造化神起

第17章 国策论

马车缓缓而行,或因骈马太过于苍老,走起路来竟有些跛脚,车舆内高低起伏地颠侧着,里面的人,身体也跟着摆动。

无阙从震惊中回过神来,看着因慷慨高谈而胀红脸的孟竹筠,心底是由衷地钦佩。

“先生所言的逍遥,并不是寻求己身的自在,更像是一种期盼,挣脱自我,追求真我。这个真”,是你想要改变世界,让众生得道,这才是你所追求的逍遥。

无阙看着他,徐徐的说道!

或许他并不是要一个答案,而是想把自己的心声说出来,而孟竹筠也并未回答,而是在盯着无阙看,眼中仿佛透着光。

两人默默地相视,但都无言,他们就像一对忘年交,站在彼此的纬度,去看这光怪陆离的世界,遵循着内心,有的侠义,有的心怀苍生。

过了好一会,等无阙气息均匀些后,孟竹筠才开口说道!

“我给你讲一个相国大师的故事,这是他所认为的道,以及能者济世思想的萌发过程”。

无阙轻点头颅,躺在坐板上看着他。

“在相国大师年轻时,曾广游四海,出入各种洞天福地,以求长生之法,他天资出众,具有一颗菩提慧心,在这不毛之世常施善德。有一日,他路过一财主家,观其朱门富贵,文曲星落在其中,便想会一会这府中之人,财主贵胄见相国大师僧侣打扮,便将其迎入屋中,点檀香灯,沏清茶,府上人皆沐浴香汤,以此来恭迎。相国大师见状,问为何如此盛重,贵胄回答道:见僧如见佛,今日佛入我家门,说明了佛也知我富贵,要仰我这炷香,连佛都有求于我,那么世人也必定更敬我。相国大师听了摇摇头,我并不是来讨香油钱,我是观你府上文气直冲霄汉,必定有不凡之人,所以叩门欲见,谁知朱门重功利”,“低头把佛看”,说完便摇头出门!接着他又路过一个寒门,呼啸的北风,灌入墙檐的罅隙中,冷得屋中的人瑟瑟发抖,相国大师走了进去,一个蓬头垢面的少年,用衣袖擦拭着一块漆黑,对比其它地方比较干净的地板,让他坐下,然后用残缺的破碗,盛来一碗冰水端上前给他,接着将梁木折下来,生起了一堆火,两人就在这漆黑的房间中坐着,屋子里头时不时传来一阵咳喘声。相国大师问他,天气如此之冷,为何自己进来才生火。少年用颤抖的语气回答道,阿爸说,佛进家门,是知众生疾苦,要普度于我们,不能把佛的金身玷污了。相国大师闻言,心里感叹道“寒门陋室也”,“却把佛来敬”。世人皆知菩萨善,有人为了钱财福禄,把佛举过头三尺来拜,有人为除贫苦疾病,甘愿把世人都当成佛,只求伸以援手,那么佛是度富贵,还是度贫苦?浮屠若生,心至诚者皆得福报,佛度一切。说完相国大师走进屋内,看着躺在薄木板上的人,漆黑的环境中看不清其样貌,但能感受到他的痛苦,枯槁的身躯,皮连着骨。这时相国大师捡起一块瓦片,对着自己的胳膊划落,剜下一块肉来,喂进他的嘴里,血液不停地在滴落…

那一天过后,相国大师遁入空门,不参天地,不拜神佛,香案之上只挂了“苍生”两字。自此,他便本着怀悲济世之心,庇佑山下无数凡人。

孟竹筠讲完!无阙的心翻起了滔天巨浪,他从未听闻过,除了万古传颂的佛陀,有人能如此心怀苍生。

以前他很感激自己的师尊,认为是他将自己抚养长大,虽然平常总是见不到他,但每一次生日,总会有不一样的糖豆吃,直到那晚过后,他才真正明白,那是在怜悯可怜虫罢了,不过是为了内心少一点愧疚,随意地施舍。

“有朝一日我真想见见他,相国大师的道,和先师你的道不同,他是救人,你是救世”。

无阙用肯定的语气说道!

孟竹筠一听,内心如金泉涌出,灵魂仿佛被仙光一照,那种感觉像是觅到了知音一般。

“侠士你当真是这个世上第一个懂我之人,书儒的弟子,从小便跟在我身边,却也悟不出这个道理,没想到你一点就通了,书儒我实在是有幸能遇见你这个知己啊”!

孟竹筠喜悦之情,溢于言表。

无阙脸上也努力蠕出一丝笑容,在回应着他。

这时孟竹筠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伸手从胸口的衣兜中,掏出一本破旧的古籍,一脸郑重的将它打开。

只见古籍上,用金粉密密麻麻的写满小字,形状像是蝌蚪,扭缠在一起让人看着脑袋发胀。

孟竹筠像捧着一个绝世佳人,生怕它摔下,小心翼翼的翻开书页,然后将它送到无阙面前,开口道。

“这是我在相国大师那,求来的治世孤本,世间再无其二,是上古大儒所遗之物,阐尽庙堂诸理”。

无阙看着那薄薄的几页纸,知道必定是字字珠玑,通玄莫测,便开口问道。

“先师这书所言是甚,能让你如此对待”。

孟竹筠眼中含光,娓娓说道。

“这本古籍称作国策论,是一代大儒治国持度的思想结晶,随其长埋黄土千万年,里面记载了四种天机奇术,行军、济世、纵横、霸下、分别涉及,帝王,将军,文相,诡谋,集国家中枢之大成,是我儒道宝典”。

“那它有何用呢”?

无阙不解的问道。

它复杂程度玄究天人,非圣贤难以参透,相传行军是指兵法之道,分为九诀,其一,不战而屈人之兵。二,善之善者也,兵者,国之大事,死生之地,存亡之道,不可不察也。三,道者,令民与上同意也,故可以与之死,可以与之生,而不畏危。四,将不能料敌,以少合众,以弱击强,兵无选择,曰北。五,攻其无备,出其不意。六,用兵之法,全国为上,破国次之;全军为上,破军次之。七,用兵之法,十则围之,五则攻之,倍则分之,敌则能战之,少则能逃之,不弱则能避之。八,用兵之法,无恃其不来,恃吾有以待也;无恃其不攻,恃吾有所不可攻也。九,静如处子,动如脱兔。

“纵横是指阴谋阳谋诡论,其中心是合纵连横,纵横捭阖,要知大局,善揣摩,通辩辞,会机变,全智勇,长谋略,能决断。以揣摩之术深察其内心,看其同异,权谋之术决断,或拉拢或分化,事无定主,说无定辞用以离间势力”。

“霸下是指帝王术,济世是指文相济世之术”…

……

当孟竹筠说完,无阙能从他的话中听出激动,这不正是他所要找寻的救世之法吗?

安社稷,正臣纲,思变法,厚天下。

“先师习得此法必定能为苍生造福,晚辈真替你感到高兴”。

哈哈!

孟竹筠笑道。

“是啊!此趟回去我必好好专研,如果侠士没什么事的话,可跟我回府上养伤,我等一同学习,将来对你闯荡天下,必能成为助力”。

闻言!无阙心里有了心动,不是他贪图古籍玄法,而是他对这个中年人有莫名的好感,身体油然升起亲近之意。

“先师,你日后唤我无阙就好,承蒙看得起,那晚辈就叨扰一阵了”。

“如此甚好”!

“如此甚好”!

孟竹筠一连说了两次,他打心底里喜欢这个年轻人,或许是冥冥中有所注定,他曾感觉自己生命会遇到一个人,虽不参与自己的过去,但会让余生更精彩,而那个人现在已经出现了。

跛脚的马还在不停地走着,似乎上天将它的速度夺去了,却给了它更长的耐力,车舆内已经看不到烈日透在帘子上的光了,无阙安静地躺着,心里是前所未有的满足,有明天,有前路,这就够了。

雾深觉云浅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