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在草原的琴声

第6章 黄庄路口

我就住在人大附中近旁。在开学以后,每天早晚接送孩子的学生家长车辆便要把狭小的道路堵得水泄不通。因此,我上下班尽量要错开他们,避免和他们堵在一起。

前些日子,恰巧早上避开不及,和他们撞在了一起。无奈,我们只好绕道而行。

当我们驱车穿过小胡同,来到学院南路时,情况并不比人大北路好得了多少。其实,仔细看去,车辆并不十分多,此刻造成拥堵的原因是,那些送孩子的家长压根不管不顾,都抢着驱车往前冲,也不理会谁的路权在先。一旦到了前边,立即停车下人,堵住后边的车辆也毫无愧色。还有那些身着人大附中校服的学生,有骑着自行车有序向前行的,也有逆向而来的。当来到黄庄路口时,大人小孩根本不顾一切,横行于斑马线内外,争分夺秒抢行通过马路。在经过人大附中正门口时,看到有一位交警和两位协警站在辅路边维持交通秩序,然而,他们几乎发挥不了作用。送孩子的车辆见缝插针停下来,那些下了车奔向校门的孩子,也视若无睹,穿行于车流之间。

应当说,人大附中是中国最好的中学之一。但是,从这些送孩子家长的行车表现和学生们的交规意识来看,显然,我们的交规教育远没有进入学堂,所以这里的交通才会出现如此混乱的状况。

不过,这只是我国交通现状的一个缩影而已。

的确,我们是从自行车时代进入了汽车时代,但是还未形成汽车文化。所谓汽车文化,其实质就是礼让文化。驾车行进在路上,让人就是让己。一旦进入快速车道,就应该立即提速,不要给马路添堵。其实,这也是另一种礼让之法,你快速通过,他人也就不会被你堵住。在十字路口,在斑马线上,机动车应该给行人让行,而在机动车道,行人绝对不许穿越横行。这些,不仅仅是交通法规上的僵死文字,而应当是每一个国民渗透到血液的自觉行为,成为一种潜意识文化存在。我们号称文明古国、礼仪之邦,但是,驾车行进在马路上,你会发现这一切似乎早已荡然无存。任何一部车辆都可以随意并线,甚或横插三条线,有的车辆甚至连转向灯都不打就直接插入,从中可以看出国民的日常行为方式。在公共场所电梯口,里边的人还没有出来,外面的人就抢着往里拥;在车站或商场,迎面过来的人毫无谦让意识,直愣愣地撞你的肩膀而过。即便是在医院,同为求医患者,踩着了你的脚,或胳膊肘子碰着了你,毫无感觉,更不会说声抱歉,会木木然直视前方而去(记得20世纪80年代初期,在北京还盛行一句话“借光”,现在随着胡同的消失和城市的不断扩展全然销声匿迹了)。而这种日常行为,延伸到方向盘上,以滚动的轮胎发言时,自然会造成马路乱象。限号也好,限行也罢,只是治标不治本。细观京城马路的堵塞,至少三成是因为行车互不相让、随意并线造成的。毫无疑问,既然我们无可避免地进入了汽车时代,就应当十分认真地培育汽车文化,真正适应时代发展的需求。

这些年来,我在欧洲、美国甚至中亚哈萨克斯坦走过。在那里驾车,每一位驾车者都默契遵守着行车规矩。在美国洛杉矶的卫星城,有些十字路口并没有红绿灯,但是,驾车者开到路口都会减速,看一看路口是否有行人或行驶的车辆,确认没有,才提速通过。如有行人车辆,一定等待路权优先方先行通过。在德国也是,在没有红绿灯的环形路口,一定让主线或环线内侧车辆先行通过,其他车辆之后才过。在阿拉木图、阿斯塔纳,在一些没有红绿灯的小路口,在非干道行驶的车辆,会耐心等待干道车辆先行通过,然后才并入干道。显然,成熟的汽车文化,是人们的一种成熟心态,懂得相互尊重与礼让,富有耐心地等待,由此形成一种自觉礼让的行车习惯,久而久之就会形成良好的社会风气。

其实,法治理念,真正的依法治国,是要让法律深入人心,让每一个人从心底竖起一道法律的底线,才能真正实现。

艾克拜尔·米吉提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