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大雨没停

第5章 缘分的开始

路闻淮就在我旁边,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也算是我的同桌,隔着一条走廊的新时代意义上的同桌。

中午是不能回家午休的。我们那个地方都那样,我从来也不知道其他地方是不是,甚至学校从来也没有解释过为什么要这样。

不过也是,关于学校的规章制度,向来也是没有必要跟我们学生解释的,比如为什么要早上7点就开始早读,哪怕我早上的课都困得要死;为什么要晚上10点半才放学,哪怕我因为每天只睡不到8个小时。

民间比较正常的解释是,节约时间。

行吧,节约时间。

不过我不接受!不过,我不接受又能有什么用。

于是,还是和四十多个同学一起在教室趴着午休,……流着哈喇子。

晚上没有睡满8个小时的我午休起床的时候,迷迷糊糊的醒来。睡麻了的手臂微微一动,我去。什么玩意?湿的,瞬间给我整的一个激灵,诶,醒了。

睁开有点肿的眼睛,动一动已经麻了的手臂,仔细一看,好家伙,看不清。

毕竟有300多度的近视呢,毕竟午休的时候,教室的环境还是很舒适的。拉上窗帘,那感觉就来了。昏暗的光线下,在标准的据说还是申请了专利的书桌上,有一滩....

水。应该是口水了。

我有点尴尬且无语。

后来我还专门去知乎上找了一下资料,趴着午休,由于口腔被压住了什么东西,反正跟唾液分泌和吞咽机制有关的,就唾液无法正常的流进嘴里。就……

就流出来了。

先擦擦自己嘴上的口水,再拿出纸来。一边拿一边瞄一瞄周围的同学醒没醒,活脱脱的做贼一般。

废话,这么丢脸的场面,不得控控场啊!

幸好,没有人醒,毕竟学校想用一道下课铃声就叫醒这些每天可能连7个小时都没有睡够的人,基本不太现实啊。

我心里松了一口气的转过头来,突然,左边,隔了一条走廊的地方,有灯光。

我去,鬼片现场啊!

我收了收被吓大了的瞳孔,定睛一看,

原来是手机啊....~

路闻淮正低头看着手机微弱发光的屏幕,聚精会神。

这个界面,有点看不清。

但是,他那个姿势却是极有可能看到我流口水的睡姿!我心里一个警惕,皱皱眉,陷入了纠结。

去问问?

我又不是真的傻,问了不就啥都暴露了吗?这现在也不熟,一开口连说点啥也不知道,还,还问这种问题。

我疯了?显然没有。

只能宽慰自己,像这家伙一样,午休都要玩玩手机的人,在玩手机的时候一般都是很专心的,打雷听不见,别人说话也听不见,站他跟前都听不见的那种,应该不会注意到我这种连声音都没有的小动作。

我稳了稳心神,下午的课要开始了。

刚刚收回自己的眼神,路闻淮就看了过来。

好像也没有那么专心啊!

我有点慌,不行,心头不虚就不虚,我装作没有看见他的目光一样,从书桌里拿出我的物理书。

路闻淮看了我几眼就低头清扫战场去了,将手机关机,然后小心翼翼的装进书包,捣鼓了两下,应该是装在一个隐蔽的角落吧。

我用余光默默的注意着他。

晚上,生活委员安排打扫公区的人,每一组一周,按照学号,我和路闻淮一组。

好巧。

我们是第一组,所以现在就要开始打扫卫生。第一组里还有我的老同桌,真的是好久不见了啊。其实就是一会会,只是和以前亲近的人再一次参加一些比较亲近的班级活动,还是分开以来的第一次。

第二天早上,我们一起拿着工具去公区,一边扫地一边聊天。当然,主要是我和我的老同桌聊天,聊得

“哥,你的声音是一直都这样的吗?”路闻淮突然发问。

“啊?”我先是被他的一声“哥”给整懵了,然后反应过来,“不是,不过很小的时候就这样了。”我礼貌而疏离的一笑。

路闻淮的话挺多的,我们一组7个人,我俩经常也能扫到一块去。

“我去把那儿扫了,你把那边扫了吧”刚刚开始的一个卫生小组,还不是很完善。有人在偷懒,只能由我这样任劳任怨又勤奋的孩子来完成任务咯。

路闻淮离我最近,我看他也没有偷懒的样子,就随手安排一下。

“好”路闻淮乖乖的走过去,最后我们一起把打扫工具一起拿回教室,踩着点进入教室。

拿着扫把跑步的感觉不太好,手和脚都要不协调了,扫把腾空只能拿起来,搞得我现在手臂都有点酸了。

微微喘着气,我和路闻淮站在放工具和垃圾桶的阳台上,我用余光微微地看了路闻淮一眼。

刚刚铃声响的时候,我跑在他后面,路闻淮他好像还等了一下我来着。

第二天中午,又是一滩水。

你妹,我暗骂一声,更加尴尬的拿出纸巾。今天,玩手机的路闻淮在我一睁眼抬头的时候就停下了自己手上的动作。

我迷迷糊糊,而且轻车熟路的拿出纸巾,突然,我注意力极其敏锐的转头。有人在看着我,我浆糊一般的脑袋里只有这一个想法——称得上是极其敏锐的感觉了。

一秒钟的转头之后,正对上路闻淮的目光。

尴尬,尴尬,尴尬....(一排乌鸦飞过)

他挠挠脑袋,咧嘴一笑,露出大白牙说“那个,你中午睡觉流口水啦?”疑问的语气。

我去,疑问的语气,你不都看见了吗?!我有点尴尬的没有说话。

然后这家伙就很没有自觉地继续说:“其实你中午睡觉的时候还打呼了”说完,继续挠挠脑袋,有点憨憨的笑着。

憨憨?个鬼!果然是没有最尴尬,只有更尴尬。

我只能尴尬的笑笑,“是吗?”

这种情况真的是,既不能承认,又不能否定。

“嗯,”路闻淮憋着笑,“你还真的信了?”

我也继续笑着,尬笑着,“嗯?”

你妹,难不成,这哥们,骗我的?!

彻底憋不住了,“骗你的,哈哈哈哈....”路闻淮哈哈地笑起来,声音不大,但是,

笑容满分。

是的,满分。一个很开朗的开场。

总有些男生,用着高中生的身份,干着小学生的事。

有时候,故事的开场就像是老天爷随手开的一个玩笑,在你什么也不知道的时候,它就叫了action。

路闻淮,简直是对不起他这个名字,一整个,

大傻子。

主动搭话之后,路闻淮下课总是爱和我说说话,话不多,只是几句打趣而已。却占据了我下课闲聊总时长的一半时间。

毕竟我也不是总在闲聊。

理科班的内容对于我一个擅长文科的人来说,有点难,有点难以适应高中老师的教学方式。无意间,我瞥见路闻淮上课睡觉,白白的侧脸,脑袋却是一点一点的,

有点可爱,有点像旺仔。

视线往下,他的书上却全是笔记。

后来默默的打听到,原来很多人在暑假的时候就补习过了。路闻淮直接用的就是他补习的时候用的书。

全是笔记,别人都已经学到了高一下的内容了。

我呢?我那三个月,用着中考失利的借口,开开心心的玩了三个月呢。越是考差,越是玩,我甚至熬了好几个通宵,只是为了看小说。

现在却是一本也想不起来名字。

一种慌张从内心升起,怎么也压制不住。

下课还是经常和路闻淮闲聊,美其名曰,和优秀的人学习。

墨斯伯格

作家的话
如果大家点开看的时候,觉得,欸,还可以看,也可以收藏一下下,我会努力更新的。谢谢大家!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叮~你有一张卡牌待签收>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