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柯一梦之致敬战旗

南柯一梦之致敬战旗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1章 南柯一梦 —致敬战旗

由于明后两天有强降雨天气,军训汇演提前进行,今天就结束了。疯狂站立一下午的我,洗漱完毕后,倒塌在床上,居然一秒入梦,脑海里依稀回响起标兵连“我爱中国共产党”的誓言。

从浑沌中醒来,我稍稍仰起头,进入眼帘的是一个压抑的世界,有血腥,有杀戮,有残暴,有无耻,与我已有认知截然相反。突然冒出一个想法:这不是我的身体,真令人细思极恐。这时脑中闪现过记忆—村庄,军队,枪弹,尸首,血泊…还伴着阵阵呕吐感。我知道,这是原主的记忆。刚开始,我为之震撼,为之愤怒,为之痛苦。可后来,我才渐渐明白,这只是一个平凡的故事,一个非凡年代平凡的故事,可这平凡的代价是成千上万人的悲痛。

我倔强的地站起身,死亡的沉寂被一点一点打破,旁边这些能动弹的都还活着,有衣衫褴褛的百姓,有灰头土脸的的士兵,战火熊熊,尘土飞扬,乌云密布,天色阴沉得恐怖。这一刻,我是一个兵,是中国共产党员,是八路军,也是抗日先锋第九大队队长,背负血海深仇,肩扛家国重任。

号角已经吹响,援军到了,我的身体本能地朝一个方向走去,从尸横遍野中寻找落脚地,一晃一晃地踉跄着前进。意识还模糊着,手却用尽全身的力气挥舞鲜红的战旗—抗日先锋第九大队。这是一个倔强的身体,她叫戴金花。我不知道自己应该用怎样的心态对她,不过,谢谢她坚持到底。我正感慨着,眼前又变得模糊,是她耗尽了全力。

我睁开眼睛,猛然间惊起,不由得冒出冷汗,是这个奇怪的梦境结束了吗?太好了。刚刚看见戴金花哽咽、痛哭、吼叫,我还从未见过一人如此伤心,或许她痛苦于牺牲的战友,或许她有愧于落难的百姓,或许她感叹于来之不易的胜利,或许刺伤了她记忆里最深的痛,或许愤怒于侵略者的冷血无情……她真的好想好想爹娘,阿公阿婆,大哥二姐,三姨,刘大伯,孙大娘,小六子,狗蛋,老黄狗……村口的水井边有刘大伯为小孩儿们修的秋千。

我想我错了,这里不是大学,应该是医院,那就是还在这个奇怪的梦里,依旧占用着她的身体。这间普通的小屋,贴墙铺了两排稻草,横七竖八躺着伤员,就只有我这儿垫了一层床单。门口有一个木桌,上面备着简单的消毒工具和纱布。这条件这配置,我算是会员待遇吧。

震惊,居然是他来看我。英姿飒爽,血气方刚,铁骨铮铮,是金戈,电视剧《战旗》里的金戈,看着就如此优秀,瞬间把我帅气的教官给比下去了。“伤得怎么样”他问,我哪知道情况如何,随口一说:“还行吧,死不了”。额,我寻思着,应该是穿到剧本里了,或许是我为之形象,剧情无可自拔,借个身体过过瘾。不过,能不能提前说好啊,我这文不文武不武的,光军个训都整天想着如何偷懒,向天乞雨的人,真打起仗来不是得…算了,不想了不想了,先应付金戈再说。

这是多年前看的剧,里面人物除了金戈,戴金花,龟井一郎外,其他全忘了。

养伤这几日,我倒是注意到一个小屁孩儿,大概六七岁的样子,大眼睛,小胖脸,小爪子又粗又短,脸上粘了一层灰,衣服磨蹭得有些旧,黄泥巴仙女散花般分布,像是逃难回来的。这孩子就是个黏人精,缠着我教他打鬼子。可真奇怪,部队里没几人搭理他,甚至对他阴阳怪气,揶揄嘲讽,我不清楚原因,打听过后才知道他二叔当了汉奸。这年头,谁家遭罪了,就记小鬼子一辈子仇,哪家出了汉奸,沾一头发丝的亲都得活活地遭批斗。阿毛家是东安城的大户人家,日军攻城后,他爹拒死不降,而他那贪生怕死的软骨头二叔暗中勾结日军,夺得柳家大权,带领东安城众权贵向日军投降,成立皇协军,并“安抚”百姓。阿毛举家被灭,他爹早料如此结局,提前将阿毛送走。短短几天相处,我就知道阿毛和他爹是一个性子,跟他那二叔没沾一毛钱边。阿毛时常想起家人,每天夜里偷偷哭,找没人的地方骂他二叔,白天在部队里总是避着人走,埋着小脑瓜子,飞快地穿去穿来。不过他跟老谭很是投缘,阿毛其实是老谭在执行任务时在路边捡到的,那小子死活跟着他不肯走,老谭费了老大劲儿才说服大伙儿收留下阿毛,嘴皮子磨了三天三夜。我慢慢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决定开大会掰正大家的错误思想。

“同志们,我们现在是国破家亡的时候,应该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明白吗”我站在堂屋中央义正言辞。有人附议“说得对,要把鬼子都打跑”“要挽救我们的民族,挽救我们的国家”“得为老百姓谋一个太平盛世”“团结哪些力量呢”。终于有人“上钩”了,“我所说的力量,指一切反侵略的力量,要赶走侵略者,必须团结全民族的力量”我耐心地解释着,“一切抗日力量,反压迫求独立的力量都是我们应该团结的,无论阶级,无论贫富,无论年龄,”。看着大家若有所思,我继续说:“大家不明白的话,我为大家举一例子,比如阿毛就是我们应该团结的力量,大家也不要忘了,阿毛他爹当初可是帮过我们八路军大忙的,阿毛他爹是为国而死,与我们牺牲的弟兄也是可相提并论的。阿毛一心向党,做梦都想杀光鬼子为家人,为死去百姓报仇,不能因为柳汉奸是他二叔就特殊对待他。打鬼子是我们中国人的事,不论出身,地主也好,商人也罢,农民亦是,只要是忠于祖国的人民都是兄弟姐妹,谁敢嘴欠手痒的,回家当缩头乌龟去,都没意见吧”。老谭最先响应,连连点头,激动地看向我,阿毛也勇敢站出来诉说自己的决心和志向,还有几个成分不好的趁着火候吐苦水,诉衷肠。老天保佑,事情还算顺利,毕竟大家是拼过命的情义。

时隔几日,上级传来指令,这次战役虽然险胜,但是我方损失惨重,必须整装待发,征练新兵,起码需要两个月的时间。

军旅生活就此开始,然而我是队长,练兵这事儿不得我管吗?我这点实践经验是奔着军训汇演去的,一天到晚着急忙慌,训练就想着偷懒,真刀实枪我可干不了,把我愁的哟。幸好,如穿魂小说所写,原主戴金花的记忆,武艺…一切有助我也全部保留,大展拳脚也是不在话下。

因我伤势原因,操练新兵的任务暂时交到金戈手里,我的任务较为轻松,督察督察便可,实在是兄弟们不忍心我这个伤病队长过于操劳,那我就欣然接受了,要是戴金花的话,必定闲不住。

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训练项目如此之广泛。除了我们军训那套基本功,有射击、投手榴弹、劈刀、超越障碍、整装、刺枪、抢占山头、防空、爬城墙、散兵、防毒、红色戒严等军事训练课程,金戈还推广了球类活动、太极拳、游戏、赛跑、柔软体操等灵活多样的每天“十分钟运动”。我的伤一周后痊愈了,接过金戈手里的活,身先士卒,每天闻鸡起舞,天黑加练,算是稳住了戴金花的猛虎人设。虽然训练累成狗,可亲眼目睹过战场的人都知道,一念之间就是生死,你看,谁不是往死里练,想活着,想胜利,不狠不行。新来的兵里没有一个退缩的,刚来时练得浑身肿胀,小腿乌青,胳膊抬不起来,吃饭都手抖,也来了好几个小姑娘,死活跟着训练,还忙着洗衣做饭,什么活儿都干,不叫苦不叫累,就想留下来。如今部队里呈现一片欣欣向荣之气,军队实力整体上提升了一个档次,出了不少神枪手,爆破专家,刺刀王……戴金花的身体底子好,功夫了得,各项优异。不知该不该庆幸,我到底是做完了几辈子的运动量啊?

八一建军节那天,我为大伙儿举办了运动会,有拼刺、射击、骑术比赛,也有田径、拔河、秧歌、跳绳、情报搜集比赛。这一天艳阳高照,个个性情高涨,场面热闹非凡,每个项目都被报满,还又杀出一批黑马,其中老谭得了情报搜集冠军,阿毛惊艳在座取得了亚军的好成绩,我就觉得这孩子不一般嘛。大家越来越喜欢阿毛,天天拿他逗乐。军旅生活让我们结下了深厚的友谊,情同手足,其实经历生死过后,感情就是如此纯粹。

一个月后,上级再次下达指示,东安城地处战略要地,据截取的情报,日军在东安城有大动作,这关乎全城百姓安危,我们必须在十月前从日军手中夺回东安城。

如今已到九月中旬,留给我们的时间不多了,经过我与金戈商量后,决定派出老谭,阿毛探测城中情况。

“不…不好了…不好了,队长—”老谭气喘吁吁地跑回来。队伍听见声音纷纷聚集起来,皱着眉头,着急听听怎么回事。老谭一屁股坐下,狠狠灌了两大碗水才缓过来,解释道:我们出城门时不巧遇到皇协军严查,还是阿毛他二叔带队,阿毛通过时他二叔不知怎的,不由分说就要抓阿毛,对着大街喊这是乔装的小八路,要抓回去向日军领赏。得亏阿毛要我后些走,否则…否则…我…我对不住阿毛这小子啊,他现在还挂在城门呢,被折磨得呦都不成样子咯,这帮畜牲!老谭挂着两行泪,众人愤愤不平,纷纷请命营救阿毛,嚷着要把那死汉奸柳富贵大卸八块。

晚上有人传回消息,只有我一人知晓。我已无法倒头就睡,眼前的事情令我束手无策,阿毛需要我去救,队伍需要我来带,任务还没有完成……此时此刻,我宁意承受千万种身体的劳累,也不愿忍受这般心灵的折磨。我想我会毫不犹豫地答应,又会有些许犹豫,不是畏惧死亡,是害怕梦醒,是呼唤我回去了吗?戴金花也做了同样的选择,她告诉我作战计划,可以以此为契机救下阿毛的同时完成组织上交代的任务。已是三更半夜,我将作战计划讲给金戈听,他很生气,最终还是不得已答应了我。

已万事具备,我领着队伍来到城门边的山脚埋伏,恰好的距离,可以直视鲜血淋漓,体无完肤的阿毛,只是不知生死罢了。作为队长,我应付起全队的责任,可是我别无选择,阿毛得救,任务必须成功。同志们,原谅我向大家隐瞒了一件事:日军想用我换阿毛。

“金戈,你有能力带领队伍,我把队伍交给你,一定要完成任务,赶走侵略者,实现我们的理想,”说罢,我立即起身,对着队伍下达最后的命令:“今天的任务,只能成功,我们承受不起失败的代价。没有我的命令,谁都不准轻举妄动,我不在,金指挥的命令就是我戴金花的命令。”

我亦是转头就走,提醒自己要果断、决绝,可能是害怕对视他们的眼神。于是,带上两个兵,我踏上了伟大的征程,一步一个脚印,踏踏实实,从未如此步履沉重而又轻盈。“龟井小儿,速来恭迎老娘,”我隔着老远喊话,一遍又一遍,像是在泄愤,像是在压制,像是在进攻。今日城门紧闭,听见我的叫嚣后楼上突然间冒出一群人,是预先准备好的,果然阿毛他二叔—东安城第一大汉奸柳富贵站在最前边。“我不跟狗谈,叫那小鬼子出来”我投给柳狗一个轻蔑的笑,他面色一沉,倒也不太气恼,许是听惯了,就扬起尖细的嗓音放下狠话:“呸,丑娘们儿,死到临头还嘴硬”。说完,我的老对手龟井一郎出来了。对于他,只有一个结果,你死我活,这是对戴金花的回馈,对第九大队的保证,对党的承诺,对满目疮痍的祖国的忠贞。龟井一郎命人向阿毛泼盐水,只见一桶水从城门上准确无误地砸在阿毛身上,盐分像饿疯了的毒虫,从四面八方无情地啃噬阿毛。阿毛从昏睡中惊醒,不禁疼出声响,几乎在那一刹那,痛苦呻吟的声音钻入我的耳朵,侵入我的五脏六腑。可是阿毛看到我之后,咬牙挺着,浑身颤动地打抖,脸憋得胀红,擎着泪,没再发一声。我的眼睛湿润了,可我得先忍住,敌人还在。

“龟井一郎,我就是戴金花,其他人可都认识我,你想活捉我,我给你机会,我可以答应你的条件,快把人放了,”我对着上边人喊,龟井一郎很是兴奋,先是询问了下属,又环视四周,最后命人将阿毛放下。我赶紧上前扶起阿毛,“阿毛,金花姐来救你了,大伙儿都来救你了”“金花姐,我没用,你快走,别管我”“没事了,阿毛,你是一名优秀的军人,我们都知道”。随我来的两个兵有些慌乱,隐约猜到什么,但又不敢想,阿毛也是这样。“你们两个把阿毛安全送回去,不要回头,一直往前走,路上有我们的人暗中保护,前面路口就有人接应”我小声地同二人说,他俩却犹豫了,问:“可是,队长,你呢,我们走了,你怎么办”。我毫不客气地说:“这是命令”,转念一想,又补充道:“切,队长我自有办法,你们操心个什么劲儿,我都跟金指挥预谋好了”。“呼,终于把人骗走了”。

从亲眼看到阿毛被送回算起,我与龟井一郎算是较量了一两个小时,一切都在意料之中。金戈,我相信你,战友们,我相信你们,你们会胜利的。

中弹的那一刻,我想起那段话:人故有一死,或重于泰山,或轻于鸿毛。现在可算是领教了,在生命的最后一刻,我似乎听到了战友们声嘶力竭地呼喊队长,似乎看见了飘扬的抗日先锋第九大队战旗。

“叮叮叮”,闹钟响起,我醒来看手机,时间刚刚好,认真整理一翻便快步下楼赶去文化广场。一切正好,国护队正庄严地升国旗,五星红旗徐徐上升,迎风飘扬,我唱着义勇军进行曲,怀恋着昨夜的南柯一梦。偷偷告诉你,临走时我对金戈说“我们一定会胜利的”。五星红旗,我为你自豪,为你欢呼,我为你流泪!

欲留天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全书完,更多原著好书尽在QQ阅读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