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京阴阳师物语

第90章 故事:封山(中)

“那个男人的后宫里有一位女御,可以说是美若天仙气质非凡,自然也是非常受宠。”贺茂保宪慢慢说道,“不过或许也正是如此,她也经常遭受些邪魔的纠缠,总之就是很难安稳。”

晴明点头,这种事情并不罕见,他示意保宪继续说下去。

“于是那个男人对此也颇为担忧,便想要想办法彻底解决这件事情。”

“嗯。”

这时,他听说在葛木山顶端的金刚山上,尤为法力高强的僧人,便决意邀请对方来宫中为这位女御驱邪。

“等等,为什么不找你们呢?”博雅不解地开口,如果是圣上有事,难道不应该找自己面前的两位吗?

“博雅啊,那是五年前……”晴明解释道。

“五年前……”博雅似乎想起了什么般地喃喃自语道,“啊!五年前!那不是泷……”

话还没说完,就被晴明打断:“好了博雅,继续听保宪说吧。”

“最初的时候,那位高僧并不想涉足尘世,不过架不住那个男人的圣旨,只好跟随使者进宫。

“来到宫内,那位高僧略施法术,一名宫女便忽然发狂。

“‘原来就是你在作祟!’高僧继续施法,没过多久,一只老狐狸便从那宫女身上窜出,被这位高僧一把抓住。”

说到这里,保宪忍不住赞叹道:“那位高僧倒也算的上是法力高强之人了。”

“而在那之后不过三五天,那位女御便痊愈,因此,那个男人异常欣喜,极力央求那位高僧留在宫内为他效力。”

“噗。”晴明笑出了声,“那个男人就是这样,自认为什么东西都应该留下,应该为他所用,如果我所料不错的话,接下来发生的事情,恐怕就没有如他所愿了吧?”

“是了。”保宪点头,“当时正值夏日,酷暑难当,于是,那位女御只挂了一层用于遮挡的薄纱便在锦帐内休息,可是不巧,有一次当那位僧人路过时,带起的微风撩开了一角。而这位僧人,也正好因此看到了那位女御曼妙的身姿。

“这一看,便让他深深地爱慕上了对方,更是引动了贪念与邪欲,这邪念一起,多年修行毁于一旦。

“他见四下无人,便再无法自制,悄悄钻入了女御的锦帐内……”

“啊!”听到这里,博雅惊呼一声。

“接下来的事情……”保宪叹了口气,“那位女御自然是抵死不从,可是奈何她体弱力薄,又如何能够抵挡得住?

“不过发生这种事情,自然不可能是悄无声息,很快,这动静便引起了女官们的注意,而在女官们的杂乱中,以为路过的太医正好抓到了从锦帐中出来的僧人。

“接下来,很自然的,这位僧人被投进了狱中。”

“可是我想,事情并不会这么简单的结束吧?”晴明适时地补充了一句。

“那是自然。”保宪抿了口酒,“既然动了邪念,又怎么可能轻易祛除?那位被关进大牢的僧人丝毫不以自己的行为为耻,甚至赌咒发誓,只要自己一日不死,就一定会完成一亲芳泽的心愿,还会诅咒所有阻止他的人。”

“……”

“那个男人也怕了,这毕竟是能够轻易驱逐妖怪的僧人,于是,他最终还是选择赦免了对方,只是把对方赶回了金刚山中的寺庙。”保宪说道,“可是,就算是回到了金刚山,那僧人也不再是曾经的自己了,他整日整夜地思念着女御,甚至不惜向神佛求助。”

“神佛?”博雅觉得不可思议。

“神佛当然是不可能相助于他,渐渐地,他的法力也终于消失,多年修行宛如幻梦。”保宪说着,脸上露出不忍,“可是,即便如此,他却依然忘不掉那女御。

“事情到了这里,他那早已入魔疯狂的心中竟生出这样一个念头,既然今生得不到美人,不如求死做鬼来了却这桩心愿。”

“执念啊……”晴明感慨道。

“他绝食十余日终于死去,而死后的执念化作一个身形高大面目狰狞尖牙利齿的恶鬼,全身漆黑,穿着红布兜档,腰挂一柄铁锤直扑皇宫而去。

“当他以这副容貌再出现在宫内的时候,所有人都被吓呆了,唯独那位女御,却仿佛看到了心爱之人一般,含情脉脉地迎了上去,欣然与之同寝。”

“唉……”

“而在那之后,那个男人也头疼难耐一病不起。”保宪说道,“就这样,宫内来人找了我。”

“于是,你出手了?”清明问道。

“是的,总不能让恶鬼肆意妄为,所以,我射出了回头箭。”保宪说道。

“哦?”

“我将白羽箭射向恶鬼,那支箭在射穿恶鬼后,便裹挟着恶鬼一路飞向金刚山,我便也跟了过去。”

“嗯。”

“到了那座寺庙后,我看到了那和尚干瘦尸体的胸口被我的箭射中。而就在此时,原本已经死去多日的尸体忽然睁开了眼睛。

“实话实说,即便是我出手,见到此情此景也未免有些兔死狐悲之意,便走过去,想要听听他最后的遗言,心想也许还能在最后帮他一程。”

“他怎么说?”

“他什么都没说,只是用完全不似人眼的猩红双目恶狠狠地瞪着我。

“我当时就明白了,他的意思就是,既然我坏了他的好事,就算是我射杀了他,他的怨气也不会放过我。”

“所以……”

“我倒是不怕他作祟,但是,如果一直纠缠未免也有些太烦,所以,便只好一劳永逸地作法解决掉这事。”

“于是……你就封山了?”

“没错。”保宪大大方方地承认了,“我把他的遗体埋在了山中那棵巨大的樱花树下。”

“我可全都明白了。”晴明说道。

“可是,我没想到事情会变成这种样子。”保宪颇为头疼地揉了揉太阳穴。

“这件事情就交给我来处置吧。”晴明站起身,准备告辞。

“可以,你随意处理吧。”保宪点头,“下次我们还可以一起喝酒,每次和你聊天,都会很轻松愉快。”

他微笑着继续抚摸怀里睡得正香的小黑猫。

……

“所以,到底什么是封山?”离开了贺茂保宪的府邸,博雅忍不住开口问道。

“封山啊……”晴明脸上流露出回忆的神情,“那是一种……非常非常邪恶的术法……”

“非常非常邪恶?”博雅不敢相信,他在晴明和保宪的对话里已经知道了这是已故忠行大人传给两人的秘术,可是,以他对这三人的了解,似乎怎么样都和邪恶沾不上边。

“你觉得什么是死亡?”晴明没有直接回答,而是问了一个问题。

“死亡?”博雅愣住了,他思索了好一会儿,“大概就是,肉身死去,灵魂投身地府轮回?”

“嗯……”晴明似笑非笑地看着他。

“好了晴明,不要捉弄我了,我知道自己回答的不对,所以死亡和封山到底有什么关系?”博雅不满地追问道。

“不。”晴明说道,“你其实说的很对,死亡,就是当肉体再也不能容纳灵魂后,灵魂永远地离开。这就好像你住在屋子里,可是如果有一天,屋子老旧到崩塌损毁,你自然也就不能再继续居住了一样的道理。”

“可是,这和封山有什么关系?”博雅追问。

“所谓封山,就是让你继续呆在那对废墟之中,永远也不能离开。”晴明叹息道。

“啊!”博雅惊呼,“可是,如果灵魂还在肉体内,又怎么能说是死亡了呢?”

“被封山的人,自然没有死去。”晴明闭上眼睛,“可是,废墟又怎么能住人呢?所以,他自然也不算活着。”

“听起来……让人有点不寒而栗。”博雅大概思考了一下,给出评价。

“所以说,这是非常非常邪恶的法术。”晴明答道,“博雅啊,人都会死,你我也不例外,死亡并不是什么应该令人恐惧的事情,就好像每一个故事都应该有结局,真正恐怖的,是连死亡都做不到。”

“……”

看着一言不发面色凝重的博雅,晴明忽然哈哈大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讨论这些都还太早了,现在我们还要去帮助伊成大人解决问题呢。”

“嗯?哦!”

“走啦。”

“去哪?”

“带上铁锹,我们去看看那棵传说中的古老樱花树。”

斯卡文薯条

作家的话
本节取材自《阴阳师》第三卷,《怪谈:今昔物语》
PS:这是我第一次尝试将两个没什么关系的原型故事重新组合写成一个新的故事,没想到竟然两章没写完。
大概说一下吧,关于这个恶鬼肆虐后宫的故事在《今昔物语》里是发生在文德天皇时期的故事,这个时期晴明保宪要么还没出生要么还是小孩,所以根本不可能有他俩啥事,而原本的传说里,最后那个鬼是得逞了的,而且女方还是皇后(说真的这故事看得我都惊了,我甚至很怀疑这是不是某国人民喜爱牛头人的最早起源),在这里我把故事的时间线移动了一下,和梦老小说里封山的篇章合在了一起组成了一个新故事(至少在这个世界线里牛头人可以死一死)。
至于在故事里提到的五年前发生了什么导致晴明和保宪都不在京城,算是给后面一个长篇挖个小坑吧。
最后稍微提一嘴,这本书整体上来说,除了第一卷不太明显,后面的故事大概逐渐明确单元剧+暗线主线联通的剧情结构模式,单元剧分为短篇(大概就是类似于最近这两个故事类的,当然了,后续的原创单元剧肯定会比这种讲故事的要长不少,不过模式类似,一卷写好几个)和长篇单元剧(大概一篇就是一卷)这样来安排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下载QQ阅读APP,抽取角色卡牌>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