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书后,女配靠修仙饲养小反派

第69章 首席弟子

“嫂子!”看到林娴雅,魏书月犹如找到了救星,眼泪都出来了。

“我不要变成没有修为的普通人,我不要!你跟大哥说,让他找人来救我!”

“书月,”林娴雅眼含深意地看着涕泗横流的魏书月,“你大哥很快会过来,他为人清正端方,不喜见到你这般模样。”

不疾不徐的一句话,让魏书月立刻停止了哭泣,她回想起魏天扬那张严肃冷漠的脸庞,急忙擦干净脸上的眼泪,颤颤巍巍地说道:“嫂子,大哥真的回来吗?”

“已经在路上了,”林娴雅收回目光,看向悠闲淡定的陈清荷,“陈小姐,请您暂时不要毁了书月的修为,她大哥回来之后,一定会给您一个圆满的答复。”

魏天扬么?

陈清荷想起看过的照片,那人和小孩有千丝万缕的联系,她早就想见一见了。

“多久?”陈清荷没有立刻答应。

“二十分钟,”林娴雅犹豫了一下,说道:“请您通融通融。”

“可以。”陈清荷不紧不慢地扫了眼魏书月,“不过,这二十分钟我可不白等。”

“好说,”顺着她流连的目光,林娴雅瞬间明白了她的意思,微笑着说道:“家里的古董都是我丈夫拍卖回来的,您要是有看上的,我跟他说一声,您带走就是。”

“你做得了主?”见她一副温温柔柔的模样,陈清荷露出怀疑之色。

“当然,”林娴雅面色不变,轻声说道:“我丈夫为人温和,不会介意的。”

“那挺好,”陈清荷站起身,饶有兴致地围着客厅转了一圈,的确发现了几样好东西。

“这块奇石、墙上的画、还有架子上的角雕和紫砂壶,都给我包起来。”

她理直气壮地要东西,还要走了其中两样极为贵重的,就连魏书月都变了脸色,想讽刺她贪心不足,林娴雅却一如既往的镇静,直接叫来缩在厨房里的佣人,让他们赶紧把东西包好,放在陈清荷触手可及的地方。

“魏夫人爽快。”看着女人大方稳重的模样,陈清荷觉得魏家家主还是有些眼光的,否则怎么会看上这样一个内外兼修的女人。

“陈小姐,能让书月找个地方坐下吗?”见魏书月跪在地上,面色惨白的那样,林娴雅终究还是心软了。

“随便。”陈清荷摸着包好的古董,心里美滋滋的,紫砂壶和古画都是她比较中意的,尤其是那副画,里面画了一片高山,山上有一株古树,很像修真界的长生树。

所谓长生树,每一千年生长,一千年开花,一千年结果。结出来的长生果,是长生丹的主材料,能够拉长修真者的寿命,增加他们的修炼时间。

短则三五十年,长则一二百年。

修真者逆天而行,练气期有二百年寿命,筑基三百,金丹五百,元婴两千,化神五千,渡劫之后寿年也不过上万。

唯有飞升,才能与天地同寿,拥有数不尽的时光。

在此之前,每个修真者的修炼时间都是有限的,一旦没有进阶成功,等待他们的只有身死道消。

这时,长生丹的出现便至关重要,它能改变一个修真者的命运。

这也正是陈清荷要拿走古画的原因,只要她找到画中的地点,就有机会把长生树种进空间,到时候她可以炼制无数长生丹,回到修真界岂不是赚大发了?

魏书月坐在林娴雅身边,一直偷偷打量着陈清荷,不知她究竟有什么勇气来找自己,她知不知道,她的帮手很快就到了。

正想着,外面突然响起了引擎声。

林娴雅默然从沙发上站起身,“是天扬回来了。”

说完,她抬脚就要出门迎接,这时后面又开来了几辆车,里面走出来几个身穿道袍的年轻人,头发留的很长,用简单的发冠束着,颇有点电视剧里仙风道骨的意味。

为首的正是天一派的首席大弟子张易,他身后背着一把桃木剑,身材魁梧,肌肉虬结,比拳击选手还要惹眼。

他身后跟着七个男修,也都是一副超凡脱俗,与众不同的模样。

“魏家主,”张易一眼就看到了魏天扬,大步走过去跟他握手,“又见面了。”

“张道长,”魏天扬对他点了下头,“拙荆已经将事情统统告知于我,今天恐怕有一场硬仗要打。”

“怕什么?”张易看着他谨慎的模样,顿觉他太过胆小,“不就是一个散修,再厉害,她还能越过我去?”

张易是四大家族之一张家的继承人,三岁时便被测出有灵根,很快就进了玄门三宗门之一的天一派修行,因为天赋异禀,为人强势,很快就成了天一派的首席大弟子。

与生俱来的优势让他不论面对谁都极有底气,生平最看不惯比自己弱小的人。

因此他性格极为自负,面对同是修行者的同门,也很少露出平等的目光。

“走吧,让我去会一会这位陈小姐。”张易抬脚就走进了别墅,只一眼就看到了沙发上的陈清荷。

“咦?”他眯起眼睛,很快发现陈清荷就是之前在长白山时,勾得李修然魂不守舍的小姑娘。

他原以为陈清荷只是个普通人,当时并没有将她放在眼里,现在看到她,只觉得震惊。

如果她当时就是修行者,为何自己没有看出来?

张易按捺住心中的不解,抬脚朝她走过去,离她越近,就越能体会到修行者才有的独特气场。

这个人很强。

这是张易面对同辈,第一次产生了紧绷感。

他目光灼灼地盯着陈清荷,开门见山道:“你是修行者,之前在长白山为什么没有显露出来?”

陈清荷早就发现了魏天扬和这些天一派的弟子,无形中放出了自己的威压,让他们不要轻举妄动,否则就要自食其果。

“长白山?”陈清荷看着眼前五大三粗的男人,终于想起了他是谁,“是你啊,李修然的朋友。”

“我不是他的朋友!”听着李修然的名字,张易就皱起眉头,嫌恶地说道:“他那个废物不配当我的朋友!”

“是吗?”陈清荷似笑非笑,“可我把他当做朋友。”

顾云茶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