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京阴阳师物语

第55章 四方印

“没想到阴阳寮居然真的能把这次的事情压下来。”良守拿着手机有些难以置信地看着上面一片风平浪静的新闻,“该说不愧是阴阳寮吗?”

“催眠加上心理暗示,同时使用修复法术还原受害者家被破坏的家具。”晴子说道,“只有那些出现了伤亡的家庭才会知道真相,但是,阴阳寮也会给他们施加这只是孤例的暗示。”

“就是为了避免引起大规模恐慌吗?”良守问道,“其实,如果让民众知道了真相,会不会并没有那么糟糕呢?”

“对于阴阳寮的高层来说,那样承担的风险太大了,他们不会去做可能让局势恶化的尝试。”晴子说道,“毕竟,如果一着不慎,那带来的就是平安时代百鬼夜行的归来。”

“唉……”良守叹了口气,然后继续手上的动作开始擦地板上的“血迹”。

“早上好……”世界揉着眼睛推开门,就看到妈妈和哥哥正在做清洁,她一下子清醒了。

“嗯?”晴子拿出手机看了眼时间,“这么早?”

“昨天晚上那样,也没有办法睡得安神啊。”世界凑到晴子身边,“我来帮您打扫吧。”

晴子看了她一眼:“你是想要换上新的显示器吧?”

“嘿嘿……”世界一副“被你看穿了”的表情,同时抱着晴子的手臂撒娇。

“这样也好,正好让你安心完成暑假作业。”晴子完全无视了她期待的眼神,“等你把作业做完了,再说。”

世界的目光呆滞了,良守甚至听到了某人心碎的声音。

“现在,既然你起床了,就来帮忙打扫。”晴子完全不在意女儿的小心思,她看着有些想要退缩会房间里摸鱼的世界说道。

“是……”世界低着头,有气无力地回答。

她从良守手中结果抹布,蹲下了身子。

“如果你完成了每天的功课,其实可以用我的电脑。”良守对她小声说道,毕竟是自己切的显示器,他也有点不好意思。

然后,他就看到世界露出了一种仿佛被遗弃后重新找到主人的小狗一样的眼神。

……

“你把电脑借给世界了?”中午休息的时候,晴子似乎随意地问道。

“毕竟是我弄坏的,总还是要给点赔偿吧?”良守说道。

“我一直觉得,家里没必要配置那么多电脑。”晴子说道,她的语气有点感慨,“但是,似乎现在的年轻人都应该有一台电脑。但是,世界玩的有点太多了。”

“其实还好吧?世界的考试成绩还不错,升到国中应该也不会怎么差吧?”良守回答道,“至于修行,其实我反而不是那么在意,尤其是当我知道了真相的残酷后,如果她不愿意,做个普通人也更好吧?”

“所以我没有去强迫她,你也看到了,她所做的只是最基本的修行。我所做的,只是希望她可以在想要做出选择的时候,做出选择。”晴子说道。

“就像我当时一样。”良守回答。

晴子点了点头。

拿过饭团吃了两口,良守又问道:“为什么孟章的感觉这么奇怪,庚辛陵光和玄冥的入门都有明确的咒法,只需要按照咒法修行,逐渐熟练就可以完成,但孟章的入门是修复,可是又只有描述没有咒法,想要练成需要自己到林间感悟某种状态?”

“其实,当年我也有这个疑惑。”晴子叹了口气。

……

“师傅,为什么孟章的修行没有咒法?”年轻的晴子跪坐在老人面前,疑惑地问道。

“孟章是特殊的,修复的力量,远比破坏更加困难。”老人说道,“而如何利用破坏的力量来完成相反的法术,本身就是修行的一个考验。”

“可是……雄一师兄明明已经领悟了修复术,为什么我不可以直接按照他领悟的法咒直接修行?”年轻的晴子低着头。

“放肆!”老人勃然大怒,“如果不经历修心的历练,就算是掌握了修复的能力,也不过是无根浮萍!没有根基,要如何能够长成参天大树?”

年轻的晴子低着头,一句话不敢说。

“如果你胆敢寻求已经领悟的咒法,现在就直接从这里滚出去!”老人咆哮道。

“我……”晴子瑟瑟发抖。

……

“先修心?”良守皱着眉头,“可是,为什么陵光庚辛和玄冥不需要修心的过程呢?”

“事实上,我也不知道。”晴子叹气,“你要知道,我此前只是师傅收养的女婴,家主的传人是雄一,原本,这些东西……”

“我明白了。”良守低头,他不想再继续这个话题了,至少他不想让晴子因为各种没有结果的事情去徒增悲伤,“我吃好了,现在就去修行。”

“嗯。”晴子点头。

……

“原来世界你居然是阴阳师?”香织的眼睛亮亮的,她抱着世界,“真是太厉害了!”

“我一点也不厉害。”世界叹了口气把香织推开,“其实我并不是有意隐瞒你,但是,这种事情,其实你知道的越少越好。”

“为什么?”香织好奇。

“事实上,我也不知道。”世界用最严肃的语气说着最不靠谱的话。

“啊?”香织瞪着眼睛,一脸迷茫。

“但是,请一定要答应我,这件事情一定要保密。”世界诚恳地说道,“虽然我真的不知道为什么,可是,这一点是至关重要的,你相信我,妈妈回来之后,也会这么嘱咐你的。”

“没问题啦。”香织摆摆手,这反而让世界又懵了。

“难道你想让别人觉得我是个疯子吗?”香织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大家都知道我喜欢看鬼片,现在再说这种话,别人只会觉得我是个傻瓜。”

好有道理……世界心想。

“不过,你能不能答应我一件事请?”香织的语气很激动。

“什么事?”世界警觉起来。

“我想要知道更多的关于鬼怪和阴阳师的事情。”香织的眼神里流露着火热。

“这种事情,要去问妈妈……”世界不敢肯定地回答。

……

风轻轻地拂过夏日的林间。

良守盘膝坐在树荫下。

他努力放空心境,想要按照晴子的提示,去做到那种“空”的状态。

越是想要放空心境,越是没有办法做到。

或许是因为昨天晚上的鬼事没有睡觉,再加上这种烦闷的心情下,本不会对已经修行有所成就的自己带来过多的影响的事情,良守此时感觉自己莫名地产生了些许困意。

在这种影响下,他感觉自己渐渐地有些意识涣散。

恍惚间,他仿佛置身云雾。

猛然惊醒,现在是修行的时间,不应该偷懒。

可是……

他想要睁开眼睛,在这一刹那,似乎有什么东西被点亮了,与此同时,他感觉到一个竖立的四角法印出现在了自己的灵魂之中。与此同时,在最左边的一角边缘,似乎有什么东西被点亮了。

风还是那样在林间轻拂而过,可是,良守觉得自己甚至可以清晰地“看”到每一片树叶的轻微摇曳。

对,没错,他可以“看到”!

这一切,他成为了这整片空间的主宰,没有什么可以逃过他的“眼睛”。

他能够看到林间的麻雀停在树枝上休息,能够看到独角仙在树干上寻找汁液,甚至,能够看到在每一棵树的树干内深藏的肥硕幼虫。

或者说,用“看”已经不能准确地形容他的感官了,这一切,就好像是理所当然地呈现在了他的脑海里。

顺着这种感觉,他感觉自然而然地,此前自己所不能体会的修复术,那种与破坏截然不同的法力流向与操控,就这样出现在了自己的脑海里,即使没有经历过任何尝试,他就已经有了一种,自己可以做到的自信。

猛地睁开眼,他的感知重新回到了正常的状态。

“看来,你已经做到了。”晴子坐在他对面。

“那是……”良守惊叹于刚才自己的状态。

“孟章突破的表现。”晴子回答道,“就像我告诉过你的,孟章和其他三门不一样,相比起练习咒法,孟章更像是一种让我们自己去感悟的引导,而那种感觉,就是孟章特有的体悟。”

说着,她拿出一张纸,撕成两半递给良守。

良守接过来,他按照自己的理解,动用法力,纸片浮在手中,渐渐地,重新合二为一。

“可是,那种感觉是什么?”良守问道,“这种近乎于无限的掌控,我感觉自己可以看到一切!”

“那是孟章入门时特有的异象。”晴子回答道。

“只是突破时的体悟?”良守疑惑,“即使是修行孟章咒,我们也没有办法获得那种能力吗?”

晴子闻言,笑了起来。

“这种层次的法术,恐怕即使是在御门院贺茂之类的大家族,也是最高深的传承,我们怎么可能能够拥有这种能力?”

说着,晴子又感慨道:“即便是能够做到,你也应该感受到了,在那种状态下,我们并不能自如地控制自己的身体,也就是说,即使掌握了那种能力,在战斗中也没有任何价值。”

“的确如此。”良守回答道,可是,为什么只有孟章会在突破时有这种变化?

“好了,既然你已经学会了。”晴子站起身,“接下来,需要的就是大量的练习。”

“所以,孟章接下来的修行是什么?”良守问道,“仅仅只是修复物品,似乎有些对不起刚才的那种感觉吧?”

晴子露出玩味的笑容:“当年雄一也是这么说的。”

“啊?”良守不解。

“孟章的修行这么麻烦,而且突破的时候还弄出这种动静,结果只是一个在战斗中根本用不上的修复术。”晴子说道,“当年雄一就是这么跟我说的,我至今还记得他那个不忿的表情。”

“呃……”良守不知道这话该怎么接。

“不过……”晴子又说道,“在完成了四神咒的修行后,你应该也感受到了吧?那个灵魂中的四角法印。”

说着,她伸出手,在空中用法力绘制出了那个四角法印。

“嗯。”良守看着这个法印点头。

“很显然,田边家的先祖也有着自己的野心。”晴子说道,“专属的法印,你应该明白这代表了什么。”

若是要说道法印,那么当今阴阳师界最负有盛名的莫过于御门院家传承自安倍晴明的桔梗印了,这种法印也成为了御门院家阴阳术的基础,他们的修行也是依托于桔梗印演化而出的。甚至于,可以很明确的说,桔梗印,就是御门院家土御门流阴阳术的基础。

“这个四角法印……”良守皱眉。

“是的,就像你所想象的。”晴子点头,“这就是田边家术法的根本,四方印。”

“所以,即使是被你认为没有什么作用的孟章,也是四方印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晴子继续说道,“只有通过孟章做到了完整的循环,四方印才能够真正地发挥他驱邪除妖的作用。”

这就是田边家独有的阴阳术?

良守看着空中闪耀着光芒的四方印。

他已经见识过了桔梗印,也被桔梗印强大的驱邪效果所震撼,澪甚至在有法力支撑的情况下,压制住实力远超自己的怨鬼。

虽然心里明白,四方印不可能能够和安倍晴明所创的桔梗印相提并论,但是不论如何,这至少让自己在决心修行后,终于可以说是在家传阴阳术的修行上登堂入室了。

“接下来,你需要做的,就是把修行的重心放回陵光,庚辛和玄冥三个战斗法咒的练习上。”晴子看着他说道,“后续我会亲自指点你战斗的技巧,能够释放出咒法,和能够灵活地使用咒法战斗,是完全不同的概念。

“当然了,另一方面,我也会把成功感悟了四方印后的进阶冥想法传授给你。

“你要记住,千万不可以因为孟章咒在战斗中的弱势而忽视掉孟章的修行,四方印的根本,就在于四方的平衡,只有四种咒法达到平衡,才能够发挥出四方印真正的威力。”

“是,我明白了。”良守恭敬地回答。

斯卡文薯条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下载QQ阅读APP,抽取角色卡牌>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