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河醉

第6章 昔人离去

将军率几万大军大战秦章邯.王离所率的四十万秦军主力。

那年章邯大败反秦义军,项梁兵败身死,将军与我和狗子在大泽吃了一个月的老鼠,直到范增出手,日子才好过了许多。

我至今还记得老公头被黑压压的虫子淹没时决绝的眼神。

回忆惨不忍睹。

我为将军递上虎头磐龙戟,他意气风发,“等我的好消息。”

我抬头仰望着他,“恭迎将军凯旋。”

狗子与将军站在一起显得那么矮小臃肿,“林咂,等我们回来酒要喝最烈的!”

伤兵一批批的从前线抬来,我衣不解带的救治伤员,处理尸体还要盯着粮草和前线的情况。

那日我把一个将死之人救回性命后,就累的趴在桌子上睡着了,有人轻轻的将我摇醒,我睁开眼睛看到狗子嘿嘿的笑着,

“你回来啦,将军呢?!前方如何了?”

“放心吧,这场仗将军会胜利的。”狗子周身明晃晃的,”我现在是伤员,你快帮我看看,我胳膊好像断了”

他的笑容很耀眼,我笑着替他解开衣裳道:“叫你小子那么狂,啥招都不懂,只知道往上冲,这回栽了吧!”

“呀!疼疼疼!噢噢!!”

“嘶,你胳膊这是断了,可能要裁掉!我尽力帮你接好,我这里有黑玉接骨膏,你…”

…………

“你不要笑了,我从不在这种情况下开玩笑。”

狗子还是一个劲儿的傻笑。我急了刚要开骂,可心里却像是忽然缺了什么似的。

“狗子……”我叫他。

“林子,再叫我一声。”

“你怎么了?你今天不对劲啊!”

狗子没有应我,只是道:“林子,要照顾好自己啊!”人却快速的向帐外退去。

我忙站起来,桌子“哐啷”倒地。

“林大夫,你这是做噩梦了罢?许是太累了……”

那天晚上将军凯旋而归,可他的脸上却无半点喜悦。我怔怔的站在原地,他看着我,有些犹豫的移开了身子,我看到了绑在乌骓马上的狗子。

狗子死了。

我摸着他冷冰冰的尸体,他胸口那狰狞的窟窿已经干涸了,缺了胳膊的断肢露着森森白骨。

“我从死人堆里将他翻出来时他的胳膊已经不见了……子虚你……”

我抬起头愣愣的看着他,将军眼眶微红,“子虚,你还有我……我也是你哥。”

我扯出一个笑,没有说话,只是脑海中忽然闪现出那次我被其他刺客追杀。狗子不知道从哪里听到了消息,带了一队人马千里迢迢赶来,什么都没帮到我,自己还被将军革了职。

还有一次,将军患了恶疾,因药材缺少,我在雨夜摸黑去采药,狗子偷了军中的夜明珠来找我。

之后将军的病好了,狗子被罚了五十军棍,我和将军坐在床头守着他。

烧糊涂的他道“我就一粗人,你俩没事就好。”………

将军有些破声,“子虚,你不要这样。”

“狗子他死之前,一直不肯闭眼,我想他定是放不下我们,子虚你要好好的,莫要让他再担心了。”

他说着从怀里取出一只被血染红的荷包,“这个应该是留给你的。”

我接过来,里面是一对金手镯。

女子出嫁时,父兄会置办一对龙凤镯做为嫁妆。

他还记得这个。

可他却这样仓促的就走了。

前几天他还嚷着要喝最烈的酒呢!今天就这样走了?

我只呆呆的替他整理遗容。

将军站在一旁,“子虚,你若觉得难受就哭出来吧。”

我又抬起头看向将军。

很奇怪,我并没有觉得难过,只是心里空落落的。

难道是我对狗子没有半点情谊?

还是我没有心?

我为狗子举办了葬礼,他说他命贱会长寿,却享不得福……他说他挺喜欢他的名字,好养活。

春秋几十载,昔人已去。今日在此,不为伤感,只为故人之事,故人之情。

盼清风携尔魂魄归故里,花香安尔羁绊息汝仇怨。

直到狗子的棺材被黄土完全掩埋。

我坐在他的墓碑旁。将军摆了三坛酒,一坛给我,一坛倒在狗子的墓前,自己则已喝了大半。

“小时候父母离我而去,叔父骗我说他们是被神仙接到天上享福去了。只要我抬头,他们就躲在云里看着我。我就傻傻的信了,虽然每天都在想他们,但我并没有很痛苦。”

他仰头狠狠的灌了一口后道,“直到后来,他自己也被神仙接走,…呵呵…”他苦笑着。“这些年,我身边的人一个一个都走了…现在又是狗子。”

他了起来,嚎啕大哭……哭相甚是难看。

哭完之后,他搭着我的肩膀道:“你瞧,哭完之后就好受了许多。”

“没有人看见的,哭吧。”他有些醉了,胡言乱语道:“叔父走后,我也哭……只是不让你们看见而已…哭吧,我也哭……”

我没有应,自顾自的提起另一坛酒。

将军还在絮絮叨叨,抱着狗子的墓碑哭的涕泗横流,我有些烦躁,想踢他几脚,可没那个胆子。

后来我好像喝醉了,昏睡在已躺倒的将军旁边。

夜里被冷风吹醒,赫然看见眼前那块森然的墓碑,心里忽然就刺痛了一下。

天幕阴沉,冷风呼啸,茫茫无际的草场在夜晚更觉空旷。

狗子真的不在了,再也不会回来了………

青纱晚妆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去QQ阅读APP收集角色卡牌>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