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权臣妻:偏执王爷,宠上心

第40章 一场雨

“你们知道什么,我娘可说了,这女人是什么样子呀,全看她男人是怎么对她的,王妃起色这么好,我看王爷对王妃定然很好,也是了,这京中像是摄政王这样地位的男人,后院里面少不了都有好些女人,可我却没有听说过摄政王后院有其他女人呢。”

“那这么说,王爷对王妃是真爱,好羡慕啊!”

姑娘们议论声越来越大,都在羡慕宁绾。

站在桥边观看了全过程的宁乔燕一口银牙都快咬碎了,凭什么!

她才是宁国公府最受宠的姑娘!

她应该过得比宁绾好十倍百倍才是!

还有淮安郡主,她竟然跟虚竹公子搅合在一起,京中三绝就她一人被孤立在一边,可恶!

宁绾也有虚荣心的,如今这么多女人羡慕她,她心里面自然满足,看向萧景昀的眼神越发温柔。

“王爷,你这么快就忙完了?”

萧景昀微微颔首。

宁绾甜甜一笑,亲自捏了一块糕点放在萧景昀嘴边。

“王爷,尝尝。”

萧景昀看了一眼宁绾,又看向她手中糕点,张了嘴。

岸边传来低呼声。

宁绾眉眼弯弯,这些姑娘也太没见过世面了,这样就大呼小叫的,要是让她们看见了王爷那完美的腹肌,不,她的男人才不让别人看。

萧景昀的视线就没从宁绾脸上移开过,看着她不断变换的神情,心中觉得颇为有趣。

“又在想什么呢?”

宁绾只觉得额头一痛。

“王爷。”

萧景昀看着宁绾红起来的额头,有些尴尬,更多的是心疼,他只是想跟宁绾亲近一下,明明用的力气已经很小了,哪里知道还是将她弄疼了。

“别动。”

宁绾将手下来,仰头看向萧景昀。

萧景昀动了动嘴角。

“对不起。”

宁绾笑了笑。

“没事儿啦,王爷不用说什么对不起。”

萧景昀看着她这傻傻的样子,眼神越发宠溺,大手已经抚在宁绾额上。

这个温柔的摸头杀,又引得岸边姑娘一阵惊呼。

淮安郡主一直有注意宁绾他们这边,岸边的惊呼声自然也没错过,她嘴角微扬。

他对面的虚竹公子轻笑出声。

“看来郡主殿下不专心呢。”

淮安郡主看了虚竹公子一眼,又低头看了一眼期盼,只微微一笑。

“虚竹公子能说出这话,说明公子你也心不在此处。”

虚竹公子笑声更大,将棋子放回罐中。

“着实是京中百姓太热情了。”

他说着眼睛看向岸边。

“我才出去几个月,似乎过错了不少有趣的事情,比如摄政王妃。”

淮安郡主听他这么说,只浅浅笑着,并没有将话接下去。

等到宁绾他们的船只远了些,周围的嘈杂声才小了下来。

宁绾也觉得自在不少。

她抬头看天,这才惊觉天色暗了下来,又看向前面的湖水,总觉得心中不安,宁绾扯了扯萧景昀的衣袖。

“王爷,我们回去吧。”

萧景昀看了看,微微颔首。

船只很快调转方向。

宁绾微微松了一口气。

只是这天却一下子变了脸,豆大的雨滴开始落了下来,幸亏他们是在船舱里面,很快宁绾只能听见雨水撞击船只的声音。

宁绾下意识摸了摸手臂。

萧景昀见状,将她往怀中一带。

宁绾没挣扎,反而娇嗔的说道:“这雨一时半会儿是停不下来了,今天这三绝宴怕是开不成。”

萧景昀皱了皱眉头,他对这些宴会不感兴趣,想到那什么虚竹公子。

“你若是喜欢这些宴会,可以在王府设宴。”

宁绾才不干,她可不喜欢给自己找麻烦。

“不要。”

“筹备宴会多麻烦呢,万一要是遇上一些不长眼睛的客人,那更加糟心,我今天本是来给淮安郡主撑场子的,三绝宴要是开不成,那就等再等其他时间了。”

萧景昀见宁绾想着的是淮安郡主,他面色缓和些。

“嗯,府上的事情你做主就是。”

这话让宁绾心跳了跳,她抬眸含笑的看向萧景昀。

“你就不怕我乱来?”

萧景昀眉头都没皱一下。

“你有我。”

简简单单三个字,却让宁绾心中甜滋滋,她心情愉悦的靠在萧景昀怀中,脑袋在他胸前蹭了蹭。

“王爷,你真好,你是天底下最好的男人。”

追雪听见这话的时候和萧景昀的侍卫很有默契的对看一眼,然后默默移开视线,目光看向湖面。

萧景昀神情舒展。

陡然间,船只抖动了一下。

萧景昀柔和的神情顿时冷凝起来,他紧紧抱住宁绾,低声道:“闭上眼睛,抱紧我。”

宁绾意识到事情不对,照着萧景昀的话去做。

追雪和侍卫也戒备起来。

很快宁绾就闻到血腥味儿,她搂着萧景昀的手紧了紧,下意识睁开眼睛,便看见有黑衣人从水中窜出来,银白的剑光直直朝她这边刺过来。

她心口一紧。

萧景昀却腾空而起,宁绾的眼睛很快被雨水冲得睁不开。

她以为他们会落水。

不过萧景昀永远不会让她失望,她在感受到身体腾空然后再降落的时候,下意识叫了一句。

“萧景昀。”

“别怕。”

宁绾感受到耳边温热的气息,她微微抿唇。

“绾儿!“

“郡主!”

宁绾听见声音,这才睁开眼,最先看见的是萧景昀。

她扬起一抹笑容来。

“绾儿。”

淮安郡主带着人也已经到了她们这边。

宁绾看见被淋湿的淮安郡主,她心中也很熨帖。

“绾儿,你没事吧?”

宁绾摇摇头,示意萧景昀让她下来。

萧景昀却没动,而是看向淮安郡主。

“她淋了雨,我带她先回去。”

他根本不给淮安郡主和宁绾说话的机会,抱着人在侍卫的拥簇下离开了。

淮安郡主身边的侍女却有些生气。

“郡主,你看你也是担心摄政王妃,自己都淋湿了,哪里知道摄政王竟然这样。”

淮安郡主看着他们离开的背影却笑了笑。

“行了。”

她转头朝湖面看去,湖面又恢复了平静,谁能想象得到先前哪里有一场厮杀呢?

“我们也走。”

马车内

宁绾还有些生气,埋怨道。

“萧景昀,淮安也是担心我,你怎么能那么冷淡的对她。”

“她一个娇娇女情愿被雨淋湿也要上前来看我的情况,那是将我当成朋友了,你却冷着一张脸,你这样让我很难做。”

梧桐清冷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