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永乐

第44章 总能说到点子上

朱高煦并不是脑子缺了根筋,他只是懒得去思考,以至于看上去着实憨。

知道当初被朱元璋召唤去应天读书的时候,朱高煦都干了一些什么吗?

朱高煦每天都要跟人打架,而打架的原因是一帮皇室子弟很爱欺负朱高炽这个小胖子。

讲实话,朱高煦真不喜欢朱高炽这位大哥,跟世子之位无关,单纯觉得这位大哥性格过于懦弱,再有就是看待一些事情两兄弟在观点上的差异性太大了。

然而,哪怕朱高煦不喜欢朱高炽,还是见不得别人欺负自己那位大哥,跟皇室亲戚当场打起来的次数不少,课堂之外的私下约架就更多了。

他们的弟弟,也就是朱高燧则是扮演着一个阴险狡诈的角色,告黑状是信手拿来,作伪证也是相当拿手。

三兄弟在应天一帮皇室子弟中慢慢混成了大头目的级别,只是后来朱允炆成了皇太孙,又让三兄弟的处境发生了变化。

又在后面,朱元璋钦定了朱高炽是燕王世子的身份,朱高煦和朱高燧也就回去北平了。

“你像我。”朱棣也不知道是想到了什么,有点突然地说了那么一句。

朱高煦愣了一下,咧嘴笑着说道:“我是爹的儿子,不像爹像谁。”

朱棣胡子一翘,嘴角也一勾,总得来说看上去心情很好。

这一次父子俩,一个说者无意,听者也没有多想。

附近的朱能听了若有所思地盯着朱高煦一直在看,心想:“是啊,二公子各方各面跟殿下都像。世子嘛……从身材样貌到性格跟殿下没有一点相像。”

而在这时,被堵在城门外回不去的朝廷将士,他们之中的将校商量了一番,推选出了人选求见朱棣,表达了投降的意愿。

“我也不驱你们攻城,更不会打乱你们的编制,以后在我麾下好好干。有功赏,有过罚,军规、道理你们都懂,不用我多说吧?”朱棣说道。

降军推选出来的人一听不用马上掉头攻城,更能保留编制,再听赏罚的道理,心态立刻稳了下来。

他问道:“殿下,那位……”说的是吕阳,本想说手段也太阴损了,顿了顿换成苦笑说道:“手段着实厉害。”

朱棣没好气,道:“更厉害的手段你们没见着。”

从评价的角度来说,朱棣觉得至少在后勤调度上吕阳能跟古之名臣掰掰腕子。

如果朱棣好生安抚又许下各种承诺,降军代表说什么都不会信的。

另外,朱棣会骂会开玩笑,倒是让降军代表真正心安下来。

毕竟,文人或许不知道朱棣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军方除非消息太过闭塞,要不然怎么会没听过朱棣是个武夫脾性的藩王呢?

讲实话,朝廷的将士对朱棣的感官不好不坏,纯粹是听从命令北上作战。

要说朱允炆以及其大臣一再乱搞让军方有什么看法?他们也就是碍于君臣的那层关系,爱戴什么的别提,没有各地哗变算是朱元璋留下的余泽在庇佑朱允炆了。

朱棣随后下令后撤,大军在真定城十里外驻营。

确认燕军撤出十里外,耿炳文一边让收拾自相残杀和相互践踏而死的将士遗体,吩咐完事情让谁都别打扰,自己则是去写请罪书了。

“如本将所料不差,朝廷必治罪于我。不知由何人顶替统帅大军?”耿炳文知道自己完了,能不能免罪则是看接下来朝廷对燕军作战是胜是败。

皇帝是儒教信徒,是吧?

朝廷的各个要职全是大儒担任,对不对?

可以指望他们能够正确判断局势吗?但凡有一口下酒菜,不至于醉成那样。肯定是不能奢望儒教信徒能懂军事的呀!

讲一件可能会很残酷的事情,但绝对不是捏造。宋末的文天祥情操无比伟大,军事素养则是稀烂到难以想象。他要是能够理解一些军事,即便只是一些军事常识,发出抗元的号召之后有那么多人响应,哪怕无法扭转乾坤,不至于将送人头重演了一次又一次吧?

儒家典籍作为哲学类的学问绝对顶尖,翻遍儒家的著作则是没有一本可以用来教人懂军事。所以哪位儒家的人懂军事,一定是百家隐藏在儒家里的奸细,要不然就是“长歪”啦!

考虑到独尊儒术之后很多诸子百家需要依靠披上“儒皮”求存,再则是后面儒家也在吸收百家学问充实自己,怎么能完全排除儒家之中有“奸细”的可能性呢。

所以,耿炳文思来想去对自己可能的下场能猜得八九不离十。皇帝和大臣全是儒家信徒又不懂军事,新继任的统帅能赢,他败了的事情会被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一旦继任的统帅也败了,他势必会遭到狂风暴雨一般的弹劾攻击,到时候他还是早早自杀为妙,免得拖累了家小。

而这一仗耿炳文败得并不甘心,觉得要是在河间府设防,依靠层层抵抗来消耗燕军的锐气,慢慢拖都能将燕军拖垮,胜利必然属于朝廷大军。他哪里能想到皇帝完全不懂拖越久优势越大的道理,竟是会下那种对敌军有利的旨意。

在耿炳文自叹自唉的时候,燕军这边正在举行会议商量接下来怎么办。

“此战固然得胜,然胜在建文乱命频出。经此一败,建文吃了教训,怕是会变得谨慎?”朱棣开会喜欢自己将想法讲出来,再看看有没有谁能够进行补充。

张玉说道:“便是如此,朝廷新败,君臣定将心神惊乱。便是数十万大军北上,南军多年未战,再有朝廷乱政之举,纵是名将亦不能指使。我军可乘胜南下,先夺保定,占此地利。”

大家都听明白了,张玉的意思是趁着新获大胜继续采取攻势,能够夺取保定,变成燕军拥有地利,进可攻退也可守。

吕阳见朱棣视线移过来,知道又要说点什么了,便说道:“殿下,诸位,真定城内尚有数万敌军,征虏大将军亦在。朝廷可会任凭大军覆灭?”

那还用说吗?耿炳文带来的这一批军队,号称三十万,实打实怎么也有个十五万左右,还是拱卫应天的“京军”,朝廷怎么可能随随便便就放弃了。

朱棣说道:“我军难以攻城。”

“非是攻城。”吕阳知道攻城会很傻,尤其是朝廷的援军随时会过来的情况下。他扫视了众人一圈,有点纳闷怎么没人想过要围点打援,也就将围点打援的建议讲了出来。

“敌军新败,互相残杀,自相践踏,死伤甚众。士气低迷无有出城可能……”朱棣越说声音越小,眼睛却是越来越亮。

荣誉与忠诚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