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植空间:神兽农女娇养独眼夫君

第18章 便宜弟弟咋有种不太聪明的亚子

干完了正事,花卷回去的路上发现张嫂子和自己的便宜弟弟还没走。

而便宜弟弟看到自己,一副见了鬼的样子。

“愣着干啥,回家呀!”

花卷看着这个姿色不错的弟弟,兴奋地拍了拍他的肩膀。

原主的记忆中这个弟弟本就生得好看,没想到见了面了更让花卷惊艳。

“回……回家。”

花眠木讷的笑了笑,然后跟在了花卷的身后。

看着姐姐的小身板,明明什么都没变,可好像什么都变了。

回到家中,院子里还是有股子淡淡的难以描述的味道。

花卷皱紧了眉头,这杀千刀的刘周氏!

而花眠看到花卷皱起了眉头,心中不免紧张起来。

又赶了许久的路,正好看到了盘子里还有几块糕点。

花眠宽了宽心,看来自己是多想了。

姐姐还为自己准备了糕点。

想着花眠就拿起糕点咬了一口。

“别吃!”

花卷正想着给花眠一个什么见面礼的时候,转头就看到便宜弟弟准备吃刘周氏给的糕点。

花眠顿时愣住了,嘴里的糕点愣是没敢往下咽。

“怎……怎么了?”

花眠怔怔的看着花卷。

“有毒啊,笨蛋!”

花卷走到花眠面前,抬头看着花眠的脸。

长得挺好看,也挺高的。

怎么就像是不太聪明的亚子呢?

“呸!”

花眠一听有毒,那还得了?

当即就吐了出来。

“你呀,要是想变成刘周氏那样,就吃吧。”

花卷看着弟弟呆萌的样子,忍不住搔了搔耳朵。

这孩子,还挺好玩的嘛。

“你饿了就先吃这个。”

花卷进屋去,然后从空间拿出了一棵茯苓菜。

……

花眠接过了茯苓菜,压的他手一沉。

他走出去张望了一番看了看院门,又进了院子打量了一番。

没错啊,是自己家啊。

可是他怎么就感觉他回错了家呢!

“你会做饭吗?”

花卷继续整理着新买的家具,然后问花眠。

“会。”

花卷啃了一口茯苓菜,真别说还挺好吃。

“太好啦,晚上咱吃红烧猪排!”

花卷心中大喜,终于不用吃烤肉了,也不用厚着脸皮去张嫂子家蹭饭了。

花眠头上滑下三条黑线,这真的是张嫂子口中说的那个姐姐吗?

话说……刘周氏被扔回了周老婆子家,周老婆子看着散发着阵阵恶臭堵着自家大门的棺材一脸嫌弃。

顺带着连棺材里的刘周氏也嫌弃了。

“让你小心点儿你不听,给我丢人现眼的丢到家了!”

“还不快自己爬出来!”

周老婆子浑浊的眼珠子瞪着棺材里的刘周氏。

不成器的东西!

不能替她排忧解难也就算了,她的老脸都被丢光了!

果然女儿就是靠不住。

“娘!”

“您怎么能这个样子呢?”

“我还不是为了你,才去招惹花卷那个瘟神!”

刘周氏心中气愤,她娘怎么可以这个样子?

明明是她送信给自己,说被花卷欺负了想让她帮着出气。

“你说说你,连个小丫头片子都斗不过,还好意思说是为了我?”

“你不丢人现眼都是好的,我老周家都烧了高香了!”

周老婆子心中也气恼,气花卷的所作所为,也气自家女儿不争气。

她甚至觉得,自己现在又低了赵氏一头!

越想越气,她冷哼一声手中的拐杖戳的哒哒响。

“这哪能怪我?”

“您不也是斗不过那个花卷……”

刘周氏被周老婆子骂的心中憋屈。

“你个不孝女,你还敢顶嘴!”

“你是要气死我老婆子呀!”

“哎呦……”

周老婆子捂着胸口假装哀嚎,然后一个转身嘭的一下就关上了大门。

留了刘周氏一个人风中凌乱。

花卷家。

“来看看姐姐给你买的新衣裳!”

花卷忙活了一圈,对于这个弟弟感到新奇的同时也极为喜爱。

因为花眠读书厉害啊!

花卷作为八阶神兽,她只是战斗力爆表,对于学问那是一窍不通。

所以……便宜弟弟考第一啊,花卷直接爱了啊。

花眠已经逐渐适应了花卷的变化。

对于姐姐给他买了衣服,他心里还是很高兴的。

只要姐姐不被赵氏欺负,什么都是好的。

花眠甚至有些喜欢现在姐姐。

他每次最怕的,就是自己还没去科考姐姐就被赵氏磨搓死了。

“我有衣裳……”

花眠嘴角微微翘起,可是话刚说一半他就瞥见了自己袖子上的补丁。

“别磨磨唧唧的,快去试试!”

花卷觉着有个弟弟挺好的,她穿越过来这么久一个人在家还挺无聊的。

花眠无法,接过衣裳进屋换了。

“奶奶个腿儿的,真好看啊!”

片刻后花卷看着一身玄色衣袍的花眠从屋里走出来,差点儿淌下了口水。

“怎么样……”

花眠被花卷盯得有些不自然,脸颊微微发红。

她虽和姐姐一同长大,可姐姐还从来没有这样盯着他看过。

更何况,姐姐像是变了个人似的。

“嗯!”

花卷点了点头。

颇有姿色,不愧是神兽的弟弟。

晚饭是花眠做的,手艺不比张嫂子差。

花卷这下很爱花眠了,这弟弟真好用。

吃完了饭,将另一间屋子的床铺收拾了一下,花眠今晚就睡这儿了。

第二日一早,花卷起来的时候花眠已经在读书了。

她心中欣慰,开开心心的就准备上山。

“姐姐,你做什么去?”

花眠自然是注意到了花卷,放下书本儿从屋里出来。

“上山去呀!”

“今日还要给醉仙楼送菜。”

对于亲弟弟,花卷自然不会隐瞒。

在神兽的认知里,血缘一脉相承,她和一母同胞的花眠血浓于水。

“我也同去。”

花眠说完就背起了筐子。

他不在家,这些活落到姐姐头上是实属无奈。

若是他在家还让姐姐一人去山上,那就是他的问题了。

况且就算姐姐变了,待她只会比从前更好。

“行,那你一起吧。”

花卷拍了拍衣裳,转身就朝着后山去。

有人帮忙,不要白不要。

等到了山上,又走了许久,花眠都累的气喘吁吁了,这才到了种菜的地方。

“这都是你种的?”

花眠抿了抿嘴,只觉得喉头酸涩,继而蔓延到了鼻头。

如此大一块地儿,姐姐一人这得劳碌多少个日夜?

懒鹅嘎嘎乱叫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你有一张卡牌待抽取>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