丑妃她独得偏宠

第16章 误会

蝴蝶簪是玉金阁新出的款式簪子,价值888银两一对,这么贵也不是没有道理,用的材质都是一等一的好。

苏浅浅去哪里偷来那么多的银子来买?月俸仅有300两,要累积三个月的零花钱才买得起,买完不得吃土。

世人只知道苏府有个财大气粗的娘家人,容氏,却不知道那只是丑女苏米兮的外祖。

以前她哄骗几句,总能从苏米兮哪里骗来无数钱财,现在可不行了。

但是在好姐妹面前,绝对不能丢了面子!

“有!有!有!当然有啦!二小姐吩咐的,春姨怎么可能忘了呢?”

阮清欢很诧异,听说她和苏米兮闹掰了,没了苏米兮给钱,就她也买得起?

“浅浅,这对蝴蝶簪我家里也有,你要是不嫌弃我可以差人送对给你。”

“清欢不用了,我带够了钱的,朱儿付钱。”

朱儿就要去掏荷包,萧逸宸一把止住了她的动作,“多少钱让本王来付就可以了。”

另一边。

因为口渴苏醒过来,心脏处还残余些痛感。

“小姐你醒啦!奴婢刚好把汤药熬过一回,还热乎着,小姐趁热喝了吧!”

苏米兮看了一眼漆黑汤药,内心十分抗拒,一想到苦滋滋的液体滑入咽喉之中……她就头皮发麻。

“我不喝,你放哪里吧。”

樱桃止住苏米兮要下床的动作,生病了不喝药怎么能行?

“小姐你就听奴婢的劝,乖乖把药喝了,这病才能好。”

真是服了古代一言不合就开药的习惯,要是有手机在的话就好了,随便上网一搜,看看到底是什么毛病。

苏米兮干完汤药,下床去书房找父亲苏一山。

走到书房外,听到里面有人在交谈,苏米兮就在外面侯着。

过了一会儿,里面走出来一位中年男子,微微发福的身材、150的身高,苏米兮认得他。

“见过大小姐,是来找老爷的吧?里面请。”

孟管家作了个请的手势,又忙自己的去了。

“兮儿来了,身子好些了没有?”

“回爹爹的话,兮儿并无大病,兮儿此番过来,是想和爹爹说几句话。”

……

苏米兮附耳说了几句。

“兮儿切莫乱言,好了,爹爹会小心行事的,哦对了,你替爹去一趟容府赔罪,那臭小子为我受了伤免不了挨宋氏一顿骂”

“是,那孩儿先告退。”

回到院子里,苏米兮坐在树下吊椅上,感叹古代好无聊啊!要是有手机在就好了,还能刷刷小视频打发时间。

她拿出把小铜镜,脱下面纱照了照,心里暗道孙于画老医者不愧是神医!区区十几天脸上那块褶皱难看的疤已经没了踪迹。

“我家小姐肯定是从天上掉下来的九天玄女!比天仙还美嘞!”

苏米兮笑着打她的手,“就知道贫嘴,你家小姐在你眼里是上了滤镜吗?”

樱桃不理解,“小姐滤镜是什么意思?”

“夸你好看的意思,走,随我去趟容府。”苏米兮从吊椅上下来,拍了拍襦裙丢下面纱,走在前头。

“那这面纱小姐还要不要?”

“丢去罢。”

从今往后,我不止是被人耻笑的苏米兮,我要做回苏米兮自己,拿回属于苏米兮的生活。

走在大街之上,有不少人对苏米兮频频回头,对她投以羡慕的神情。

容府大门前,奴仆愣愣的看着眼前这位如同绝色容颜般的女子。

“这位小姐你找谁?”就差蛤吧子没流出来了。

樱桃偷笑,“连苏家大小姐,容府的表小姐都认不出了吗?”。

“表……表小姐!”小厮下巴都惊掉了。

另一边,是死都不肯吃药的容寂和宋夫人对峙。

“你不吃药怎么行!从小便是太娇纵你了!跟苏家那姑娘有什么好的,你看你变得这番模样都是她害的!”

“娘!我都说了,不关兮儿的事!是我自己冲上去的!”

容寂卷着被子,背对着宋氏反驳。

“表小姐来了!少爷!表小姐来看你了!”

“兮儿来了?!”容寂下反应就要坐起来,奈何负伤在身。

宋氏心疼自己的儿子,庆幸还好伤到只是肩膀,要是伤到其要害部位,那她容家不就断子绝孙了么?

“他苏一山没有子嗣,还想让我容府断子绝孙吗!哪天我非得上门亲自问一下那苏一山不可!”

这句话苏米兮知道,是故意说给她听的,苏米兮也不气恼,她知宋氏爱儿心切,一时说的气话。

“舅母,父亲命兮儿带了些上好的苏州特产茶叶给舅母、舅舅尝尝。”

说罢,樱桃就呈上一盒茶叶给宋氏身边的嬷嬷。

“谁稀罕你家那点破茶叶。”

“娘,兮儿一片的心意,你怎么能这样!你出去吧,兮儿留下就好了。”

“好你个没良心的,有了媳妇忘了娘,别忘了苏米兮还没过门呢!而且一辈子她也别想进我们容府的门!”

宋氏狠狠地瞪了一眼苏米兮,出去了。

“兮儿对不怕啊,我娘就是那个样子,你也是知道的……”

她当然知道,小时候总是拉着容寂出去闯祸被舅舅骂,每每宝贝儿子容寂被罚,宋氏就恨透了她。

一只纤细如葱的手指,抵在容寂的唇上,细嗅那是从指间传来的香气。

注意到容寂耳朵红了,苏米兮收敛正色道:“好啦,我知道的来,我喂你喝药。”

“那么大了,还耍小孩子脾气,乖乖把药喝了。”

“嘿嘿,还是小兮儿会疼人亲自喂我喝,要是下不来床就好了,这样小兮儿就可以天天来照顾我。”

“你想得美!要是真下不来床,走不了路,舅母还不得把我千刀万剐几万遍!”

苏米兮有些生气,将碗塞给他家的丫鬟。“伺候你家少爷喝完,兮儿想起家中还有事,就不久留了等你好了再来苏府找我”

“哎!别走啊,小兮儿我开玩笑的!”

容寂苦笑,看着那摸倩影出了门消失在他的视线中。

“坏了,容寂给的翡玉不见了!”

苏米兮回去到处搜寻一番,皆无所获,她苦恼的蹲在门口边

“大小姐你找什么呀?”

现在的奴仆知道苏米兮在家姐的地位后,再也没有人敢随意欺负她了。

谢家又冉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去QQ阅读APP收集角色卡牌>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