下去。

云黛只能下意识蜷成一团,拿被子把自己紧紧裹住,护住头脸。

一时间只觉得是天旋地转、头晕目眩,接着周围开始出现了人声。

“什么东西!”

“护驾!护驾!!!”

“挡住它!”

一群人拿着盾牌刀剑七手八脚得将这个急速滚动的球拦住了。

只听一个少年说道:“是床被子!那是被子精!快射箭!射死它!!!”

云黛卷在被子正转得昏天黑地不知如何是好的时候,急速的滚动终于停止了,紧接着她就听见有人说要射箭,连忙将自己裹得更紧了,喊道:“不是被子精,我是个人,是个人!!!不要射箭!!!”

“你是何人!为何来到此处!从被子里出来说话!”

云黛咽了口唾沫:“你们保证不射箭我就出来!”

那个少年噗嗤一声,笑完好像是牵扯到了什么痛处:“唉哟!……那个,你放心出来便是,本王答应你,绝不让他们射箭!”

云黛听那少年声音里没了警惕,又自称本王,她寻着声音将自己转到面向少年的位置,将被子悄悄打开一道缝,从缝隙里她看到眼前围着里外三圈衣衫破烂的人,最靠近自己的这圈拿着刀剑。外一圈的人拿着弓,少年的话是管用的,弓上没有上箭,这群人的最里面护着一个十六七岁的少年,只见那少年一脸狼狈、正眨巴着好奇的大眼睛看向自己……的被子。

云黛觉得那少年好生面熟,加上他自称本王,云黛一下子想起来,人立刻从被子里弹了出来:“晋王殿下!!!”

看到云黛暴起周围那群人以为她要动手,一瞬间弓手们的箭已经搭在弦上。

那少年起先被这声晋王吓了一跳,但想到自己带着是一队装备齐全的千牛卫,而对面的只是一个人,唯一的武器还是床被子,心定了不少,再加上云黛从被子里出来后就低头跪在地上,就更笃定了,对着千牛卫们挥挥手:“把箭放下,武器收了。”单手整了整衣服,从人群后踱着方步,走到了云黛面前,摆出了他王爷的架子:“……你是何人啊?如何能识得孤?”

是啊,云黛如何能认识晋王呢?这得从晋王为何会来到成德说起。

一个多月前梅妃娘娘忽然身体不适,经常头晕恶心、食不下咽。梅妃从入宫那天起就得皇帝独宠,皇后又是她的姨母,宫里的御医丝毫不敢怠慢。

几番会诊下来,结果是梅妃有了身孕。得此佳讯,死气沉沉的后宫一下子欢腾活络了起来,从崔皇后到贵妃再到一般妃嫔,各式各样的礼物堆满了梅妃的寝宫。须知自打从皇八子李乐出生之后,后宫十余年都没再添男丁,即便算上公主,也得有十五年未闻婴儿啼哭之声了。

皇帝也借着为梅妃怀中的孩子祈福为由,令礼部明谕天下州府,为庆贺梅妃成孕,特诏于永昌二十年春开恩科,补录遗贤,与天下同庆。

然而,天不遂人愿,梅妃这胎怀的极不安稳,先是见红了好几日,紧接着开始了剧吐,最先只是不能闻荤腥油腻,到后来是几乎米水不进,人也被折腾得消瘦憔悴下去。虽然没人敢说,但谁都知道长此以往,腹中胎儿十有八九是保不住了。

面对这种情况皇帝已经数次责成御医局。御医们给出的解释是今年大河以北干旱缺水,洛河虽然有水但远较往年混浊,梅妃怀孕之后味觉灵敏,更觉得难以下咽,这才日日剧吐、无法进食。

皇帝贵为天子富有四海,但是也没办法解决洛水混浊的问题,最后还是崔皇后出了个主意,梅妃既然不能饮洛河水,那不如让她离开洛阳散散心。崔后进言说,家乡晋阳附近的山上有几处泉眼,水质甘甜,气候也比洛阳凉爽清静,最是适合养胎修心,崔后陪着梅妃一块去晋阳,自己也正好回乡省亲,探望父亲崔衡。

本来皇后带有孕的妃嫔出宫非常不妥的,毕竟故王皇后殷鉴未远:当年王皇后带着三个身怀六甲的妃子祈福还愿,结果在伊河上船不知怎么就沉了,这事儿最后间接导致了王皇后自缢而亡。

皇帝也觉得此法与祖制不和,也总好过梅妃在宫里日日受罪。正好成德节度使云麟五十寿诞将近,梅妃年幼时还在云麟家寄住过几年,也算是云家半个女儿,借这个机会回去祝寿,既能彰显皇家对云家的荣宠,又能让梅妃回家省亲尽孝,也算了了梅妃的一桩心事。

对于皇后来说这次跑去河东还有另一桩事情:她的独子晋王李乐今年已经十七岁了,眼看着就要到出宫别居的年纪,却还是一副没心没肺的小孩模样。崔皇后听说云麟家的小女儿云黛年已及笄,出落得亭亭玉立。就起了让李乐娶云黛为妻的心思,想着若是李乐成了家,有人管束着了,性子也能收敛一些。

于是,这次去往河东特意也将李乐带上,名为贺寿,实际上是想让两个孩子见见面,接触接触,若是双方能够看得上眼,那这门亲事就算定下了。

到了河东之后梅妃的剧吐果然有所缓解,但是毕竟腹中怀有龙种,车马不能快行,眼看着云麟寿诞临近,皇后便就让李乐带着礼物先行,代表自己和皇帝去往成德祝寿,顺便和云家女儿见面。自己和梅妃则随后慢行,既保证了路上的安稳,又不会失了礼数。

李乐一行人紧赶慢赶好容易在寿诞当天赶到了镇州城外,本想着辛苦赶路半个月,终于能够好好吃一顿休息一下的时候,谁成想一行人还没看到镇州城的大门,就被迎出城外的云麟给拦住了。

倒不是云麟不欢迎李乐,而是因为旱灾,镇州城内时疫肆虐,李乐乃是天潢贵胄,要是因为进城感染了时疫有个三长两短,那云家就算再怎么得皇帝荣宠也吃不了兜着走。

李乐辛辛苦苦大老远从河东赶路到成德,结果连马都没下就被堵在城门外,连顿热饭都没吃上得要回程,心里那是满肚子的不乐意,对于对面云麟的解释和赔礼也就全然没放在心上,当然也不可能注意到云麟的迎接队伍角落里混着一个身穿赭衣的瘦小身影。

那日云黛本来出城是要去疫病营里照看病患的,不过听说李乐来了便想去看看这个晋王:她知道晋王此行的目的,在心里对这桩婚事很不以为然,不过对于晋王云黛还是非常好奇的。

云黛悄声问云麟:“爹爹,哪个是晋王啊?”

云麟对着为首一个骑着白马的少年努努嘴:“那个,你们小时候不是见过嘛,不记得啦?”

云黛偷眼瞧了瞧:生得倒也是剑眉星目,仪表堂堂,只是一路风尘显得有些狼狈。

这和云黛记忆中的李乐差太多了,她嘀咕着:“怎么这么高这么瘦了?还以为会长成个大胖子呢……”

云黛和李乐严格说起来是见过面、说过话还打过架的。那次相见在十几年前,那年陛下五十大寿,特准云麟带着家眷进京贺寿。说来奇怪,贺寿那日来的孩子,就云黛和李乐年纪相若,大人们便把两个孩子放在一处,也不知道怎么,没一会儿功夫俩小娃娃就打在了一起。李乐作为男孩,比云黛高、比云黛胖、还比云黛大几个月,却生生被小云黛摁在地上胖揍……

所以,在云黛的记忆里,李乐是个又胖又笨又小气,说话大声、脾气暴躁还一直流鼻涕的怂包!

一只五丁包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