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权臣妻:偏执王爷,宠上心

第28章 侍妾

“母妃,宁楚那个贱人呢?”

想到永和宫里发生的那些事,萧平贺就一肚子的火气。

他让宁楚去给萧景昀下药,她怎么自己喝了?

还有,为了双重保险,他分明借着敬酒的机会也给萧景昀下了药,可到最后为什么药还是被他给喝了?

若非他喝了双份,效果能这以强烈?

差点要了他一条命!

要不是太医救治及时,他这会儿早已一命呜呼了。

想到这里,萧平贺就气怒不已。

一提起宁楚,于妃就满脸的怨恨。

“那个贱人被宁国公给带回去了,她居然敢在宫里勾引你,实在是太不像话了!”

萧平贺抓着于妃的袖子道。

“母妃,我是被人陷害的,一定是萧景昀那个卑鄙小人陷害我,我要见父皇,还有宁楚那个贱人,给我弄死她,她死了就没人敢提这件事了。”

于妃也是被他弄得六神无主了,当即便安抚道。

“皇儿你放心,母妃都会替你办的。”

与此同时,宁国公府那边。

宁国公将宁楚带回府后,命人上了家法,狠狠的打了几鞭子,要不是宁乔燕拦着,他怕是会直接打死她。

宁乔燕劝道。

“父亲息怒,这件事情已经发生了,咱们得想法法子,不能让她坏了我们府里其她姐妹的名声啊。”

宁国公气得一把将手中的鞭子给扔地上了,怒道。

“还能有什么办法?那可是皇子,皇上不开口,我敢把她塞四皇子府去?”

宁乔燕真是恨极了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宁楚,她也巴不得让她被打死算了,可是,她活着还有用。

于是,她缓缓开口道。

“爹,可以让摄政王去跟皇上提啊,他现在毕竟是您的女婿,难道,他能看着自己妻子的娘家闹出这等丑事吗?”

经她这么一提醒,宁国公瞬间有如醍醐灌顶,他拂了拂袖子,抬脚就往外走。

望着宁国公消失的背影,宁乔燕勾了勾唇,眸中闪过一抹志在必得的光。

摄政王府。

都快要宵禁了,外面还有人来报,说宁国公求见,宁绾立马明白他来干什么了,定是皇帝把他叫去骂了一顿,却没有告诉他接下来该怎么办,所以,他来找萧景昀想法子了。

萧景昀眸中一厉,看着她道。

“你且先休息,本王去去就回。”

宁绾点头,让惜月给她拆头上的发饰,萧景昀则去了前院。

宁国公一看到他,立马便上前要行大礼。

“下臣参见摄政王。”

萧景昀虚扶了他一把,道。

“你我翁婿一场,那些虚的就不必了,国公爷有什么话便直说吧。”

宁国公也不敢坐,站在那里艰难的吐出一句。

“王爷,今日宫里的事情,您想必也知道了,但陛下并没有明示,所以,下官特地来找王爷讨一个法子……”

然而,他话还没说完就直接被萧景昀给打断了。

“这事国公爷来找本王似乎不太恰当,毕竟,这是你女儿自作自受,不过,你既开了口,本王若是不帮你一把似乎又说不过去,你且回去吧,明日进宫我自会向父皇提。”

宁国公欣喜若狂,连忙揖了一礼,然后就告辞了。

萧景昀只说宁楚是自作自受,他只当是宁楚自己犯贱要去勾搭四皇子,却不知萧景昀指的是她下药害别人不成反把自己给搭进去了。

打发完了宁国公后,萧景昀立马就起身回了主院。

宁绾一见他回来,立马就问。

“我父亲来找你,可是为了我那二妹的事?”

萧景昀点头。

“父皇今日在宫里只把他给骂了一顿,让他把女儿领走了,却并没有指示,你父亲怕万一处置不好,惹怒了父皇。”

宁绾闻言立马嗤笑了一声。

“出了这等丑事,他就是将人给打死了,皇上又能说什么?看来,让他来找你进宫说项的事情,是有人给他出了主意了。”

以宁绾对府中那些女人的了解,像这样的主意,一看就是宁乔燕出的。

前世里,她可没少跟宁楚勾结在一起做那些见不得人的事情,宁楚若是死了,她上哪里找帮手去?

萧景昀除掉外袍,从她背后搂住她。

“她要是死了,岂不是便宜了萧平贺?除非,你舍不得本王对萧平贺出手。”

宁绾立即摇头。

“王爷,萧平贺这个人无才无德还无肚量,除了会利用他那点仅有的男色使出了些上不得台面的手段外,他还能做什么?王爷若想杀他,妾身愿意递刀子。”

她的话成功的取悦了萧景昀。

“你真是越来越会说话了。”

说罢,她一把将她打横抱起,将她放到床榻上,然后吻了上去。

一夜缠绵。

翌日一早,萧景昀便上朝去了。

等他下朝回来后,宁绾便听说,宁楚要被抬进四皇子府做侍妾。

没有良辰吉日,没有嫁妆,直接就赏了她一顶小轿,等到天一夜,就命人趁夜给抬进四皇子府去。

可见,这皇帝也是气狠了。

毕竟,当时看到的那个画面实在太具有冲击力了,萧平贺在皇后的寿辰做出这种淫乱宫闱的事情,他若不是皇帝的亲儿子,皇帝当场就能让人把他给拖出去砍了。

至于宁楚,要不是看在老宁国公的面上,皇帝早就赐了她三尺白绫了。

“那四皇子呢?”

萧景昀看着她,眼睛危险的眯了起来。

“你关心他?”

宁绾先是一愣,随即摇头道。

“我就是在想,只罚三个月的禁足,太轻了,不痛又不痒的。”

萧景昀的脸色这才好看一些,说道。

“他负责的差事都交给别人了,三个月不能参与朝政,于他来说,比打他五十大板还要难受,而且,趁着这个机会,我也在几个重要的位置上按插了自己的人手,你以为,三个月以后他出来,他还能翻出什么浪花来?”

宁绾闻言,这才松了口气。

不过,以她对萧平贺的了解,他可不会这么轻易的就认输。

这时,惜月挑帘进来,禀道。

“王妃,多宝阁送来一张帖子,说是近日得了一把上好的琴,请了各大世家的姑娘和小姐,要为那把琴寻一个良主。”

梧桐清冷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