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大雨没停

第37章 想?

我慢慢的走进教室,还在和别人说话的路闻淮机缘巧合地正好侧着身子,想来是准备哈哈大笑的时候,

总之,他转过了身来。

应该是侧身的时候,余光里瞥见了我吧。

我笑着看向他,走向他,问:“张杏伊坐哪儿啊?”

嘴上丝毫不提他。

路闻淮微微的笑着,大声的吼了一句“张杏伊,有人找”,然后,

然后全班都转头来看……

我的脸蹭的一下就烫了,偏白的皮肤上,不知道那一抹红色会不会很显眼,

不管怎样,我也只好装作镇定的对着大家笑了一下。

然后,转头,嗔怒着瞪了路闻淮一眼。

显然,

没有什么威慑力啊……

路闻淮微微点头,好像在表示自己知道了。

知道了?个鬼啊!

路闻淮就像一只看见了香蕉但是不能摘下来的猴子一样,脸上带着微微的笑意,围着我一直打转。

张杏伊坐到了最前面,笑眯眯的朝我走过来。

而这小小的片刻之间,路闻淮围着我走来走去看来看去的感觉,实在是不太美妙啊。

站立不安,哪哪儿都不对劲的感觉。

我只好跟着他一起转圈圈,企图用正面对着他。

但是路闻淮果然是猴子一般的人物,他在我身边转一圈,两圈,我才能反应过来跟着他转动一下,无奈之下,我只好伸出手去抓住他。

我一伸手,抓住他的肩膀,像是在哄小孩子一样的笑着跟他说:“大哥,别乱动了。行不?”

路闻淮被我轻轻的抓住肩膀后,才真正地停了下来,站在我跟前,看着我露出无奈的笑容,路闻淮咧嘴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我看着他的小虎牙,心想着,这家伙,耍我呢?!

正要发作,张杏伊走到跟前,满眼笑意的看着我和路闻淮打打闹闹,

就像三周之前的那样。

我回头又瞪了路闻淮一眼,放下手,准备走过去和张杏伊说说话,可一松手,路闻淮就像是被解除了禁制一样,又开始围着我打转。

我能怎么样?

无奈的一笑,没有什么说服力的说了一句:“你够了啊……”

路闻淮还是笑着在我旁边跳过来跳过去,一边蹦蹦跳跳的,一边转圈圈。

得,真^猴子

“我都要被你转晕了。”话一说出口,声音不大,可竟是那种温温柔柔又无可奈何的语气。

当真是在哄小孩子了。

张杏伊一脸笑意的看着我们俩,路闻淮和我打闹着,她倒也是不管,就在一旁笑,我无奈的回头瞪她一眼,

怎么,现在都流行幸灾乐祸了吗?

你变了!你不再是大明湖畔的……

张杏伊看见我无奈的一瞪,更是变本加厉的笑着,这下可好,直接捂着嘴笑了起来。

笑了两下,张杏伊在一旁开口了:“路闻淮这是想你了……”

话一出,我愣在原地,

想,我?

是我理解的那个意思吗?

一瞬间,我直接目光如炬的看向路闻淮,对视的那一秒,

我红着的脸颊,他满含笑意的目光……

我又收回了目光。

在心里暗骂自己操之过急了。

路闻淮还在我身边转着,跳着,他开口说:“就是,你都不知道你不在的时候,”

他开口的时候,我就又调整过来了,

我不在的时候,我默默的深吸一口气。

怎么了?在心里小声的想着。

我的视线还是像以前一样,在他说话的时候,就看向他。

路闻淮也笑着看向我,他说:“打羽毛球都没有意思了。”

……

心里还是满足的。

至少,我和他,还有一起打球的情分吧。

可是心里,除了满足之外,那慢慢蔓延的慌张和不安已经被当时当下的热闹遮盖住了。

除了这些已经过去了的,洒在了空中,再也收不回来的东西,我们之间的联系,

其实淡得可怜。

可是此时此刻,不是想这些的时候。我只是被一种“原来我还是被你们惦记着”的心情包裹着。

那种满足感产生的意思是,这就够了。

和路闻淮又说闹了一会儿,我抬手一看手表,得回去了。

又是匆匆的告别,路闻淮这次还是跟着我走了出来。

我俩是一边说话,一边走出来的。

路闻淮跟我再三的提出:“下次一起打球啊!”

他的手轻轻的抓着我的袖子,一副得不到肯定答案就不放手的模样。

像一个跟大人耍赖,想要吃糖的孩子。

“好好好,下次。好吧”我轻轻的想把我的袖子扯出来,嘴上说着肯定的答案,心里甚至已经在想课表的重合度了。

但是,路闻淮呢?他是一个会去看课表,研究课表的人吗?

路闻淮还是不肯撒手:“记得啊……”

“知道了……”我无奈的说着,

突然间,上课铃声响起,我心里一慌,“我去,”瞪了路闻淮一眼,

终于是凶了起来,

“我先上去了,下次说。”

我冲上楼梯,转身的时候,看见路闻淮站在原地,却没能看见他的右手手指微微弯曲,笑容从刚才的无赖一般的灿烂变成了和我刚才极其相似的无奈。

在上课铃声的第三声结束的时候,终于冲回了教室,一看老师还没有来。我深深的呼出一口气,松了一口气地走进教室,迎着大家的目光竟也不觉得尴尬。

帅气如我。

第三周之后,我们迎来了月考。坐在文科第二考场的我,心里奇怪的生出一丝满足,

这种奇怪的满足,叫做骄傲。

当我听到12班的第一名的年级名次时,这种骄傲的奇怪感更加强烈。

……

我还是不怎么跟12班的同学说话,考完之后,一边想着,不听成绩,不听她们的讨论,一边呢,耳朵疯狂的钻进各种小道消息。晚饭的时候,实在是被教室里的人大声对答案的声音吵得心烦。我赶紧拿上饭卡就跑去le小卖部。

冬天的小卖部,是散发着各种香飘飘味道的小卖部,

正想着老板还挺会做生意的

然后发现,小卖部的名称后面应该再加一个,以及信息收集部。

一到小卖部,各种讨论更是层出不穷。人围了一层又一层的,跟千层卷似的。

人群中,高挑的肖涵墨显得挺显眼的。正和旁边一个女生讨论语文成绩的肖涵墨应该是凭借着身高优势,也看见了我。人群中,在我眼里那般显眼的肖涵墨就像电视剧里演的一样,

她高兴的冲我挥挥手,然后我

没有心动…

其实,我们不太熟。

只是,若换做是我,断断是做不到跟还不熟的人这样开朗直爽的打招呼的。

可,

她就是可以,

可以那般轻易的做出我一直想做,却怎么也做不到的事儿。

是,我太弱了吗?

看见肖涵墨的挥手,我的第一反应很可笑的,竟然是

她在叫我诶。

这种反应,竟然是,荣幸之至。

然后,刚才在教室里对那些人的对答案行为不屑一顾的我,现在,就跟着肖涵墨和她那个我一点也不熟的同学聊起了成绩。

不知道该说是我双标,还是这一班的同学资源就是不一样。

肖涵墨她们已经知道了这次语文的年纪排名。

肖涵墨说到这儿,才终于又看了我一眼。

她的视线从一米七的海拔穿过我的头顶,落在我的身上,“你好像是年纪第二诶”

“真厉害”

然后又转过头,跟她的朋友说话了。

我却是被这个惊喜炸惊在了原地,先是一懵,然后是猛烈的欢喜。

再然后,还是那个反应。“真的吗?没有啦”

可惜,平常说话并没有微信里的引用模式。

不然,她们就会知道,“真的吗?”对应的是“年纪第二”

“没有啦”对应的是“你真厉害”。

可惜没有,所以我的话显得那般的…凌乱。

在这个人潮涌动的地方,留下了一个人的兵荒马乱。

墨斯伯格

作家的话
希望写一点含蓄的东西。不知道大家有没有注意。
1,在心里小声的想。为什么是小声?
2,我和路闻淮是一边说话一边走出来的。那如果没有话说,他是不是就不会跟着我出来了,毕竟这样的行为应该也会被大家起哄吧?
3,什么叫骄傲并奇怪着。其实,在我的认知里,骄傲是一种有点变质的自卑,
4,我面对肖涵墨的话,什么叫还是那个反应。什么反应?之前有过一次考试的啊。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去QQ阅读APP收集角色卡牌>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